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夏雨随着钟烟雨进入vip包厢当中,古色古香的装潢,空气散发着清香,有穿着旗袍的精致女子伺候在一旁,桌上泡着的是刚采摘的龙井。

    这种规格可只有德仁拍卖行的贵客才能享受,夏雨咽了咽口水,对自己这个便宜姐夫更加看不透了。

    纵然一个武道宗师也不可能让享誉天下的德仁拍卖行如此礼遇。

    楚天坐了下来,轻饮了一杯淡茶。

    钟烟雨亲自为楚天介绍起来:“这古董拍卖会每半个月就会举办一次,除了少数真正对古董有兴趣的学究老者之外,大多数人都是为了淘得法器而来,这些出土的古董文物有一定的概率是上古法器,一般而言,这些古董若是体表有着灵气外放,光泽夺目,是法器的可能性就越大,只不过,世间法器难寻,整个天水市至今也只出现过几件法器罢了。”

    楚天不置可否。

    法器,何等珍贵!

    这德仁拍卖行在拍卖古董时,必然请专家鉴定过,真想要在这古董拍卖会上淘得法器,概率几近于无。

    也就夏雨这等不懂行的公子哥会花这种冤枉钱,楚天甚至明白这拍卖会上恐怕就有德仁拍卖行的托。

    论做生意,这德仁拍卖行可精明得很。

    因此,楚天对此行遇见法器的希望也淡了下去。

    “若是楚先生遇见心仪的,大可拍下,德仁拍卖行可以给楚先生八折优惠。”钟烟雨笑了起来,这楚天是炼丹师,但钟烟雨可不认为这楚天还能是一个炼器大师。

    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不可能真有那般妖孽天才,因此钟烟雨也就当楚天来玩耍罢了。

    语罢,钟烟雨微微躬了一个身子,缓缓的退了出去。

    直到钟烟雨离开,夏雨才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实在是钟烟雨的气场太强了。

    “姐夫……你可真有本事,这钟烟雨平时对谁都不假辞色,想要见她笑一次简直比登天还难,可今日这娘们竟然全程对姐夫保持着微笑,姐夫,你可不能辜负我姐啊!”夏雨已经打定主意要抱好楚天这大粗腿了。

    “无非是自身的价值罢了,你对她而言没有价值,对方自然看轻你。”楚天淡淡道。

    很快,这半个月举办一次的古董拍卖会便开始了,夏雨眼冒精光:“姐夫,您可得给我掌掌眼啊。”

    一整排的古董文物被全部陈列在台上。

    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vr科技,近距离的观察这些古董文物,进行竞价拍卖。

    “姐夫,你看那个手链,好浓郁的灵气,这是不是法器!”夏雨握紧着拳头,眸子的焦距全部放在台前正中间的手链上。

    “各位,请!”钟烟雨的声音响了起来。

    随着钟烟雨的声音,每一个来人都开始请动自己请来的大师,鉴定各色古董。

    钱风与李少凑在一起,恶狠狠的盯着楚天这边。

    “仙师,这次全仰仗您了。”钱风恭敬的对着身边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说道,这可是他花费了千万才请来的龙虎山大师,据说对于炼器一道有着极深的造诣。

    各展神通。

    夏雨急得团团转:“姐夫啊,你不掌掌眼?”

    楚天摇了摇头,神瞳早已经微微张开,扫了一眼这陈列的古董,果不其然,大部分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废品罢了。

    就当楚天准备转移目光时,眸子忽然一亮:“倒是一个好东西。”

    “三千万!”

    “五千万!”

    参与拍卖会的众人在经过各自请来的大师品鉴之后,纷纷开始竞价,目标赫然对准了那条精致散发着浓郁灵气的手链。

    “一个亿!”

    夏雨眼见这情况,当即就急了,这情况很显然这手链必然非凡!

    纵然不是法器,也绝对不可能是次品。

    “二个亿!”夏雨急忙出价。

    楚天白了一眼夏雨,这种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典型的人傻钱多。

    “夏少爷,这手链我钱某断然是不会相让的。”钱风冷笑道:“三个亿!”

    夏雨脸色一变,就在准备咬咬牙出价时,被楚天拉了拉袖口,摇了摇头。

    夏雨心中有些不甘心,可出于对楚天的信任,还是按捺住了自己争强好胜的心理,没再喊价。

    见夏雨竟然不再竞价,钱风脸色一变,这可是他准备戏耍夏雨的激将法,这手链根本就不是什么法器,只是表层有一道灵气薄膜罢了,实际上的价值估计就跟路边上的几百块的装饰品没什么差别。

    钱风心头狂跳,可却无人再竞价。

    “恭喜钱少爷了。”钟烟雨笑了起来,眸子不由得看了一眼楚天的方向,暗道:“莫非这楚天也懂得炼器的门道?”

