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核事故,受风向的影响,粉尘大部分飘向了白俄罗斯,但是水嘛,就是带着核辐射一路向南了。,

    第聂伯河有微量的辐射,不能在里面游泳,对于基辅人来说这是常识,所以第聂伯河在基辅市区流经的河段见不到有人游泳,见不到有人在里面嬉戏,也不会有人吃第聂伯河里的鱼。

    对于基辅人来说,与第聂伯河最亲近的举动,可能也就是乘船从河上游玩了,仅此而已。

    所以看到河边上有一堆人在哪里脱得赤条条的洗澡,不用说,不用想,连猜都不用猜,百分之百是德约.马瑟尔的那些人。

    没人留在下水道口警戒,高扬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一群人聚在看不到下水道的上游洗澡,高扬却是非常能够理解,因为他一眼都不想再看到那个下水道口了,不愿意想起来,更不想看到。

    通知让人开船来接,然后在看不到下水道的地方先把让人受不了的污垢洗去,这种做法太正常了。

    高扬只是看了一眼,随即就收回了头,然后快速向着身后的几个人打着手语。

    一人多高的杂草,吸音效果特别好,隔着一百多米,双方发出的声音完全听不见。

    高扬低声急道:“德约.马瑟尔!呼叫支援,在我的位置北侧距离一百一十米,所有人都在,他们正tuo guāng了洗澡,有两艘游艇来接应。没看到有人警戒。我来开第一qiāng。你们注意攻击快艇,先断了德约.马瑟尔的后路!”

    李金方沉声道:“一qiāng干掉德约.马瑟尔!”

    高扬急声道:“不行,所有人都是光溜溜的,根本分不出来谁是德约.马瑟尔,而且视线不太好,我尽量把他找出来,你们动作快点儿!”

    两艘快艇越来越近,而李金方他们却还在脱靴子。留在河边的人都开始准备要上船了,高扬急声道:“不行,来不及了,我先出手,你们快点儿跟上!”

    两艘快艇一大一小,大的那艘无法直接进入到岸边的浅水区域,但小的却可以,小快艇把船后的螺旋桨提了起来,两人跳入了齐腰深的水之后开始朝岸边走去,而岸边的人也在朝快艇走去。

    高扬躲在了草丛里。他打算等德约.马瑟尔上船的时候开一qiāng。

    德约.马瑟尔肯定第一个上船,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只有等他上船的那一刻才是最佳的射击机会。

    高扬端着步qiāng,屏声静气的把头绕出了草丛的底部观察,一群光溜溜的人靠近了快艇,最前面的人只有不到十米的位置了,后面还有人留在河边,德约.马瑟尔的护卫们位置散开了。

    高扬慢慢的举起了qiāng,试图把德约.马瑟尔分辨出来,作为一个养尊处优的大佬,德约.马瑟尔的身材不可能与那些必须坚持锻炼的护卫们一样,只要德约.马瑟尔露出来,就算没衣服,高扬也能把他认出来,但就在这时,高扬眼睛的余光发现一丝不妥之后,举qiāng啪的就是一qiāng。

    高扬的手先于他的大脑做出了反应,开qiāng的一瞬间他什么都来不及想,而在他开qiāng之后,被他当成射击目标的家伙手里的qiāng也响了。

    竟然被人发现了,但高扬比发现他的敌人早了那么零点几秒开qiāng,所以他的目标是先中了qiāng,脑袋上多了个窟窿之后才开的qiāng。

    开qiāng了,自然也就没了挑选目标的机会,高扬端着qiāng扣住了扳机不放横扫了过去。

    从右到左扫了过去,有六个人倒在了水里,高扬停止了扫射,用余下的两发子弹来了两次精确的单发点射,将两个推着快艇的人脑袋打爆。

    压力,前所未有的压力。

    高扬把身子往下一矮,大吼道:“隐蔽!”

    拔掉弹匣,不等装上新弹匣,弹雨就从对面扫过来了,但高扬没有躲避,因为李金方已经到了他的身边,在他换弹匣之际,长点射连续击发。

    高扬蹲着,李金方是站着的,而就在李金方抓住最后的机会向敌人射击时,对方有人开qiāng击中了李金方。

    李金方闷哼了一声,一个趔趄,qiāng口不由自主的举到了天上。

    一把qiāng想压住十几个人,而且是战力极其彪悍的十几个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李金方中qiāng时必然的事。

    趁着敌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时候,完成了装弹的高扬再次开始了射击,他只是一发子弹,就击毙了开qiāng打中李金方的人。

    很混乱,很危险,生死之在一线之间,对于双方的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

    高扬不担心对方会冲过来,因为河底的淤泥让所有人都行动困难,大家都只能站在原地,依靠更快更准的射击来压制敌人,消灭敌人,却无法像一场正常的战斗中那样寻找掩护和躲避。

    只是开了一qiāng,高扬就不得不大吼道:“隐蔽!”

    艾琳和泰勒本来都要端着qiāng冲出去射击了,但听到高扬的呼喊后,却是朝一侧往河水里一扑。

    对面有四个人同时举起了qiāng,高扬不是神,他不可能将四个人同时击倒,而敌人的qiāng法却很准,在一百米的距离上想爆掉他的脑袋实在是很容易。

    高扬也压不住了,他一歪扑倒在了水里。

    高大的草丛能遮挡视线,但无法挡住子弹,敌人终究是人多,他们抢到了机会后立刻展开了压制射击。

    李金方趴在了高扬的身边,把鼻子也埋进了水里,努力使自己的身体尽量低一些。

    高扬抬起了头,低声急道:“他们在压制射击而不是精确射击!”

    如果敌人是一支厉害的军队或者随便什么武装,他们会利用火力优势压制住高扬他们,然后开始寻找机会靠近并精确射击,直到将高扬他们几个击毙,但敌人是一支护卫力量,是一群保镖,保镖考虑的从来都是怎么保护自己的目标,而不是怎么消灭敌人,如果要消灭敌人,那必须是在雇主安全之后才考虑的事了。

    从对方的作战方式,高扬知道了德约.马瑟尔没有在他刚才的射击中被击毙,因为他的保镖选择了有利于掩护撤离的作战方案。

章节目录

佣兵的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水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水意并收藏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