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语泪先流。

    塞德夫听到了话筒里传来的声音,一张嘴,什么话都还没说,两眼就开始刷刷的流泪了。

    高扬站了起来,拍了拍塞德夫的肩膀,低声道:“不用着急,慢慢说。”

    “喂,是我。”

    塞德夫哑着嗓子说了第一句的时候,高扬走开了,他走到了离塞德夫有个三四十米的地方,坐在了地上慢慢等。

    高扬也开始想家了,一个人坐在那里,想着家里的点点滴滴,回忆着饺子的味道。

    没有过多长时间,高扬擦了擦脸,然后每过一会儿,就得擦擦,再到后来,干脆也不擦了。

    塞德夫聊了很久,高扬也坐了很久,不过高扬并没感到过去了有多长时间,人沉浸在回忆之中的时候,时间过得挺快的。

    良久之后,高扬都没意识到塞德夫什么时候走了过去,直到听到塞德夫提高了些音量,第二次说将军的时候,高扬才如梦初醒。

    “哦,你打完电话了?”

    塞德夫将电话递了回去,待高扬接过电话放回兜里之后,塞德夫伸出了手,待和高扬握住手的时候,塞德夫用两只手握住了高扬的一只手,牢牢地抓住后,一脸严肃的对着高扬道:“如果我还有命活着离开这里,我会报答你的,我一定会的!”

    高扬轻笑了一声,道:“伙计,只是一个电话而已。”

    塞德夫摇了摇头,轻声道:“不,不只是电话,将军。我想拜托你,请你帮我把家人送出国,我不想再让家里人在大马士革担惊受怕了,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活着离开了这里,我就把家人接回来,但如果我回不去了,那就让她们在黎巴嫩生活吧。”

    高扬皱眉道:“我的朋友,我可不认为你做出选择很明智,黎巴嫩。你觉得还能保持多久的和平?”

    塞德夫放开了高扬的手,无奈的道:“如果我活着,我就能照顾我的家人,其实我不想让她们离开叙利亚的,我的家人受到了政府的良好待遇。但是我担心大马士革的安全局势会进一步恶化,在我看不到离开的希望之前,只好让她们先去暂时还安全的地方躲一躲了,至少现在贝鲁特要比大马士革安全很多,还有,我妻子的哥哥在黎巴嫩,她们到了黎巴嫩也有人照顾,我不至于太担心。如果我活着离开了监狱,我就去把他们接回来。”

    高扬点了点头,道:“好的。这不是问题,我到了大马士革,会去你的家里接上你的家人,把她们送到贝鲁特,我答应你了,只要我活着。就肯定会做到。”

    塞德夫长长的出了口气,道:“将军。这一年多来,我的心从未像此刻安稳。谢谢你,将军。”

    高扬笑了笑,道:“没什么,这对我来说其实不难做到的,对了,你和家里人联系上了,怎么样,家里的情况还好吧?”

    塞德夫吐了口气,道:“还好,生活虽然艰难了些,但还有保障,只是现在学校停课,孩子没法上学了,我的家附近遭遇了两次自杀袭击,不过还好,我家里的人都没事。”

    高扬由衷的道:“这种时节,苦一点不算什么,人没事就好。”

    塞德夫深有同感,重重的点了点头后,对着高扬道:“将军,估计这次134师的进攻不会取得太大的效果了,如果您想离开,您打算怎么离开呢?”

    高扬无奈的摊了下手,道:“只有通过直升机了,虽然危险了点,但是我有些事急着要做,冒险就冒险吧。”

    塞德夫沉声道:“我仔细想了想,您看看这样行不行,如果要乘直升机离开,最大的危险其实就是防空导弹,如果直升机以超低空飞行,同时让134师对敌人进行炮火打击,让他们顾不上使用导弹进行攻击,直升机飞得很快的,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飞走了,这样行吗?”

