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扬很真诚,因为他确实准备兑现自己的诺言。````

    出生入死卖命几年都挣不了一千万,但高扬决定要拿一千万给完全没有利用价值的格列亚诺夫遗属时,千金市马骨这种很现实很功利的原因其实是次要的,主要原因是他觉得格列亚诺夫的忠诚配得上这个待遇,而他现在也不缺钱。

    格列亚诺夫的遗孀不知所措的看向了自己的大儿子,而雷布罗夫稍微思索了片刻后,就对着高扬沉声道:“您是认真的,没骗我们吗?”

    高扬摊了摊手,很严肃的道:“我似乎完全没有必要特意上门来骗你们。”

    雷布罗夫呼了口气,随即大声道:“谢谢,那么,请让我母亲和弟弟出国吧,至于钱,说实话,这个倒不是很关键,您只要能让他们安全的去国外,并让他们能安稳的站住脚就行。”

    高扬举起了一只手,大声道:“说去哪儿,近的有英国法国,远的有美国加拿大,你只要选个喜欢的地方就行。”

    雷布罗夫看向了他的母亲,然后低声道:“您有喜欢的地方吗?”

    雷布罗夫的母亲一脸茫然的道:“我们真的要离开吗我从来没想过要离开乌克兰,我不知道该去哪儿,你的外公他们,我们的亲戚,他们怎么办,一定要离开吗?”

    雷布罗夫柔声道:“妈妈,这位先生说的没错,乌克兰现在已经很危险了,而且会越来越动荡,去个安定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好的,对我弟弟来说尤其是这样,他该去个安全的地方好好上他的学。”

    雷布罗夫的妈妈伸手抓住了他。然后低声道:“你说吧,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可是你的外公和外婆。还有你的爷爷,他们怎么办?”

    雷布罗夫看向了高扬。低声道:“可以去俄罗斯吗?还有,可以带上更多的人吗?嗯,您可以省下您的钱,我父亲留下了一些积蓄,我和母亲都想把更多的人带上。”

    高扬摊手道:“你可以选择去任何地方,虽然我觉得俄罗斯不算太好,哪儿对我来说太冷了,不过你喜欢的话。没问题,至于你的大家庭,我会给你们一千万美元,有了一千万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雷布罗夫点头道:“去俄罗斯吧,我妈妈和弟弟都会说俄语,我们是俄罗斯族,去哪里他们至少在语言上不会有陌生感,美国法国这些地方,不见得适合我们。”

    高扬点头道:“当然,你喜欢就好。那么挑一个城市吧,莫斯科,圣彼得堡。随便什么地方。”

    “莫斯科,我还是想请您把我的家族成员也帮忙送过去,费用我们自己出,怎么样都行。”

    高扬呼了口气,然后摊手道:“怎么说呢,我只想帮你们一家离开,因为这是我对你父亲必须尽到的责任,至于其他人,抱歉。我没有这个义务,但我愿意力所能及帮你。你们先过去,你们会有钱。然后,我可以介绍给你一个收费合理,而且是专门做这类生意的人,他能把任何人送到俄国去,而你会有钱付给他,多说一句,我想,就算你要送十个人到莫斯科,并且取得合法身份的话,最多有五十万美元就够了,但我无法现在帮你,因为我真的真的太忙了。”

    雷布罗夫立刻道:“很好,谢谢,请把我的母亲和弟弟送到莫斯科,等我父亲的葬礼举行之后就送他们离开。”

    高扬点了点头,而雷布罗夫的母亲却是一脸紧张地道:“什么意思,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雷布罗夫摇了摇头,然后对着他的妈妈道:“对不起,妈妈,我不能离开,我还有事要做,我得,我只有今天一天的假期,我得先回学校,然后,我就得归队了。”

    抓住了雷布罗夫的手,他的妈妈泪眼婆娑的道:“你不走,只有我和你的弟弟,我们哪都不去。”

    高扬叹了口气,现在他受不了这个场面,因为感同身受。

    虽然见不得这场面,高扬也说不了什么,他知道格列亚诺夫的大儿子也就是雷布罗夫是在乌克兰军队上服役的,至于究竟是什么部队就不知道了,但作为一个士兵,更大的可能是军官,雷布罗夫显然无法说走就走。

    雷布罗夫一脸的纠结,他低声对着自己的母亲道:“可是妈妈,我真的无法就这么离开。”

    “他们让你提前结束了学业,让你提前进入作战部队,我问过了,二十六旅即将开赴前线,而现在的军队对于俄罗斯族的人十分仇视,如果你是要保卫国家,我不会说什么,但现在乌克兰已经分裂了,你要参与的是tu shā自己族人的内战,这不是你该参加的战争!”

    面对母亲的怒吼,雷布罗夫一脸的惶恐,但他还是低声道:“对不起,妈妈,我真的不能走,我心里有团火,如果就这么走,我不甘心!”

    雷布罗夫的妈妈看起来快崩溃了,或者已经崩溃了,她流着泪大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和你弟弟去陌生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个,而你却不在,我们怎么办?你就不想想我们怎么办,你要去打仗,你要出了什么事,我和你的弟弟怎么办!”

    高扬心里暗叹了一声,这个雷布罗夫也是笨,就不能先撒个善意的谎言,让他的妈妈别那么担心也好啊。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雅列宾突然道:“我倒是有个主意,雷布罗夫,你或许应该接过你父亲未完成的职责,你的父亲被人害死了,作为他的儿子,我认为你有责任替他复仇,另外你妈妈说的没错,这确实不该是你参加的战争。”

    说完后,雅列宾对着雷布罗夫的妈妈道:“请放心,雷布罗夫的工作不会太危险的,至少比他去打仗安全的多。”

    高扬无奈的看了雅列宾一眼,然后对着雷布罗夫道:“我认为,让你母亲和弟弟去莫斯科,而你不在他们身边可不是个好主意,孤儿寡母,又怀揣着巨额财富还没人保护,这真的不是什么好主意。”

    高扬就是觉得雷布罗夫对他没用,又是忠臣之后,干脆劝劝然后让他去莫斯科得了,也了却他一桩事情省的麻烦,可是等他说完后,雅列宾却是紧接着道:“没错,可你如果跟着他继续干,那么你的母亲和弟弟就绝不会有任何危险,因为绝对不会有人敢惹他们。”

章节目录

佣兵的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水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水意并收藏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