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

    高扬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他想全副武装的能在乌克兰到处跑,又不必担心会遇到什么麻烦。

    沙瓦已经不像高扬第一次见他时那么土鳖了,虽然换上了一身款式有些过时的西服,却反而让他显得更加正常了些。

    对于高扬的要求,沙瓦没有直接答复,而是摸着下巴开始盘算起来。

    阿廖沙笑嘻嘻的走到了沙瓦身边,把高扬刚送他的烟给沙瓦递上了一根后,再拿着高扬刚送的打火机给沙瓦点上后,笑道:“大哥,什么生意啊,不能做吗?”

    沙瓦白了阿廖沙一眼,恼怒的道:“总是冒冒失失的,就没有点长进,咦?这是什么烟?”

    高扬笑道:“华夏烟,这里不好买,回头我给你们弄一些。”

    沙瓦点了点头,然后一脸对着高扬沉声道:“你要的东西,车很容易搞到,制服也非常容易,证件也容易,但是你想要在乌克兰各地随意跑而不被拦截,这个就有些难了,现在局势本来就紧张。”

    高扬是要与沙瓦做生意,而不是在求沙瓦,所以他只是摊了摊手,微笑道:“所以我在问你能不能做到,如果不行的话,那我只好去其他人那里买了。”

    沙瓦猛嘬了几口烟之后,对着高扬摇了摇头,道:“你需要的东西,我大部分都可以搞定,只有一样,你要想在全国各地自由的行动,而且你是冒充乌克兰士兵的话,那就不一样了,你需要有调令,有了这个,随便你去哪儿都没问题,但是调令这种东西很麻烦,你不可能拿着去文尼察的命令跑到切尔尼科夫,所以你的要求太宽泛了,如果你想从基辅到一个地点。这好办,可你想要的是各地都能自由行动的那种,这就很难了。”

    军队和别的单位不同,如果高扬他们以平民的身份在乌克兰到处跑。那肯定没有任何问题,但乌克兰这不是没打起来嘛,开着皮卡拉着炮到处乱跑,这不是找事儿是什么,而对于钢铁圣母的陷阱注定是得抢时间的那种。所以伪装成军队,是唯一可以光明正大的全副武装到处跑的办法了。

    高扬只是提出要求,能不能完成那是沙瓦的事,所以他一言不发,只是微笑看着沙瓦。

    沙瓦把抽完了的烟头儿一扔,猛的拍了下手,沉声道:“给我十分钟,然后我答复你这事儿能不能成。”

    高扬看了下手表,然后他笑道:“好的,没问题。”

    沙瓦看了看四周。大声道:“不管能不能成,至少我们的交易很愉快,我得请你喝一杯。”

    在酒桌上谈生意,可不只是华夏人的专利,高扬笑道:“交易完成是得喝一杯,酒我请,伙计,我带了些私家珍藏,绝对是这世界上最好的酒。”

    沙瓦笑道:“好的,让我尝尝你的酒。就在你住的酒店吃饭吧,离得近,你们先上去,我们待会儿见。”

    高扬点了点头。指了指那辆装满了军火的卡车,对着沙瓦道:“有了这车东西,我们再住酒店就不合适了,你有没有什么适合我们住的地方推荐一下。”

    沙瓦皱眉道:“地方多得很,不过,你们也没必要为了这些东西搬家吧。如果你信得过我,我把车再开走,你什么时候用一点电话就给你送来,快的很。”

    高扬笑了笑,对着沙瓦伸出了手道:“很好,那就麻烦你了,待会儿见。”

    告别了沙瓦,三个人返回酒店的时候,高扬低声道:“现在事情比较多,试试沙瓦这里到底是否符合我们的要求吧,我上去给天使和克鲁尼那边先打个电话问问,你们两个去准备一下。”

    说完后,高扬想了想,看着李金方很严肃的道:“待会儿把他们都喝倒。”

    李金方沉声道:“明白。”

    高扬回房间打了几个电话,确认当天不太可能展开行动后,随即就走了出去,正巧看到

    小唐尼从他的房间搬了一箱酒出来,酒是詹森他们家出的威士忌,最贵的那种。

    高扬走了过去,从箱子里拿出了两瓶之后,沉声道:“剩下的放回去,两瓶就够了,艾琳,艾琳,把你的烟给我一些。”

    艾琳他们分布在了三个临街的房间里,刚才他们得监视着街上发生的一切,但是现在就没必要了。

    艾琳给了高扬一整条烟,沉声道:“刚才怎么回事。”

    高扬把烟开封后,把里面大部分的烟都倒了出来,只剩下了四盒,然后笑道:“一个小误会,没事的,剩下的烟还你,太多就不珍贵了,我们去和那位沙瓦吃个饭,你们没露过面,就别去了。”

    说完后,高扬对着小唐尼笑道:“抓紧时间送过来一批烟和酒,这些东西在这儿有时候比钱好用,有办法吗?”

    小唐尼耸肩道:“有办法,好办的很,空运过来,明天就能到。”

    三个人到了餐厅时,沙瓦已经到了,可能是觉得带上太多人显得对高扬不信任,所以他的身边没有别人,就只有一个阿廖沙。

    看到沙瓦后,高扬直接走了过去,往沙瓦对面一坐,把酒往桌上一放,笑道:“尝尝这个,苏格兰威士忌。”

    菜还没点,五个人已经把威士忌倒进了杯里,高扬第一个举杯,笑道:“为友谊干杯。”

    把酒一饮而尽后,沙瓦连连点着头道:“这酒不错,很不错!”

    高扬哈哈一笑,一脸得意的道:“必须得不错,这酒可是难得,限量的,一年只出九十九瓶,五千九百九十九一瓶,英镑!不过关键问题不在于价钱,而是怎么买两瓶出来。”

    沙瓦和阿廖沙的眼都直了,他们混得或许不错,但是很显然,他们还时间培养出黑帮大佬的气度来。

    “这么贵!”

    沙瓦和阿廖沙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后,两人的视线都牢牢锁在了酒瓶上,高扬哈哈一笑,把空了大半的一条烟往前一推,道:“没几盒了,留着试试味道,喜欢的话回头再送你们。”

章节目录

佣兵的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水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水意并收藏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