一个足以成为新时代王者的财富资源。

    别说是在场的他们,就算是那些神境以上的通天人物,也会对此心动,甚至付出一切代价。

    这些财富足以提升一国之力!

    没有人能抗拒。

    在场的十人目光交汇,心思各异。

    最终还是朱笑言首先开了口:“这幕后之人可真不简单啊,握有如此财富,就为了玩一场杀戮游戏?本想着谋得一原石,如今却有一天大的机缘摆在面前,诸位,我觉得咱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将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找出来,否则等我们自相残杀完毕,说不定就是对方坐收渔人之利的时候。”

    “朱小姐说得对,此人明显其心不轨,刚才这家伙不是说了,这场游戏他也参与其中,可现在我们连他人都没发现,不管怎么说,把这家伙逮出来是第一要务。”黑鳄阴冷的笑着。

    “我看倒是未必,诸位不觉得这场游戏的参与人数有些过多了吗?有些人还是尽早的去死比较好。”宋中书的眸子已然落在楚天身上,狞笑着:“黑鳄先生,还有朱小姐,还记得我们之间的协议吗?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杀了楚天,当初的承诺翻倍!”

    黑鳄眸子一冷,刺骨的杀意已经显露出来。

    他不喜欢楚天,

    从一见面开始就厌恶楚天身上的那种气息。

    “如今这家伙是最虚弱的时候,此时出手必然万无一失。”

    “不错,若两位愿意相助,冯家与宋家都会记得两位的情谊。”

    “咯咯咯,好说好说。”朱笑言掩嘴咯咯的笑了起来,已然有一抹杀意锁定了楚天。

    谁都感觉到此时的楚天极为虚弱,只怕连站起来都极为艰难,想要战斗无异于是天方夜谭。

    四道刺骨的杀意同时升起。

    其余几人则是作壁上观,显然没打算参与进来。

    崇冷烟脸色一变,气势外放,将楚天护在身后。

    “放心,交给我。”楚天拍了拍崇冷烟的小手,咳了几声,眸子直接落在朱笑言的身上:“朱小姐今日这脸色可有些难看啊,女人还得多注意保养才对。”

    “咯咯,谢楚公子关心了,这女人啊,青春就那么几年,所以啊,小女子才要多赚点钱,你们这些臭男人可不靠谱。”

    “朱小姐,我这有几瓶养颜雾水,可让朱小姐永驻青春,还有一些美容驻颜的丹药,朱小姐可有兴趣?”

    “哦?”朱笑言好奇的看向楚天:“真有这效果?”

    “朱小姐想必也听闻过养颜雾水的功效,这几瓶的效用是外面的十倍,可遇不可求,我想朱小姐的美丽是无价的,你所是吗?”楚天淡淡道。

    “楚先生这是在贿赂我?”

    “只是想跟朱小姐交个朋友。”

    “哈哈哈哈,有趣,既然如此,我便试试看,若真能让我眼角的鱼尾纹消失,我便交你这个朋友。”朱笑言接过楚天手中的养颜雾水以及丹药,轻微的嗅了嗅,心头震惊,看向楚天的神色更加玩味起来。

    冯石青与宋中书脸色一变,心头隐有怒意,可还是忍了下来。

    却不料,楚天对着黑鳄说道:“黑鳄先生,若是我没猜错,您的薄弱之处应该在于防御,若是能拥有一防护性的甲胄法器,必然如虎添翼,战力再上一层。”

    “阁下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本是炼器宗师,你需要的,我可以给你。”

    “我凭什么信你。”

    “炼器世家西海的入世之人莫曲欢败在我手里,一件区区甲胄又有很难?”楚天自负道。

    黑鳄沉吟片刻,说道:“好,若是你能给甲胄法器,我不动你。”

    “我要的可不是这个,我要的是这两人的性命!”楚天伸手直接指向了冯石青与宋中书。

    “竖子,尔敢!”宋中书怒极。

    “他们给不了你的,我可以,素闻黑鳄只按客户提供的利益办事,只要这两人一死,防护性甲胄法器我楚天立即双手奉上。”

    当即,

    冯石青与宋中书警惕起来,他们自然知道黑鳄的反复无常。

    一件甲胄法器向来是黑鳄最期望的,他曾求过西海,可却被无情拒绝,就连此次踏入世纪邮轮,为的也是得到原石继而去换取甲胄法器。

    而如今事情似乎变得简单起来……

    黑鳄自然心动了,甚至已经在考虑得失,只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既没答应冯家宋家,也没答应楚天,毕竟如今他有了更好的选择。

    也是因此,

    宋中书与冯石青此时变得纠结起来。

    无疑,

    现在是对付楚天最好的时机。

    可杨辰的死无疑在他们心中覆上一层阴影。

    万一这楚天好死不死的再次开挂,到时候自己怎么办?

    而且如今还有一个更大的诱惑摆在他们面前。

    这可以缔造王者的财富资源!

    若是他们得到,或许就可以再造一个宋家或者冯家,而一旦对楚天出手,不管结局如何,必然会造成自己的实力下降,若是给了他人可趁之机……

    在种种思虑之后,

    冯石青与宋中书最终没有选择对楚天出手。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

    他们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咯咯咯,看来目前我们还是得先找出这隐匿在幕后的家伙。”朱笑言摊了摊手。

    “让贫僧试试吧。”法号近痴的胖和尚笑道:“佛家万般神通,此人逃得过诸位凡眼,在贫僧面前还是尽早显形吧。”

    近痴和尚握着佛珠,开始吟诵者晦涩难懂的佛经。

    随着这些佛经响起,冥冥之中仿佛有一道黑影开始浮现。

    “佛门中人,倒是有些本事。”黑鳄浑身紧绷,看着这越来越清晰的黑影,变得无比警惕。

    能拥有如此庞大财富资源的家伙,能策划这么一场杀戮游戏的家伙,断然不会那么简单。

    与黑鳄一般,其余几人也纷纷做好了防御与攻击的准备。

    楚天强行睁开了神瞳,只是刹那,眸子便变得刺痛起来,两行血渍开始流下。

    就在黑影要成形的时候,楚天突然瞳孔放大,他的视线焦距却是凝聚在这胖和尚的身后,眸子中尽是不可思议,只来得及吼出一句:“小心!”

    , !

章节目录

最强兵王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水门绅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门绅士并收藏最强兵王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