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谢律师真不是好人啊!”都到这种地步了,海萍的脑子总算清楚了些,这肯定是谢律师给她挖的坑啊,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害自己,可盘店面的主意是他出的,这家花店又是他介绍的,不是他捣鬼那还能是谁?

    “不行,我要跟他说个明白!”等缓过来之后,海萍马上就拨通了谢律师的电话,对他好一阵儿埋怨。

    那边谢律师就静静地听着也不反驳,一直等海萍发泄结束才淡定地说道,“郭女士,我是按照您的需求给您做的介绍,您当时需要的并不是普通的店面,而是可以给您提供稳定流水收益的店面,这家店难道不合适么?”

    “可那些流水是假的!是他们伪造出来骗我的!你怎么能这样啊!”海萍带着哭腔说道,我现在也就够可怜的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

    “那又怎么样?我可以保证这些流水能得到法庭的认可就行了,您的目的是用这些从您前夫那里夺回儿子的抚养权而已!这才是重点好吗?当然,您也可以去告我,就看法庭会不会采信您的证词了。”谢律师一点儿也不害怕,不就是打官司么,谁怕谁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对您进行反诉。”

    海萍顿时不说话了,她一点儿都不认为自己打官司能打得赢谢律师,而且她现在压根就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要不然也不会放弃对欢欢的抚养权。

    “如果没有其它事情,我就挂了;对了,违约金你那边什么时候打过来?您最好不要超出当初合同约定的期限。”说完谢律师直接挂了电话。

    海萍郁闷到了极点,自己打电话原本是想质问谢律师来着,结果不仅没成功还受了一肚子的气,差点把她给气死,这些当律师的也太无耻了吧。

    “现在可怎么办啊!”海萍又呜呜地哭了起来,她感觉自己如今已经陷入绝境,婚也离了,孩子也没了,这家店面也保不住了,可是就算这样也有很大的缺口需要填补啊。

    家里是指望不上了,上次买房的时候她就借遍了家里的亲戚,现如今哪好意思继续开口,难道要和亲戚们说自己怂恿妹妹去当小三,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么?苏淳那边倒是可能有点钱,但是如今已经离婚了,人家没理由借钱给自己啊!再说了,他没有问她索要首付里的那部分款项已经够宽容的了。

    “先把花店转出去吧!我去多找几家中介,看看其他中介是不是能找到肯花钱的客户。”尽管已经濒临崩溃,海萍还是只能强撑着去办这些事情;她现在不坚强也不行了,谢律师的违约金,有关部门的追款文件就像一座大山般压在她的心头,让她一刻也不得喘息。

    结果把周围的中介门店都走遍了,那些中介说的话和第一家完全一模一样,他们拿出各种证据来证明海萍当初的确是被人当肥猪给宰了,而且她现在是急用钱,那些有意愿接手花店的客户肯定会乘机压价。

    “好吧,就按照你们的意思去办吧!尽快帮我把这家店转出去。”到最后海萍也只能屈服了,她现在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浪费钱进那些花回来卖了,这些钱也肯定是打水漂了。

    “好的,我们马上就帮您联系客户。”那些中介喜滋滋答应了,像这种急着用钱的客户才是他们最喜欢的,这些人不会像其它客户一样喜欢观望,浪费他们的时间;而且这家店的地段的确不错,肯定有客户会接手。

    忙活了两天,见了不少客户,那些人都咬死了价格,海萍也只能答应了,等办完手续,店铺降价的幅度,再加上给中介们的中介费,海藻最后拿到的钱比她当初盘下这家店的钱少了四成还多,亏了很大一笔。

    “就只剩下这点了。”海萍在计算器上噼里啪啦按了好几遍,那个数字始终不变,除去给谢律师的违约金,距离需要退还给有关部门的款项数额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海萍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我到那儿找这么多钱去啊!”我怎么就这么不顺啊,前些年为了房子发愁,现在又为这个……

    房子?海萍呆呆地看着还没入住多久的新房,她现在似乎只有这个了,苏淳已经和她离婚了,这套房子现在是完全属于她自己的了,可她没有一点儿欣喜,因为她意识到自己恐怕是保不住这套房子了。

    “姐,卖了房子你住那儿啊?”海藻看出了姐姐的想法。

    “可是不卖又能怎么办啊!”海萍哭了,她这些年辛辛苦苦又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房子么,卖了房子她这些年的辛苦可就白费了。

    而且,如今魔都的房价涨得这么厉害,几乎一天一个价,自己现在卖了房子,以后还有机会再买么?海萍回想起了自己当初错过张杨路那套房子之后魔都房价暴涨的场景,自己已经在这上面吃过一次苦了,难道还要来第二次么?

    那时候还有苏淳陪在自己身边,和自己一同奋斗,而如今就只剩下她自己了,她似乎看到在魔都扎根的梦想已经渐渐破灭;早知道如此,还不如答应苏淳,和他一起去金陵啊,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离婚协议都已经签了,从那时候起,他们就是两家人了。

    “现在也只能把房子卖了!”海萍抹了一把眼泪,“明天一早我就去找中介去,这段时间魔都房价涨得挺快的,我们也算是赚了。”。

    海藻张了张嘴没说话,是啊,魔都的房价是涨了,可她们俩这段时间搞得那些事情,糟蹋了多少钱啊,和这些钱比起来,房价涨得这点又算什么呢?海萍又不是全款买房,就首付款涨得那点又有多少呢。

    第二天醒来,出门的时候,海萍依依不舍地走过每一间房子,看过房子的每一个角落,多好的房子啊,可惜很快就要成为别人的了,她什么也落不下。

章节目录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维斯特帕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维斯特帕列并收藏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