    高扬摊了摊手,道:“现在叛军的对于防空非常重视,他们有很多人专门负责瞭望,还有,白天的话,超低空飞行也很难保证飞行安全,叛军现在得到了很多法国的西北风防空导弹,这导弹和叛军以前用的老型号可不一样,对直升机威胁太大了。

    夜间飞行的话会好一些,如果能够夜间超低空飞行的话,不需要炮火支援来转移敌人的注意力也可以,可问题是夜间的超低空飞行太危险了,有夜间视野的飞机才行,很遗憾,空军派不出有夜间飞行能力的直升机了,有直升机,也没有合格的飞行员,而如果无法做到真正意义上的超低空飞行,就还是太危险。”

    说完高扬挥了挥手,道:“不过这些都是相对来说的,原来我没有急着离开的理由,所以就选择了留下而不是需要冒险的离开,可现在我有必须离开的理由,所以,冒些风险也是可以接受的。”

    此一时,彼一时,时态不一样了,选择肯定不一样,原来以为最多一两个月叛军的包围圈就能打破,所以可以留下等一段时间,可现在看着打破包围圈的时间遥遥无期,高扬肯定就能接受一定得风险了。

    塞德夫叹了口气,道:“唉,要是有又快,飞的又低,还能夜间超低空飞行的直升机就好了,当然还得有飞行员,可惜啊,叙利亚还是太落后了,我们根本没有这些。”

    高扬突然举起了手,道:“不,等等,等等,法克!我们其实有这种飞机的!”

    塞德夫惊讶的道:“有?”

    高扬狠狠的拍了一下巴掌,兴奋的道:“有,有的!”

    高扬只想给自己的脑袋来两巴掌,他怎么就把在大马士革机场扔着的两架米24给忘了呢。

    mi24,可以超低空突防,速度快,还能装八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不挂载武器,就算拉上十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当然也不会有任何问题,最关键的是高扬他们的米24是加装了大型的夜视仪的,夜间超低空飞行也没问题。

    一直把米24当成纯粹的武装直升机来用,高扬都忘了其实可以用米24来接他们的,相比较于起降和飞行速度都慢的米17,用米24当然安全的多了,何况还能进行夜间超低空的飞行,突破叛军的防线轻而易举嘛。

    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合格的飞行员来接,还有就是大马士革的机场那边肯不肯派出飞机来接。

    高扬觉得让机场派出飞机来接他们不会有任何难度,叙利亚方面一直表现的很够意思,不太可能扔下他们在监狱里不管,那么只要解决飞行员的问题,这事儿也就成了。

    想了想,高扬觉得飞行员的问题也好解决,一个是让机场派出自己的飞行员,只要成功的进了监狱就行,回去的时候完全可以让艾琳来驾驶飞机,但这么做显得太不地道,叙利亚的飞行员本来就训练不足,用直升机进行夜间超低空飞行不现实,只能进行低空飞行就是极限,太危险,人家空军为了接应他们,已经被打掉了一架直升机了,总不能拿着人家叙利亚飞行员的命不当回事儿吧。

    再一个办法,就是高扬自己找飞行员,其实这个也好解决,把曾经驾驶夜魔一号二号的飞行员从以色列再叫回来,问题岂不是就解决了嘛,或者让波洛维奇帮忙找了两个厉害的飞行员,从大马士革赶来接他们都行,总之只要给够了钱,好飞行员大把的有。

    想出了主意,高扬就待不下去了,他对着塞德夫道:“我得打几个电话,你等我一下。”

    高扬没有先给达尼打电话,思索了一下,觉得从以色列找人更加的废事儿,关键是飞行员从以色列离境入境的比较麻烦后,干脆决定就从波洛维奇那里找人了。

    兴冲冲的给波洛维奇打了电话,等波洛维奇一接电话,高扬就急声道:“伙计,能不能帮我个忙,高价帮我找两个米24的飞行员,我要最好的那种,让他们去大马士革开上飞机,到阿勒颇监狱把我们接出去。”

    波洛维奇哈哈一笑,道:“伙计,你在监狱里终于待不下去了吗?”

    高扬苦笑道:“待不下去了,现在叛军就算是有一万具西北风导弹发射器我也不管了,我得离开,而且我觉得用你帮忙改装的米24,夜间超低空飞行把我们接出去,这个风险我现在已经能承受了,不过这需要好的飞行员,我要最好的。”

    波洛维奇慢悠悠的道:“说起最好的,我认为自己就不错。”

    高扬苦笑道:“伙计,你多久才会开一次直升机啊。”

    波洛维奇无奈的道:“好吧,我确实时间太久不怎么飞行了,这样吧,我帮你找两个飞行员,保证最好的,我能找到人手,单次任务,价钱得高点儿,一个人五万块,就是时间有点儿久,把他们送到大马士革,我估计最少也得一个星期的时间。”

    高扬急声道:“一个星期?没关系,可以了,我一个多月都等了,不差这一个星期,你给我找四个飞行员,让他们开两架飞机来接我们,挂弹飞行,实在不行我就武装强突!”

章节目录

佣兵的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水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水意并收藏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