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先商量一下再行动的话,肯定是要浪费时间的,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浪费些时间也无所谓了。

    敌人如果已经用过了重武器,那没说的,屋里的人已经死光光了,如果敌人用重武器,那也没什么可说的,谁也跑不了,但如果敌人打着抓活口的主意,不肯使用重武器的话,那就好说了,有地雷他们也进不来,至少是暂时进不来,所以高扬也还有时间带上qiāng,穿上防弹衣之后再突围。

    准备充分点儿再突围的话,肯定是有好处的,首先就算突不出去,至少也能多坚持那么一点儿时间,有一秒算一秒,就算自己出不去,也还能给别人创造点儿机会呢。

    几个黑魔鬼立刻起身,他们去换装备了,高扬看了看他们的背影,再看了看还是一脸笑意的雅列宾之后,他爬行了一段,然后站起来飞快的跑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穿上防弹衣,带上面罩,带上头盔,看了看自己就放在床上的撒旦之刃,高扬再三压制自己的冲动,可最终却还是伸手抄起了他的步qiāng。

    这个时候,近距离开火突围的时候,一把半自动步qiāng肯定是不能的,而不能用还要带上,那就必然是累赘。

    但道理来说此时突围是越轻装越好,可问题是,高扬舍不下他的撒旦之刃啊。

    把撒旦之刃背在了身后,高扬犹豫了一下,没有拿他的,的射程近,火力不够持久,就算高扬可以连续供弹,可这时还是一把突击步qiāng更加好用。

    舍弃了自己的,高扬跑到了存放qiāng械的地方,一边把防弹背心上所装撒旦之刃使用的弹匣扔掉,一边把ak74的弹匣放上去。

    拿起一把ak74,拉动了qiāng机推弹上膛之后。高扬回到了客厅里。

    都准备好了,高扬还想做最后的努力,于是他大声道:“兄弟们,不。伙计们,不是,先生们,我还是坚持认为我的注意最好,所以。照我说的做吧好不好?”

    雅列宾吐了口气,笑道:“高,你很好,就是很可惜,我们的计划都没机会实现了,那么,都准备好了吗?”

    塔尔塔把qiāng一举,和瓦西里站到了一边,然后他对着高扬大声道:“嗨,高!我的小兄弟。你可真够傻的,不过你很带种,别弄丢我的qiāng,好好对待它。”

    高扬叹了口气,站在了门口的后面。

    最大的问题,就是只要有雅列宾在,这些黑魔鬼根本不会听高扬的命令,所以高扬知道自己不管说什么都是废话之后,那就老老实实的,别浪费黑魔鬼给他创造的这个机会。

    冲出去了。那是命好,冲不出去,那是命该如此,黑魔鬼犯了错。但黑魔鬼也用生命为代价来弥补了,至于有用没用的这就不能说了,反正就这样了。

    雅列宾呼了口气,拿起了引爆器,低声道:“那就这样吧,准备……”

    “里面的gou zá zhong们。给我听好了!我知道你们是谁!安托万,你这个gou niáng yǎng de杂种,给我出来!”

    有人在用喇叭喊话,很大声,而且喊话的人还挺愤怒的,不过愤怒中也还带着压抑不住的快意。

    高扬飞快的探头看了一眼,然后他一脸难以置信的扭回了头,对着几个准备冲出去的人大声道:“一个,一个老家伙在对我们喊话……”

    雅列宾左手放在了头上,五根手指轮流轻轻的敲击着自己的脑袋,然后一脸苦恼的道:“这个声音,听起来好熟悉啊。”

    塔尔塔看向了雅列宾,大声道:“怎么回事?”

    雅列宾一脸苦恼的道:“很熟悉的声音,但是,我想不起来是谁,我肯定和他有过交流,但不是很熟悉的那种。”

    “安托万!你要还是个男人,给我出来,你不出来,我就往里面扔个大zhà dàn,你出来,gou zá zhong,出来!”

    恨意十足的叫喊声,高扬忍不住道:“你们谁是安托万?”

    雅列宾皱着眉头,一脸恍然的道:“我知道他是谁了!”

    高扬忍不住再次道:“你们谁是安托万?”

    离着高扬不远的罗茨托斯基低声道:“安托万是我们的队友,不过他死了,早就死了。”

    雅列宾一拍大腿,大声道:“我想起他的名字了,布莱恩,他是布莱恩!”

    格列瓦托夫大声道:“布莱恩?就是被安托万玩成了傻子的那个布莱恩?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雅列宾站了起来,笑道:“显然他没有死,好吧,我去和他谈谈。”

    “gou zá zhong!安托万,你给我出来!出来,最后十秒钟,否则我开火了,最后十秒钟!”

    雅列宾拄着拐杖,走向了门口,高扬低声道:“喂?不用这样吧?”

    雅列宾微笑道:“没事,我知道他要什么,他绝对不会杀了我的,放心。”

    说完后,雅列宾突然大声道:“布莱恩!我出来了。”

    高扬咽了口唾沫,然后就看雅列宾站在了他的身边,整个身体彻底暴露在了门口。

    往门口一站,雅列宾随即大声道:“嗨,布莱恩,记得我吗?我们见过的。”

    没人开qiāng,雅列宾还好好的站在那里,高扬忍不住往外探头看了一眼,然后发现院子的大门口站了一个老头,头发几乎掉光了,只有脑袋四周还有点儿头发,微微发胖,一手拿着个大喇叭,同样肆无忌惮的站在了门口。

    布莱恩看了看雅列宾,然后他猛然把手一挥,一脸恨意的道:“我猜就是你们,果然就是你们这些gou niáng yǎng de老东西!黑魔鬼,啊哈,黑魔鬼,看到你们那该死的背影我就知道是你们,听着,老东西,我对你不感兴趣,我要安托万,你要告诉我他没在,哈哈,那你们就全去死吧!”

    雅列宾叹了口气,然后大声道:“布莱恩,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所以我要告诉你,你必须对我感兴趣,因为安托万已经死了,你想要的答案,只有我知道,我是最后一个能给你答案的人。”

章节目录

佣兵的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水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水意并收藏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