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什么有了?”

    麟龙王满面错愕,旋即反应过来,二叔说的,是徒弟?

    可他哪里来的徒弟?

    张玄霸瞧出他的疑惑,微微一笑道:“其实,早在几十年前,老夫就有意在天下寻一传承。”

    “啊?”

    麟龙王越发惊愕了:“不曾听您说起过……”

    “说是传承,其实也不准确。其实,是为‘擎天撼地’寻一契合之主……”

    “什么?!”

    麟龙王勃然色变:“您要让出‘擎天撼地’?!”

    擎天撼地,是什么,旁人不知,他哪里不知道?

    他家二叔,就是以此道果为根本,叩开的武圣大门,后来,也曾有人来寻他求取神种,却都被婉拒了。

    据他所知,自家二叔这门道果,仅仅能分化两枚神种,据说,其中一枚失落在玉龙观……

    “大惊小怪。”

    张玄霸瞪了他一眼,才道:

    “老夫欲行人仙道,外物当不可存留,为其寻一主,也是情理之中。”

    “您……”

    麟龙王苦笑。

    他本想说为什么放着康庄大道不走,非要走什么人仙武道,但想想还是没敢说出口。

    他也是年过花甲的人了,被当街暴打,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你不懂。”

    张玄霸也不解释,转而看向远处山林:“怎么,还想瞒过老夫?”

    嗯?

    麟龙王回神,这才察觉异样。

    抬眼望去,就见得远处的背阴的山林之中,一须发花白的老卒牵马缓出,甲胄上身,背着弓刀。

    “刘叔?”

    麟龙王眼力极好,认出这老卒,正是二叔麾下玄甲精骑中的一位。

    呼呼~

    带着硝烟的风吹过山林……

    一个,

    两个。

    ……

    很快,已有数百上千老卒牵马而出,还有更多牵马在后,他们无声列队,一言不发,却比一旁的山岳还要沉重。

    让人望之就心生压抑。

    望着这群老卒,张玄霸突然有些沉默,许久后才骂了一句:“你们这群老家伙,跑出来做甚……”

    砰!

    头前的老卒单膝跪地,言语铿锵:

    “刘轻虽老,仍可为您牵马坠蹬,披甲而伐!”

    “滚蛋!”

    张玄霸又骂了一句:

    “还提得动刀吗?还披甲而伐……”

    哗啦啦!

    甲衣震动之音,好似长江奔流,数千老卒齐齐跪地,音波动天:

    “吾等虽老却未死,王旗所指,仍敢死战!”

    轰隆隆!

    数千人震衣举兵而吼,其音若奔流逆冲穹天,似将漫天云彩都冲的散开了。

    那浓烈到好似化不开的铁血意志,让早已精气神合一多年的麟龙王,心头都生出莫大的压抑,不由动容。

    这些老卒或许天赋不如自己,可这百战铸就的意志,却似比他更为纯粹。

    千骑如一人,发音如雷,什么武功、道术在这样的炙烈意志面前,都要显得黯然失色了。

    “唉……”

    隆隆音波回荡间,张玄霸叹了口气:

    “都半截身子入了土了,还逞什么能……”

    ……

    ……

    暴食之鼎中,光暗交替,大批大批的食材消失。

    杨狱的身影一次次出现,一次次踏入光幕。

    失败!

    失败!

    又失败!

    终于,又一次在千百神臂弩攒射之中,被凤翅镏金镋轰杀之后,杨狱再度睁开了眼。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眼中似有实质的精光喷出,杨狱心情激荡,压过了一次又一次身死的剧烈痛楚。

    张玄霸,是武圣,可他更是一军之主帅!

    身为武者,绝不会避战而退。

    可身为主帅,他绝不会允许麾下子弟兵全军覆没。

    若事不可为,玄霸不可败,玄甲却可退!

    “不败而败,不胜而胜!”

    “我明白了……”

    “八千玄甲兵形势,是张玄霸最强之处,可同样,也是他的弱点之所在!”

    “八千子弟尽没,才有霸尊自刎江边!兵形势,原来如此……”

    终于,杨狱压下了心中的悸动,再一次阖眸凝神,进行最后一次冲击。

    “再来!”

    ……

    ……

    杀人,是一门技艺。

    一门足够揣摩终生,永无止境的技艺。

    赵无杀不清楚,或者说不关心其他人加入催命楼是为了什么,但他加入催命楼,有且只有一个原因。

    即为杀人。

    他命运多舛,四岁失父,八岁即杀了侵犯母亲的泼皮,至此,一发不可收拾。

    七十多年里,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更记不清自己到底精通多少种杀人方式。

    如他这样的人,会恐惧、会担忧,却独独不会怀疑自己的杀人手段。

    “大宗师不可触及,可其下,皆可杀!”

    龙渊城,城南,某处茶肆中,赵无杀端着茶杯轻轻吹动,雾气朦胧间,他的心中不住念叨着。

    已经有很多年,他没有在杀人之前有过这样的忐忑了,就好似八岁那年,他拿着木棍戳死那个泼皮之时。

    惊恐、忐忑、畏缩……以及兴奋。

    他本以为自己被迫接下刺杀任务,会有反感与抗拒,可直至此时他才惊觉,他根本没有反感。

    有的,只是兴奋。

    某一瞬,他听到了长街外传来的惊呼与骚动,长街内外,人潮涌动,行人纷纷退散。

    一架竹辇缓缓而来。

    “张灵峰……”

    他轻吐浊气,收敛杀意与锋芒,一霎之间,犹如垂垂老矣的老农,老眼昏花。

    竹辇停在了一间酒楼之前。

    张灵峰也不下辇,饶有兴趣的望向酒楼,几个儒家士子本在高谈阔论,见得他的到来,脸色皆是煞白一片。

    “几位怎么不说了?”

