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号的问题完全没有什么逻辑可言,但是他这种神经质的问题,却真的能把需要答的人搞成神经质。

    奥沙一脸惊恐,崩溃状的大声道:“你到底要干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你们到底要什么,要什么!”

    十三号微笑道:“千万别挑战我的耐心,我忍的很辛苦的,真的,我现在很辛苦的在迫使自己问你一些该问的问题,所以,答我。”

    奥沙喘了口气,想了片刻后,摇头道:“我不知道,不,我不知道。”

    说完后,奥沙使劲捂住了自己的脸,等她把手放下的时候,已经是一脸坚定的道:“我宁可自己死也不想伤害到我的父亲,是的,我是认真的。”

    十三号点了点头,笑道:“很好,现在意识到你父亲的重要性了,那么接下来,请如实答我的问题,以及尽量配合我所有的要求,否则的话,你父亲会死,向你那一头美丽的红保证,我不满意,你父亲会死。”

    慢慢的说完后,十三号舔了舔嘴唇,然后使劲的再次舔了舔之后,喘了口气,沉声道:“你和波罗涅申科是什么关系,你在他的公司里是什么职务。”

    “我和博列涅申科先生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他是我的老板,仅此而已,然后,我在柔胜公司担任欧洲市场的市场部经理一职。看书看要要看要要”

    “你为他工作多久了。”

    “四年,担任市场部经理的职位一年。”

    就在这时,泰勒推着一个推车走了,上面有十三号给伤口换药需要的各种东西,纱布,镊子,酒精药水之类的,还有要静脉注射的挂瓶。

    十三号招了招手,让泰勒到他身边,从推车上拿起了一把剪刀后。将自己的裤管全给剪开了,露出了三个贴着纱布的伤口。

    奥沙一脸的莫名其妙,直到她看到十三号像是揭开别人腿上的纱布一样,面无表情。手都不带颤一下的把三个已经用线缝起来的伤口露出来之后,吃惊的用手捂住了嘴。

    十三号先用消毒湿巾仔细的擦拭了双手,然后用镊子夹着棉花,沾上了消毒剂之后,开始在自己的伤口上擦拭。与此同时,他对着奥沙道:“我今天看你进了波罗涅申科的家,你去干吗?”

    奥沙咽了口唾沫,低声道:“去报告最近的销售情况,这段时间波罗涅申科先生忙于竞选,所以,所以需要我们一些部门经理去他家里做汇报之类的办公工作,然后把他的批示带公司。”

    十三号依次擦完了伤口,消完了毒,拿着个促进伤口愈合的喷剂往伤口上喷的时候。沉声道:“你经常去他的家里吗?”

    “最近经常去,基本上一星期一次吧,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或者特别重大的事情,而且波罗涅申科先生也恰好没空的话,我是不会去他家里的。”

    十三好的动作很娴熟,也很快,他似乎是在给被人处理伤口一样,拿着纱布把已经处理好的一个伤口盖住之后,低声道:“我们请你来的目的。是为了一把qiāng,现在告诉我,你在波罗涅申科先生的家里有没有见过qiāng,老式的古董猎qiāng。”

    奥沙显得很是疑惑。她诧异的道:“只是为了一把猎qiāng?啊,呃,让我想想,有,波罗涅申科先生家的会客厅里就挂着两把两qiāng,我见过的。我很确定。”

    十三号微笑道:“很好,描述一下那两把qiāng的样子。”

    奥沙皱眉想了半天,才苦着脸道:“对不起,我只是看到了有两把qiāng,但我没有细看,完全无法描述的。”

    十三号呼了口气,轻声道:“你很漂亮。”

    奥沙略显不安的道:“谢谢。”

    “你为何会没有男朋友?”

    “呃,我只是,我没有时间,也没有遇到让我心动的男人,暂时,我打算以事业为重。”

    奥沙其实不算漂亮,一般人吧,不过她打扮的挺好,而且显得挺有气质,但让高扬觉得很不妙的是,奥沙的块头挺大的,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不算丰满但肯定也不算瘦,是个骨架挺大的女人。

    一个大块头的红女人,这可真是太要命了。

    高扬敢肯定十三号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想的却是该怎么杀死奥沙,一定是,绝对是。

    高扬轻咳了一声,十三号也轻咳了一声,把伤口都贴上纱布,然后将输液器拿了出来,熟练的准备好之后,让泰勒拿起了输液的药袋,然后将输液针扎进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摁着针头,大拇指和食指已经贴上了胶布固定。

    很是迅的给自己输上了液之后,十三号看着奥沙,轻声道:“那栋房子里有没有武装保安,里面有没有仆人之类,总之,告诉我里面有什么人,多少人。”

    奥沙想了想,低声道:“我曾和同事一起受波罗涅申科先生的邀请,去他的家里吃过晚餐,当时有六个女仆,一个管家,他有自己的私人厨师,至于平时我没见过那些仆人,但每次都是他的管家给我开门,并把我带到波罗涅申科先生的小型会客室汇报工作,我没见过武装部保安,但是里面有,这个我很确定。”

    十三号沉声道:“你有参观过那栋房子吗?我是说,完整的参观。”

    “没有,我只到过一楼,波罗涅申科先生和他家人的卧室在楼上,我在一楼直到过餐厅,大会客厅,小会客厅,以及洗手间,其他的地方我没有去过。”

    十三号皱起了眉头,然后他轻声道:“从你的角度来看,你觉得怎么才能在没受邀请的情况下进到那个房子里?”

    “抱歉,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我认为不可能闯进去,因为里面的安保措施非常严密,外面有各种监控,还有武装保安,是全副武装,唔,随时可以开qiāng的武装保安。”

    十三号思索了片刻,然后扭头对着高扬道:“好了,该问的差不多问完了,接下来我还有些问题像单独和她谈谈,你们暂时离开一下。”

    高扬立刻坚定而严肃的道:“绝不!我绝不会离开的,你想都别想!”

章节目录

佣兵的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水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水意并收藏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