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在一点一点的过去,敌人始终没有再进攻,就连压制射击也完全停止了。

    慢慢的,时间来到了下午,再有两个小时太阳就会落下,到了天黑之后,缺乏夜视装备的敌人不太可能继续发起攻击,所以高扬觉得今天可能就是这样了。

    只要敌人不进攻,那么到了天黑就能用无人机进行侦察了,这是很关键的一步,能不能脱困,几乎就寄托在侦查的结果上面。

    吸了一口水,湿润了一下干燥的喉咙,高扬就赶紧松开了水袋的吸管。

    除了dàn yào是个大问题之外,饮水现在还不是是撒旦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但只要被持续围困下去,就一定会成为生死攸关的大危机。

    高扬的水袋是背包附带的,能够容纳两升的饮用水,对于一次战斗而言两升的水肯定够用了,但是两升水在运动量很大而且天气炎热的时候,连一天都撑不过去,被长期围困显然这点水是远远不够的。

    带了两升水,现在已经喝了一半,这还是有意控制饮水的结果,如果不是加以控制,恐怕这点水早被喝光了。

    看来不能只是注意节约用水,而是必须下令定量用水了。

    “命令,大家都节约用水,不到渴的受不了不要喝水,每次喝水都直抿一口就好,大口吞咽不会解除你说完口渴,也无法弥补你失去的水分。”

    对于忍耐干渴,高扬比所有人都强,因为他在草原上生活了很久,而草原上不是什么地方都有水的。

    大家都失去了聊天的兴致,有任务的就守在自己的位置上,可以休息的就在小屋里睡觉,在听到了高扬的命令之后,只有寥寥几人回应了高扬的命令,不过,他们一定会照做就是了。

    越来越浓烈的除了焦躁的内心还有气味。

    死人不会半天的时间就发臭,但被打烂的尸体会,尤其是铺满了地面的血肉更是会很快就会发臭。

    虽然脸上带着面罩,但刺鼻的臭味还是越来越令人难以忍受。

    看着大殿门口已经变成黑褐色的地面,高扬忍不住别过了头去,然后才深深的吸了口气,虽然这样根本不会有助于降低浓烈的臭味。

    除了浓重的臭味,还有铺天盖地的苍蝇更加令人讨厌。

    但是撒旦的每一个人都只能忍受这些,他们连去捡回外面的qiāng支dàn yào都做不到,自然更不可能去处理外面满满一地的尸体了。

    令人难以忍受的环境下,时间仿佛就过得更慢了。

    终于,太阳落山了。

    大殿里陷入了黑暗,虽然还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东西,却已经看不清楚,正是夜视仪用或不用都可以的时候。

    高扬早已经按耐不住了,他招了招手,随即低声道:“大鸟!准备你的无人机,等天彻底黑了我们就上去。”

    就在这时,宣礼塔上突然开了一qiāng,然后紧接着又是两qiāng。

    这次主要是巷战和室内战,崔勃作为狙击手使用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qiāng并不合适,所以他换用了62毫米口径的狙击步qiāng,而菲尼克斯并没有换,继续使用她的338狙击步qiāng。

    从qiāng声就能分辨出来,第一qiāng是菲尼克斯打的,第二qiāng和第三qiāng是崔勃打的。

    “火箭弹!”

    崔勃撕心裂肺一般的喊了起来,紧接着他大吼道:“下去!你他妈给我下去,我掩护!”

    敌人不知道宣礼塔可以拿来侦查吗?他们当然知道,只是他们一直没有动作而已。

    高扬的心有些凉,他大吼道:“下来!”

    崔勃的qiāng声开始连续响起,而这时敌人的机qiāng也开始响起。

    一声bào zhà,但是没有直接命中宣礼塔。

    菲尼克斯抱着她的qiāng冲到了旋转楼梯的入口,然后她大吼道:“快啊!”

    菲尼克斯又跑了几步,而qiāng声为之一停,紧接着崔勃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旋梯的入口。

    就在这时,头上终于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的bào zhà声。

    宣礼塔很高,在大殿屋顶之上又有四五米高的距离,所以宣礼塔有一段就像是烟囱一样,而旋梯就在其中盘旋上下。

    轰隆的一声巨响后,崔勃被气浪抛出,他撞在转梯的护栏上,挥舞着手臂在宣礼塔狭小的转梯空隙内掉落,再次撞在了护栏上之后,最终坠落在了地面上。

    菲尼克斯和崔勃不在一个宣礼塔内,所以崔勃在刚刚下到转梯的时候被炮击中了,但菲尼克斯却是一点事都没有。

    “不!”