    张灵峰微笑。

    “张灵峰!”

    一老儒猛然站起,带动着桌椅‘哗啦啦’作响,他脸色苍白,声音却十分尖锐:

    “你这囚母欺侄的败类,你做得,老夫莫非说不得?!”

    “大胆!”

    一甲士厉声呵斥,长刀抬起,就要出手。

    “不忙。”

    张灵峰抬手止住手下的动作,看向那老儒:

    “据本世子所知,你不过一落地腐儒,屡考不中,谁人上位,似乎对你而言,都无影响……”

    “你!”

    那老儒面色涨红,也不知是惧怕还是羞愤,亦或者是本就有病在身,竟是张口咳血。

    “穷酸腐儒,也敢妄论大事。”

    张灵峰哂笑一声,正要离去,神色突然一动,他的眸光一转,就见得一抹幽沉刀光自长街之外,行人之中爆射而出。

    嗤!

    气流呼啸,罡风震爆。

    一霎都不到,护在车辇之前的数个甲士就被拦腰斩成两截,直斩而至。

    他的时机选择的太好,这一刀也太快,长街内外,除却张灵峰之外,竟似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

    一众甲士勃然色变,怒斥之声尚未出口。

    那一口泛着阴森的刀光,已刺到了张灵峰身前三尺。

    然后,空气似在此刻凝滞。

    “嗯?!”

    赵无杀的瞳孔剧烈收缩着。

    一只白皙甚至还有些肥胖的手掌,突兀出现在前,不缓不慢的伸出两指,架住了他的刀锋。

    “准宗师级杀手,百锻神兵,还淬了奇毒‘断魂烟’……”

    他的耳畔,传来了不高不低的声音。

    然后,在他惊悚到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他那口百锻神兵,竟整整齐齐的裂开了!

    从刀锋至刀柄,整整齐齐的裂开,好似变成了细剑、软剑,面条也似塌了下去。

    再然后,是他的真罡、手臂、气血、躯干……

    “道……”

    赵无杀怒目圆睁,然而,却连一个完整的字都不及吐出,就被无形的巨力扭曲,割裂!

    如那口百锻长刀一般,自头到脚,裂开了!

    “不自量力!”

    张灵峰冷笑一声,突然察觉到了什么,长眉一挑。

    嗡!

    电光火石之间,张灵峰肥大的身躯却敏捷到超乎所有人的想象,谁都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然蹿出了十数丈。

    可比之更快的,却是一道电光!

    一黑一白,犹如电蛇般自赵无杀破碎的身体之中跳跃而出的电光。

    轰隆!

    黑白交织,生出巨大轰鸣,响彻长街内外。

    “什么东西?!”

    有武者大叫捂眼,只觉眼前一片白茫茫,好似雷海炸落在眼前,一时之间竟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阴阳雷落,万殛惊天?!”

    望着那黑白交织,如雷龙,似长矛般刺穿气流罡风而至的电光,张灵峰面色一沉。

    轰隆!

    黑与白交织一片,大片的电光奔走,扩散,不多时,长街内外一片惨叫,数十上百人都被电的手舞足蹈,惨叫连连。

    “世子!”

    几个甲士首当其冲,被电的浑身冒烟,长发倒竖,他们惊怒前冲,却被气浪吹回。

    “大宗师级别的阴阳化殛手!”

    硝烟之中,张灵峰缓步走出,衣袍皆碎,肉眼可见的电光在他的内着的精金甲胄上跳跃着。

    他的面色阴沉,在他的掌中,一颗拳头大小的雷球不住旋转,迸发着令人心惊肉跳的气息。

    “余先生,你有什么话说?”

    张灵峰突然回头,长街之外,余景不知何时已然来到。

    “的确是阴阳化殛手。”

    余景一张手,那一颗雷球就跨过十数丈长街落入他的掌中,他随手掂了掂:

    “真气足够强,可惜炼度不够,不是我的手笔,更不会是老师的,他若出手,世子不会有力气质疑……”

    大家先睡吧,狗子变成废物了……推书一本《全球模拟时代》这是一个人人都能进入万千世界,模拟人生的时代。

    每个人十六岁时,都有一盏命灯,可照亮两次免费的人生模拟。

    模拟过程中必须突破人生极限,才能一飞冲天!

    否则。

    就会失去命灯,在黑雾的侵蚀下,短寿死去。

    穿越而来的林七夜,第一次模拟失败!

    第二次模拟,突然获得SSS级永久天赋:创世推演!

    第一世:【2岁的你突发恶疾,成为大头娃娃,智商低下,15岁你父母双亡,18岁你少年绝症死亡】

    “创世推演,给我推演出破局方法!”

    【恭喜逆天改命,获得S级评分,奖励……】

章节目录

诸界第一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裴屠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裴屠狗并收藏诸界第一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