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列宾只是静静的注视着高扬,高扬被看得心里发毛,打量了一下自己后,低声道:“呃,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你发现什么了?”

    雅列宾慢慢的道:“你变了。”

    高扬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道:“什么变了?您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呃,深奥。”

    雅列宾还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缓缓的道:“虽然只过去了一个晚上,但你确实变了,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你确实变了。”

    高扬很干脆的摇头道“不懂,听不明白。”

    雅列宾微笑道:“现在,你有了符合自己身份的气质。”

    高扬看了看自己,然后还是摇头道:“不懂。”

    雅列宾站了起来,拄着拐杖在屋里来回走了两步后,停了下来,转身看着高扬道:“昨天,你第一次给阿尔谢尼打电话的时候,你的话说的没错,可你就缺少一种气质,一种上位者产生自强大内心的气质,我当时在观察你,或许电话另一端的阿尔谢尼听不出来,但我能看出来,你认为自己在说着不可能实现的大话,你在虚张声势。”

    再走了两步后,雅列宾靠近了高扬一些,很严肃的道:“今天,你再给阿尔谢尼打电话的时候,你的神态和气质就变了,你的话不是吹牛,因为你真的认为阿尔谢尼的命运掌握在你的手中,所以你今天再警告阿尔谢尼的时候,说出的都是你内心认为随时可以实现的警告,是警告,不是恫吓,其实你拥有的实力没有变化,变化的是你的内心,你内心的强大让你拥有了只属于上位者的气质,或者说,气势。”

    高扬在思索雅列宾的话,雅列宾继续沉声道:“你经常说自己是个小人物。但你得明白,你确实已经不是个小人物了,拥有自知之明是件好事,但迟迟无法更新对自己的认识。同样是没有自知之明,现在的结果很好,你拥有的气质配得上你的身份,到了现在,你才真正成长为一个自己掌握命运的人。如果我用浅显一些的话来说,那就是你已经成为了下棋的人,而不是被人操控着的棋子。”

    高扬微笑了一下,低声道:“无论是谁,在经历过昨晚的一场战斗之后,都该让自己有所提升的吧。”

    雅列宾冷着脸道:“你以为是昨晚的战斗改变了你?”

    高扬很认真的道:“是,我感觉自己……”

    雅列宾挥了下手,一脸严肃的道:“你错了,不是昨晚的战斗改变了你,从战斗中能学习到的只有战斗。如果说战斗,我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但你觉得我们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吗?很明显,我们不能。”

    严肃的说完后,雅列宾指了指高扬,沉声道:“真正改变你的,是你自己,当你为了那个叛徒的孩子站出来,不惜用qiāng对准我的时候,你才真正完成了一个从小人物到上位者的蜕变。”

    高扬也站了起来。但他还是有迷惑。

    雅列宾走了两步,背对着高扬,缓缓的道:“上位者,都拥有强大的内心。不为别人所改变,他们会采取不同的手段来达到目的,但他们不会改变自己的坚持,你要明白,利益交换也好,改变手段也好。不等于改变了自己内心的坚持,我见过太多的大人物,我明白这些,我看的很清楚。”

    转身,雅列宾看着高扬道:“我认为以你的经历,你应该已经屈服于环境,应该懂得权衡利弊然后做出有利于你的选择,可你没有,你选择了坚持自己的底线,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你拥有一颗真正强大的内心,你不会成为任何人的棋子。”

    雅列宾微笑着走近了高扬,一脸感慨的道:“上位者的性格有共同点,或许不是美德,但他们确实有很多共同点,而你也拥有这种宝贵的特质,选择屈服很容易,选择坚持很难,尤其是在面临很大的外部压力时,选择坚持就真的更难了。”

    高扬不说话,他在聆听教诲,这时候不需要说话。

    雅列宾注视着高扬,很严肃的道:“你在保护那个孩子的时候,其实你保护的不仅仅是哪个孩子,也不是你所谓的人性,你保住了自己独立的人格,独立的人格和好坏没有关系,独立的人格可以好,可以坏,但独立的人格就是不受他人控制,不因一切而改变。”

    说完后,雅列宾拍了拍高扬的肩膀,微笑道:“起初,我想把你培养成下一个撒旦,但我错了,因为你已经走在了自己的路上,我无法改变你的方向,所以根本就没什么可教你的了,我的地位,应该比你高,因为我当年掌握着很大的权力,但我没有你的坚持,所以我是工具,而你不是。”

    高扬急声道:“不,不,我认为我有太多需要向你学习的东西了。”

    雅列宾笑道:“当然,你当然要跟我学,经验,知识,很多东西你都要学,但我已经无法给你指路了,你已经走在了自己的路上,而对于一个老师来说,你认为是给自己的学生定下未来一生的路线,还是仅仅能教他些知识却无法影响他,那个更有成就感,那个更有挫败感?”

    高扬沉默了,雅列宾再次拍了拍高扬的肩膀,然后笑道:“所以你的变化是从昨天对我们拔qiāng开始的,而不是从跟他们战斗开始的,他们能让你变成更好的战士,却无法赋予你一颗强大的心,当你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蜕变,你自然就更加的强大,因为你的强大,所以你再次和阿尔谢尼对话的时候,你就拥有了足够的自信,也就是我所说的,上位者的气质。”

    高扬呼了口气,然后低声道:“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但是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雅列宾笑道:“因为我很有感触,我发现你学东西其实挺快的,不论学什么,你只需要一遍,你一点就通,但我不理解的是你当雇佣兵也有几年了,你也杀了很多人,为什么还拥有雇佣兵身上不该有的观念,但是刚才,我想明白了,所以我就跟你说了,还有,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到底发现了什么。”

章节目录

佣兵的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水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水意并收藏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