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文突然的发狂让众人一愣。

    “林少,你怎么了?”

    “林公子,发生了什么,你可别吓我们。”

    “滚开!你这个贱人,啊!求求你,当初是我错了,是我错了,你放过我,放过我!林溪,你别杀我!啊!”林文沉浸在恐惧之中,身躯被车轮一遍又一遍的碾压而过,那种痛苦的感觉无比清晰,这一刻他想死亡,可偏偏早已经血肉模糊,可意识却始终存在,更令他恐惧的是林溪那张面无表情,冷酷到极致的脸。

    林文倒在地上不断的打滚,双手开始撕扯着自己的的身躯,瞳孔整个都突了出来:“血债血偿!血债血偿!”

    众人惊恐,纷纷远离这林文。

    “他刚才说林溪……不会吧?”有人打了一个寒颤。

    “血债血偿……莫非真是林溪索命来了?”

    另一旁的吧台上,李红军咽了咽口水,看着楚天旁若无人的喝着烈酒,疑惑道:“大哥,这家伙是怎么了?”

    “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此生今后,他都会活在无边的梦靥当中。”楚天淡淡道,楚天本不想牵扯其他人进来,可这林文的所作所为纵然万死也不为过,既然正义迟到了,楚天不介意成为幽冥,施之以惩戒。

    “让开让开!”

    很快120以及林家的人都赶到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海!

    此时的林海因为多年的应酬,已经有了啤酒肚,可依旧威严,那种上位者的气势不是其余人可以比的,当他听闻林文的状况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这几日他隐隐已经有不安的直觉。

    啪的一声,林海直接一个耳光扇在了林文脸上:“醒醒!”

    林文微微一愣,便更加疯狂的扑向林海,仿佛要将林海撕成碎片一般,口中嘶吼着:“血债血偿!血债血偿!一个都逃不掉,报应!你,也逃不掉!我杀了林溪,这是我的报应,那么,你们的报应呢!哈哈哈哈,啊!林溪……求求你,饶了我!”

    林文彻底疯了。

    “带回去!”林海握紧着拳头,眸子冷冽刺骨,眼神扫了一眼整个夜色酒吧,忽然之见与楚天的眸子碰撞在一起。

    楚天端起了酒杯,像是祭奠一般,露出一抹冷酷的笑容,一饮而尽。

    “走!”林海拂袖而去,他自然不能让此时的林文被他人带走,单单林文亲口承认自己杀了林溪一事,这后果就难以预计,更何况……林海已然觉得这事情不简单。

    林家,已是阴云密布。

    “林公子的身体指标一切正常,没有任何不适症状。”

    “林公子的症状像是正在经历恐怖的折磨,而且无法脱身,若是长期以往下去,只怕……”

    “只怕什么!”林海冷冷道。

    “只怕会在恐惧的梦靥当中力竭而亡,而且这种恐惧会无时无刻的折磨着林公子,刚才我已经给林公子注射了镇定剂,才换来片刻的安宁,可林公子即便是睡着的状态,也是冷汗直流,这说明林公子的梦靥并没有停止。”

    “怎么会这样!”林海自然不会相信外人传言的林溪鬼魂作祟。

    “林总,调查到了,林少爷昨夜是在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出现之后,突然发疯的。”

    “这男人什么来历。”林海隐隐觉得自己逼近了关键点。

    “他叫楚天……是天水大学的保安,此次是带天水大学的辩论小队来江淮市参加江州省大学生的辩论大赛,身份并无其他异常,只怕与林公子……”

    “你说什么!楚天!”

    林海猛然回想起昨夜那个男子,浑身打了一个寒颤:“是他!”

    就在这时,林文猛的从床中挣扎起来,瞳孔之中尽是血色,嘶吼道:“我罪无可赦,我该死,死有余辜,可这仅仅是开始,林海,林问……你们的罪孽呢,血债血偿!血债血偿!”

    林海勃然变色,随即便升起了滔天的怒焰!

    当宋怜凝派人提醒他楚南风之子楚天将抵达江淮市,可能有所行动时,当时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以他如今的财富地位,若这楚天真敢放肆,他有一百种的方法让他消失,可却没想到这楚天已经率先动手了,而且看样子根本就没有遮掩的意思。

    并且林海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是楚天的报复,当夜楚天甚至都没接触到林文。

    “他是怎么做到的?下一个是我,还是父亲?”林海知道既然楚天借由林文的口说出血债血偿四个字,便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我出去一趟。”林海直接就前往了宋家,他要了解更多关于楚天的信息,他隐隐有所预感,这件事只怕没那么容易结束,与其等对方找上门来,不如主动出击,将其彻底的覆灭!

    另一边,楚天却是领着李红军来到了江淮市南边步行街的地下擂台之中,这江淮市地下世界划分地盘的规矩与天水市一般无二,谁强就谁上,这也是上面的意思,不能闹出波澜,即便见血也得在地下解决,这也造就了江淮市地下世界的纷乱中又有着秩序。

    “大哥,我们来这干什么?”李红军诧异道。

    “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提升自己战力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不断战斗,既然我们来了,又何必偷偷摸摸的,就向整个江淮市宣告我们的存在好了,这江淮市步行街以南十里地的地盘,我要了。”

    “什么?”

    还不等李红军反应过来,楚天竟是一个跃步,第一个登上了生死擂台上,看着喧闹而透着暴力的吼声,倨傲道:“这个场子我楚天要了,不服的可以上来!”

    “楚天?什么来头,以前怎么没听过?”

    “估计是哪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后生吧,这里可不是玩过家家的地方,这里可是生死之间的搏杀!”

    “只是宗师境界?到底谁给了他这种勇气来这里找死,小伞,去会一会他,别给我们金虎帮丢脸。”

    “得勒,大哥,我先给您暖暖场子,让这个擂台见见血,才更热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章节目录

最强兵王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水门绅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门绅士并收藏最强兵王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