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老坐在轮椅上,眸子转动,望着楚天,情绪也有了一丝丝起伏。

    他躺在轮椅上已经十数年了,体内的器官生机也渐渐衰竭,至今不过苟延残喘罢了。

    要不是凭着最后一口不甘之气坚持,只怕早已经死了。

    当老掌柜跟他说有希望的时候,他只是摇了摇头。

    希望?

    十数年了。

    自己曾经希望过,可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绝望,最好的情况也只是如同郑星恒所言,通过压榨体内剩余的生机动了一些关节,苟延残喘一年罢了。

    可这又有什么意义?

    直到现在亲眼目睹了楚天那神妙的炼丹之法,听到楚天近乎狂妄的言语。

    那种希望再一次在心头滋生。

    有可能吗?

    郭老在钟烟雨的服侍下将楚天炼制的玄元丹吞服下。

    玄元丹入内。

    郭老立即就感到体内有一股无名之火爆发出来,丹药所蕴含的药力扩散到身体四周。

    “郭老,试图运行灵力。”楚天沉声道。

    郭老点点头,在灵力的推进下,玄元丹的药力迅猛的熔炼在郭老的体内。

    顿时,一缕缕神秘的力量将郭老已经损坏的筋骨重新勾连起来,进行着修补。

    啊!

    郭老忍不住发出一声"shen yin",额头上尽是冷汗,浑身紧跟着颤抖起来,面色红润。

    “郭老!”老掌柜紧张到了极点,他可知道这位郭老身份可不一般,当年全盛时期,半个江南都得听这家伙的话,如今虽然尽废,可门下依旧牛人无数,若是出了什么问题,只怕事情没那么容易解决。

    钟烟雨也紧张的看着郭老。

    丝丝……

    一缕缕久违的灵气开始在郭老体表浮悬。

    生机不断滋生。

    郭老的指头动了一下。

    如同针扎一般,郭老舔着干燥的嘴唇,这种感觉……太爽了!

    “慢慢来,随着药效的释放,筋骨再连之后,经过一定时间的温养,郭老您便可以试着行动,只不过郭老您的身子负荷近乎已经到极限,想要恢复只怕没那么容易。”楚天也有些吃惊的看着郭老。

    这老人的体内器官衰竭程度比楚天想象的还要严重,可同样的,这老人的顽强也超越了楚天的想象。

    一旁的郑星恒愣愣的看着这一幕,往后退了几步,有些六神无主道:“怎么可能……这丹药怎么可能有此功效……”

    郭老猛的握紧了扶手。

    “烟雨,扶我起来!”郭老的声音嘶哑,却极为雄浑,透着一股上位者的气势。

    “是。”钟烟雨小心翼翼的搀扶着郭老。

    只听郭老骨骼咔嚓作响。

    郭老站起来了!

    “郭老,您……”老掌柜此时有些语无伦次。

    “哈哈哈哈,没想到我郭权佐还有站起来的一天!”郭老嘶哑的声音不高,却如虎啸龙吟。

    郭权佐挪着步子,迈出一步,

    两步!

    同时一团灵气包裹住郭权佐的心脏。

    郭权佐摇了摇头,钟烟雨松开了搀扶着郭老的双手,郭权佐望向楚天,沉声道:“楚先生之大恩,我郭权佐记住了,他日但有所求,郭某愿以死相报!”

    “郭老言重了。”楚天并不知道这郭权佐的能量,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贪图对方的报答。

    这只是一次斗丹而已。

    仅此而已。

    楚天转过头来,看向脸色惨白的郑星恒:“这一次斗丹,是否我赢了?”

    “你!”郑星恒咽了咽口水,第一次感受到恐惧。

    他自以为傲的炼丹之术被彻底击败了!

    就算再给他十年时间,他也无法炼制出如同玄元丹如此功效的丹药。

    孰胜孰负,一目了然。

    “那么现在,你的狗命,拿来吧!”楚天冷冷道,这郑星恒刻意与自己过不去,显然是想致自己于死地。

    对敌人,楚天从来不会仁慈。

    “楚天,你敢要我的命!”郑星恒眯着眼睛,同时郑家之人聚拢而来,与楚天对峙。

    “呵,怎么?输不起?想耍赖了?郑家出的都是你这种言而无信之人?郑星恒,你别忘了,我们的赌注可是在场上千人见证的,你想反悔,可能吗!”楚天喝道。

    “楚天,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次算我栽了,阁下又何必赶尽杀绝,这样对谁都没好处,郑兰郑瑞的死我们郑家可以不再追究,只要你交出千年雪莲,郑家说不定还能交你一个朋友。”郑星恒说道。

    “真是笑话!”

    楚天语气骤然变得冷冽:“恐怕你搞错了现在的情况,按理说现在你的命属于我,想要我饶你狗命,也可以,跪下来,对我磕头谢罪,我可以饶了你,否则,杀无赦!”

    “楚天,你这是执意要与我郑家作对?”

    “愿赌服输,输不起就别踏上擂台,徒增笑料罢了。”

    “楚天,此事我记住了,我们走。”郑星恒转身,带着郑家之人准备离开。

    “我让你走了吗!”

    杀意陡然而起。

    呼呼呼。

    郑星恒浑身颤栗起来,猛然回头,将自己最强的力量发挥到极致,轰的一声,与楚天对了一拳,他没想到楚天真的敢对自己出手!

    此时郑星恒只感觉自己被无形的气机锁定,当他看向楚天的眸子时,心中一寒。

    楚天的瞳孔之中闪烁着花火。

    龙威出!

    郑星恒想挣脱这股恐怖而霸道的气机,可根本挣脱不了。

    “该死!”郑星恒神色变得狠厉起来:“楚天,你敢动我,郑家不会放过你的。”

    “郑家与我何关,既然是生死赌斗,输了自然就要付出代价,岂容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既然你不愿磕头谢罪,我便送你……归西!”楚天冷哼一声,握紧着拳头,拳风之中如同火焰炸开一般,破空之声簌簌而起。

    在龙威的压制下,楚天一拳叠加着一拳落下。

    砰的一声,郑星恒的防守直接被轰碎。

    一拳直接落在郑星恒的胸腹中。

    郑星恒喷出一口浓血,五脏六腑剧震,同时胸腹整个凹陷下去。

    死亡的恐惧不断的上涌。

    这楚天,是真想杀了自己!

    郑星恒嘶吼着,想要呼救,可陡然发现四周竟是一片虚无。

    “怎么回事!”郑星恒真是怕了,这楚天太诡异了!

    “胜负已分,请你去死!”楚天断喝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章节目录

最强兵王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水门绅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门绅士并收藏最强兵王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