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扬彻底明白了,为什么在这关键时刻,耐特不是去指挥军队而是待在这里等着和他喝咖啡。

    至于天使佣兵团只动用了本身的力量去作战,去进行小规模的攻击行动也不调动军队继续作战,那是因为他们失去了对军队的掌控。

    哀莫大于心死,希望破灭,友军反目,这都能够承受,但是自己的军队也选择了背叛,耐特承受不了了。

    “这里是乌克兰,这里是东部乌克兰,你的士兵是乌克兰人,你能说自己的士兵背叛了你吗?或许可以,因为他们选择忠于自己的国家和民族,而不是效忠于你。”

    高扬极是诚恳的对着耐特道:“东乌的人和俄国是一体的,你想给他们第三条路,但他们不想走第三条路,耐特,你的士兵只是没有选你,却不是背叛你,因为那些拿起qiāng的百姓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而不是为了实现你的野心。”

    耐特猛然看向了高扬,声色俱厉的大声道:“违抗指挥官的明命令,不是背叛是什么!”

    高扬大吼道:“他们打仗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不是为了效忠你!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是你背叛了跟随你的人民,背叛了愿意为你付出命的士兵!你!你才是背叛者,而不是他们!”

    耐特彻底怒了,他往前大踏步的走到高扬身前,伸手一把揪住了高扬的脖领子,狰狞的道:“你这个混蛋,你说什么!”

    高扬直视着耐特已经红的眼睛,缓慢而坚定的道:“你!你是背叛者,你背叛了跟随你的人!”

    “住嘴!”

    “你在说什么,混蛋!”

    天使的人纷纷开始叫喊起来,但是虽然很愤怒,但他们却没有立刻动手,因为撒旦和天使理不清的关系,就算高扬说的再难听,他们也不至于分不清好赖人。

    耐特咬牙切齿的道:“好!我等你的解释。”

    高扬一脸正色,厉声道:“你的人为什么拿起qiāng,因为他们要反抗!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们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和自由,他们为什么跟随你,因为你能带他们得到胜利,但是仅此而已了,耐特,这么简单的道理想不明白吗?

    你的士兵们需要一个领导者带领他们在自己选择的路上走下去,走的更好,当年和他们的选择一致时,他们愿意服从你的一切命令,哪怕是去死!明知道要死人的也不会有人在乎,因为走上这条路是他们自己选的!

    但是现在,是你,是你们要走其他的路,你的士兵们要坚持自己当初选择的道路,有错吗?你要带领士兵们走向别处,告诉我耐特,是你背叛了他们还是他们背叛了你?”

    耐特还是极为愤怒,但他却无法再冲着高扬嚷嚷了,因为,高扬说的是实情。

    东乌人拿起qiāng成为民兵,不是为了满足耐特的野心,耐特只是顺应了潮流所以才得到了一支军队的效忠。

    甚至没有经过什么鼓动,天使就得到了这支大军,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天使能带领他们得到胜利。

    现在耐特要逆潮流而动,和东乌人的其他民兵和俄国开战,他怎么可能还会继续得到部下的拥护。

    现在高扬找到症结所在,他认为找到了症结所在就好办了。

    “醒醒吧,耐特,你的愿望或者说野心,在乌克兰这块土地上无法实现,没有谁背叛谁,只是大家各走各的路而已,收手吧,还来得及。”

    耐特终于放开了揪住高扬的手,并顺手给高扬把揪歪了衣服抚平。

    高扬极为恳切的道:“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有机会的,真的有机会,我可以帮你们,你们需要用钱我可以借给你们的,真的,甚至目标都可以给你们找好,乌克兰不可能,但还有很多国家在等着你们去占领,比如南苏丹怎么样?”

    耐特叹了口气,轻轻的拍了高扬的肩膀两下,然后一脸平静的道:“别说了,你已经耽误了我很长时间,不要再说了。”

    高扬怒道:“你还想干什么?你就一定要把自杀式的攻击进行到底,让所有人全都为你的野心陪葬?”

    “不!这是我们的选择!”

    一个人在高扬背后低声说了一句,高扬回身怒吼道:“你放屁!你们都是一群蠢货!蠢货!gou niáng yǎng de!蠢货,一帮蠢货!”

    “够了!”

    耐特力喝了一声,然后伸手指了指身后停放尸体的房间,沉声道:“哪里才是我们的归宿,我们所有人的归宿,作为战士,带着屈辱苟活,不如战死。”

    说完,耐特一脸肃穆的道:“我是要带领天使去进攻敌人指挥部的,但是你要来了,所以我就留下来等你最后喝杯咖啡,现在咖啡喝完了,话也说完了,请不要再耽误我的时间。”

    急匆匆的说完,耐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道:“不要再说教了,够了,谢谢你能来这里对我们说这些,虽然很无聊,但是看在你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会说这些的份上,谢谢,开罐器是该在一起的,但是他现在还没死,眼看着他死去或者我给他来一qiāng都不好,你带他走吧,等他醒过来,不管是骂你还是感谢你,那是你们的事情了。”

    “开罐器把你当朋友,朋友救朋友是应该的,带他走吧。”

    “没错,带他走,这家伙嘴臭话又多,我们去地狱的路上就不等他了。”

    “尽量救活他,谢谢。”

    身后一个又一个的人开始说话,高扬浑身颤抖,怒道:“你们这是逼我啊,这是在逼我啊!”

    “好了,已经缝合血管,但是需要输血和后续救治,他死不了,公羊,开罐器就拜托给你了。”

    苏尔特的伤势终于处理完毕,耐特把手一摆,厉声道:“下一个目标!出!”

    “等等!”

    高扬叫了一声,他非常坚定的盯着耐特,沉声道:“告诉我你们的目标是什么,如果你们全都战死,我好歹还能给你们收尸,把你们送到这里来最后再一起埋了,所以,你要去哪儿!”

章节目录

佣兵的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水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水意并收藏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