    菲尼克斯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尖叫。

    高扬想喊,但他喊不出声来,他的嗓子里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

    崔勃就倒在了高扬面前不到五米远的位置。

    高扬想去崔勃的身边,但是他看着崔勃仰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血从鼻子和嘴里往外一下一下的冒出来的时候,两条腿却突然动不了了。

    高扬觉得眼前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了,虽然他其实看的很清晰。

    “别,兔子,你……”

    高扬终于朝崔勃走了过去,不是跑,是走,慢慢的走。

    “兔子,别,别这样,不要……”

    高扬走的很慢,他的嘴里就像塞了棉花,发出的声音又小又模糊。

    “不要!不要!不要死啊!不要死啊……”

    菲尼克斯突然哭喊了起来,她飞快的跑下了旋梯。

    好像是被菲尼克斯的哭喊惊醒,高扬猛然两步跑到了崔勃的身边,跪了下去,他想伸手去擦崔勃嘴里冒出来的血,但手到了崔勃的嘴边却不敢动了。

    高扬觉得身上好软,连伸手的力气都没了。

    崔勃的眼睛还睁着,他慢慢转动了一下眼睛。

    看到崔勃的眼睛在动,高扬突然觉得力气又回来了,然后他猛然间惊醒了过来,随之就大吼道:“医护兵!医护兵!安迪!安迪!”

    崔勃的头是侧向一边的,他的眼睛动了动之后,左手也开始颤动,然后他的左手在地面上开始慢慢的滑动。

    崔勃的嘴一张一合的,血从他嘴里又冒了出来,高扬似乎听到了微弱的声音,然后他靠近了崔勃的嘴,急声道:“你说什么?”

    “qiāng,我的qiāng……”

    崔勃的qiāng也随着他一同掉落了下来,就在他的身边。

    高扬一把扯过了崔勃的步qiāng,大声道:“你的qiāng,你不会有事的,兔子,你不会有事的,你给我撑住听见没有。”

    菲尼克斯已经跑了下来,她站在崔勃的身前,双眼茫然而无助,然后她一只手捂住了嘴,在崔勃面前慢慢的萎顿下来,最后跪在了崔勃的一边。

    菲尼克斯把她的qiāng放在了地上,丢到了一边,然后剧烈的颤抖着伸出了手,有些慌乱而鲁莽的抹去了崔勃嘴巴外面的血。

    “你没事的,你不会死的!”

    高扬把崔勃的步qiāng放到了他的手上,然后颤声道:“兔子,你给我撑住,听见没有,我求你了,你不会有事的。”

    “都让开!”

    安迪何其实很快就跑了过来,但所有人感觉都像过去了很久。

    李金方站了起来,他一脸的惊愕,不由自主的朝着崔勃走了几步,但随即停了下来,然后他退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上,双眼盯着大门,但他很快就又回头看了一眼。

    格罗廖夫呼吸有些急促,但他深吸了一口气后,随即大吼道:“警戒,提高警惕,守在自己位置上!做好你自己的事,快!”

    弗莱本来站了起来,但听到格罗廖夫的大吼后,他赶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只是忍不住时时扭头看一眼。

    安迪何一脸的决然,他没有动崔勃,而是上下飞快的扫了崔勃几眼后,立刻把手伸向了崔勃的头。

    阿尔伯特也跑了过来,他看了崔勃的样子后,立刻满脸的惊愕的道:“哦,法克!”

    安迪何粗暴的推开了菲尼克斯。

    “帮我拖他离开危险区域,小心!”

    轰炸还在持续,主要目标是两个宣礼塔,经常有碎块从选梯上砸下来,所以必须离开危险地带。

    崔勃的嘴里一直在冒血,安迪何伸手在崔勃的脖子后面摸了几把,然后他立刻轻轻抱起崔勃的脑袋朝一扭了过去,急声道:“颈椎没事,清除他的口腔内的血液和分泌物,注意他呼吸是否顺畅。”

    头朝向一边后,崔勃嘴里的血开始流出来。

    菲尼克斯跌坐在了一边,看着安迪何和阿尔伯特的忙碌。

    “解下他的背包。”

    “气管被血月堵住了,已经排除,现在呼吸顺畅。”

    “脊椎没有什么问题,背包救了他一命。”

    “右腿骨折。”

    “盆骨骨折!”

    “右臂有弹片。”

    “左小腿骨折。”

    “内脏受伤,不知道严重程度。”

    安迪何跟阿尔伯特一连串的伤情说了出来,而每说一句高扬的心就往下沉上一分。

    而在安迪何还有阿尔伯特给崔勃检查的时候,菲尼克斯默默的拿起了自己的qiāng,然后看着高扬道:“四门107火箭炮,目标就是宣礼塔,兔子延缓了敌人的开炮时间。”

    高扬点了点头,他现在有些乱,非常乱,但一些基本的判断还是能做出来的。

    高扬深吸了口气,然后他大声道:“小心,敌人可能要进攻了!”

    搜索引擎,

章节目录

佣兵的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水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水意并收藏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