    钱风只觉得肉在滴血。

    三个亿就这么打了水漂……

    看着钱风那难看的脸色,夏雨就什么都明白了,显然之前夏雨就吃过这种亏。

    “姐夫,这手链不是法器?”

    “什么法器,一件废品罢了。”楚天淡淡道。

    “哈哈哈哈,这钱风,让他嘚瑟,想引我入局,也不想想我夏雨是什么人!”夏雨轻声道:“姐夫,那这堆古董文玩中有法器吗?”

    楚天没有回答。

    很快一件件古董文玩渐渐成交。

    直到一古朴无奇的手镯时,钱风竟然再次喊价:“一千万!”

    顿时无人与其竞拍。

    这手镯看起来没有一丝丝的灵气波动,甚至没甚光泽,夏雨看了一眼就失去了兴趣。

    钱风心头暗喜,嗤笑着这一群人的鼠目寸光,这可是龙虎山的仙师品鉴过的,必然是一件真正的法器!

    就在成交当头,楚天淡淡道:“一个亿。”

    听到这声音,夏雨一惊,急道:“姐夫,你疯了,花一个亿买这么一个手镯。”

    钱风的心却一跳,这楚天难道也看穿这是一件法器?

    该死!

    钱风与李少对视一眼,挥手道:“两个亿!”

    “三个亿。”楚天不急不忙道。

    “三点五个亿。”

    “四个亿。”楚天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

    “五个亿!”钱风近乎嘶吼道,瞳孔之中已经有了血丝。

    楚天不再出声。

    最终这手镯被钱风成交。

    钱风得到手镯之后,盯了一眼楚天的方向,忍不住嘲讽道:“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法器!今后可保我安康富贵!”

    “什么!”夏雨心头一跳。

    只见钱风身旁那白发苍苍的老人一挥手,一缕缕气机弥漫在这手镯之中,顿时手镯上的铜锈渐渐消散,一缕缕灵气散发出来!

    “这真是法器!”

    顿时有人懊恼不已。

    若早知如此,即便花费数倍的价格他们也不会放过!

    法器难寻!

    不知多少富豪权贵求之不得。

    夏雨面色也难看起来,他看得出来,这手镯恐怕真是万中无一的法器,自己怎么就错过了!

    “哼,就你们,只怕一辈子也没办法寻觅到一件法器,机缘,有缘者得之,哈哈哈。”钱风畅快的大笑起来,想要狠狠的羞辱楚天与夏雨,以报先前之仇。

    “恭喜钱少。”

    “恭喜钱少。”

    众人纷纷恭喜。

    夏雨懊悔莫及,可忽然楚天淡淡道:“不过一件垃圾罢了,也值得你当做珍宝一般,法器?若你手中的废品也算法器,那法器也太不值钱了。”

    此话一出,顿时气氛变得冷冽起来。

    台上的钟烟雨却是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楚天。

    “你说什么!这明明是一件法器,哼,怕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吧,你这种人我见多了,诸位请看,此手镯自铜锈褪去,这光泽灵气显然是炼器大师精心打磨过的,识货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何况这手镯我我握在手中,就一阵清凉,不说延年益寿,保我无病无灾断然没有问题,说不定其还有更大的作用,或许还是一件攻击性的法器……”

    法器分为防护性,辅助性,攻击性。

    说不上优劣,但攻击性的法器更为难得。

    因此,在价值上相比防护辅助性的法器更高一筹。

    “是啊,这断然是一件法器无疑了,这黄毛小儿懂什么法器,信口胡言罢了。”

    “说不定是恼羞成怒的胡言乱语,不必理会。”

    “钱少身边的可是龙虎山的仙师,断然不可能有错。”

    楚天摇了摇头:“废品就是废品,这手镯虽然经过炼器师的打磨,可惜的是材质不行,昔年这位炼器师应该方才开始炼制,就舍弃了……因此,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法器!”

    “胡说!”钱风身边的老人气得胡须乱颤。

    他是龙虎山之人,他亲自断言的法器怎能容许他人质疑!

    “吴大师,您息怒。”钱风恭敬道。

    “敢问这位先生,有什么证据说这手镯并非法器,此手镯经我吴泰鉴定,必为万中无一的法器!此事若是你不给我一个交代,便是毁我龙虎山声誉,今日老夫断然不会让你离开!”吴泰冷冷道。

    “姐夫,这话可不能乱说,龙虎山我们可得罪不起。”夏雨担忧道。

    龙虎山?

    楚天嗤笑道:“既然你要证据,我便给你看看好了,老眼昏花,还敢打龙虎山的名号,丢人不丢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章节目录

最强兵王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水门绅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门绅士并收藏最强兵王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