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胡椒瓶手qiāng吊在内衣上,做完了最后的准备,然后再穿上了巴纳德教授的一身西装,高扬觉得很不习惯,尤其是吊着一个胡椒瓶手qiāng,让他觉得十分的别扭。

    感觉很别扭,但不得不说,高扬完全无法从镜子里找出一丝有关于自己的影子来,镜子里出现的是一个他完全陌生的老人。

    美杜莎拿着一个结婚戒指往高扬手上带了带之后,摇头道:“戒指有些松,你得小心些别掉下来,记住你现在的全名,还有,把家庭住址,还有回家的路线都记下来了吗?”

    高扬点了点头,道:“记住了。”

    莱恩仔细打量了片刻后,道:“你将回到巴纳德教授的办公室等着,如果到时间,你就按照正常下班的时间回去。”

    “明白,我需要试试qiāng,我宁可只带一把qiāng,也不能对于这把qiāng完全不熟悉,还有,我还有其他的武器可用吗?任务武器都行,哪怕只是一条能勒人脖子的细线。”

    莱恩看了看手表,道:“现在是巴纳德教授的晚饭时间,我们有半个小时去寻找一个地方让你试qiāng。”

    美杜莎则是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个十字架,递给了高扬道:“你可以贴肉挂在脖子上,这东西把前面的保护套拔下,就是一个拳刺,不会被金属探测器和x光发现,挂绳非常容易就能拽断,如果他们搜身非常仔细,就可能被人发现,但鉴于你的身份。我想对你搜身的时候不会特别的仔细。所以你可以带上。”

    莱恩拿出了另一把胡椒瓶手qiāng。装在了口袋里,到:“我们去找地方试射,提醒你,这把qiāng的qiāng管很短,虽然距离稍远就没有准确度可言,但好处是后坐力也不是很大,你可以用更快的速度完成重新瞄准和射击准备,哦。qiāng声也很大,大的完全不像是一把小qiāng所发出来的声音,你对此要有心理准备。”

    高扬呼了口气,道:“好了,我想我准备好了。”

    美杜莎第一个离开了房间,当高扬跟在后面到达外间时,发现一个老头盖着一张毯子在沙发上睡得正香,看面孔,和高扬刚才在镜子里看到的老头一模一样,简直没有任何差别。

    谢尔盖也是一脸惊诧的站了起来。看了看高扬装扮成的巴纳德,再看看躺在沙发上的正牌巴纳德。谢尔盖不由惊叹道:“太神奇了!”

    莱恩打了个响指,道:“好了,你在这里看着巴纳德教授,如果你要离开就换人看着他,照看好我们的箱子,如果你要离开就找个可靠的人。”

    等着谢尔盖点头之后,莱恩随即对高扬道:“好了,我们走。”

    化妆的时间不短,用了怎么两个小时还多一些,高扬看了看原本属于巴纳德教授的表,小声道:“我们得抓紧些时间了。”

    就在这时,莱恩摁了摁耳朵上的耳机后,对着高扬道:“伊凡传来了消息,南非人从总领馆撤走了。”

    高扬心下大急,道:“看来我们得抓紧些时间了。”

    伊凡没有说话,他只是凝神倾听了一下耳机里传来的声音后,一脸严肃的看着高扬道:“可能来不及了,监视总领馆的人报告说,有一辆车离开了总领馆,在确认车上的人不是来找你之前,你必须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高扬有些失神,cia的人行动比预计的快了很多,如果他们不是把计划提前来寻找巴纳德教授最好,如果是的话,他将没有试射胡椒瓶手qiāng的机会。

    坏消息来了,只是稍等了片刻,莱恩就再次道:“坏消息被证实了,qiè ting到的内容显示南非方面的撤jun ci激到了总领馆,他们把计划提前了,从总领馆离开的那辆车确实是来找你的,他们最快二十分钟就能到,现在伊凡他们也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随时可以对总领馆发起攻击。”

    美杜莎突然道:“要不就在这里试射怎么样?”

    莱恩摇了摇头,沉声道:“qiāng声会惊动很多人,无法预测试射会引起什么后果,不过,我们可以选择利用建议xiāo shēng qi,这会影响到射击效果,但总比完全陌生的好,公羊你怎么选择?”

    高扬立刻道:“就在这里试射。”

    回到了刚才化妆的屋子里,在墙上描了六个圆圈充当目标,用一个沙发靠垫挡着qiāng口,高扬闭目凝神思索了片刻之后,突然转身,对着墙连开了六qiāng。

    用沙发靠垫充当消音器在电影里常见,而且也确实有降音的效果,只是效果完全不可能像电影里那么强,声音微弱到几乎听不到就不可能了,但是用沙发垫给冲出qiāng口的huo yào燃气降速,还是可以让手qiāng的qiāng口噪音降低到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声音能降低一些。

    至少声音会变得沉闷,就算有人听到,也不会第一时间联想到qiāng声。

    六qiāng只有一qiāng打在了目标之内,这也难怪,用沙发靠垫挡着qiāng口,完全只能靠感觉射击,彻底没有了瞄准的可能性,但试射的作用还是很大的,好歹让高扬对后坐力和射击感觉有了个直观的感受。

    不管试射的qiāng声可能引起的后果,就算有人听到了qiāng声也会有谢尔盖和莱恩他们去处理,高扬出了屋子,只是对等在外间的几个人点了点头,随即就大步走向了巴纳德的办公室,或者说是他的办公室。

    一路上对着纷纷跟他打招呼的人点头示意,高扬快步走进了办公室,坐在了“自己”的电脑前面。

    打开了电脑,随手打开了一份自己看不懂的文献,高扬就开始对着电脑发呆了,坐了十五分钟,门被人敲响了。

    当高扬让敲门的人进去后,一个四十来岁白人男子走进了他的办公室,随手把门关上之后,对着他沉声道:“您好,您一定就是巴纳德教授吧。”

    “是的。”

    “有个病人需要帮助,您需要跟我走一趟,请不要拒绝,这对您不会有任何危害,而且你会得到一大笔钱作为酬劳。”

    “先生,我已经下班了,而且我不太舒服。”

    那个中年男子对着高扬微微一笑,道:“请不要拒绝,这是为了您好,相信我,您不会有任何危险。”

    高扬用沙哑的声音道:“我不太舒服,我想你应该能听出来。”

    说了一句之后,高扬就不再说话了,因为那个中年人拿出了一把手qiāng,于是,高扬“不得不”安静的拿上了他的外套,然后跟着那个中年男子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章节目录

佣兵的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水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水意并收藏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