诊所里最忙的不是安迪何,也不是布鲁斯,而是哪位美女护士艾娃。

    艾娃跑前跑后的忙活,别说休息了,简直是连个喘气儿的机会都缺,给高扬他们这些人输上血之后,她得给露西卡和弗莱做手术前的准备,比如把人推到准备室里,去掉他们身上的衣服,简单的清理一下伤口,打麻药,等等等等,这些都是艾娃一个人做的。

    布鲁斯的急救,那可真是急救,一共也没有十五分钟,布鲁斯就大喊道:“艾娃,准备新的手术服,然后帮我清理一下手术室,让小苍蝇来进行手术。”

    刚刚把露西卡和弗莱处置好,听到布鲁斯的召唤后,艾娃赶紧有匆匆跑去,帮布鲁斯换上了新的手套和口罩衣服之类东西后,赶紧把谢尔盖推了出来,随后把弗莱推了进去。

    高扬都看不过眼了,大声道:“谁有一点急救经验,去帮帮艾娃,这样的效率太低了。”

    高扬是好意,结果艾娃却是不领情,就在几个人准备搭把手的时候,艾娃大声道:“不用,你们都给我好好的坐着,你们只能越帮越乱,我自己来就好。”

    把弗莱送上了手术台,开始给弗莱手术的时候,艾娃终于有时间给高扬处理了,推着一个医疗推车到了高扬身前后,艾娃几剪刀把高扬的t恤剪开后,看了看高扬的伤口,随后就拿起了一个针管要给高扬注射。

    “等等,等等,这是什么,麻药?”

    艾娃急声道:“当然是麻药,好奇宝宝,如果你不想知道更多我要注射了。”

    高扬赶紧道:“等等,是局部má zui还是全麻?注射麻药之后我会不会失去意识?”

    “全麻,如果你只要局部má zui也行,快说你的选择。”

    知道艾娃忙的要死。看着不耐烦的艾娃,高扬只能陪笑道:“抱歉,局麻的话,我的大脑会受影响吗?我是说我的思维会受影响吗?”

    “当然了,你需要má zui的位置在肩上,剂量小了没有太大的用处,剂量稍微大些你的脑袋就会犯晕。你到底好像知道什么?”

    高扬苦笑道:“不用má zui了,谢谢你,你可以忙别的了。”

    艾娃用奇怪的眼神看了高扬一眼后,立刻推着车子就走,而李金方却是皱着眉头道:“为什么不má zui?难道你要忍着疼挨刀子吗?”

    格罗廖夫也是一脸关切的道:“不má zui直接手术?现在已经没有那么紧张的了,你不需要这么做的。”

    高扬满是无奈的道:“不行啊。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万一敌人再来,或者是警察找上门来的时候,我却是昏昏沉沉的可怎么办,忍忍再说吧。”

    高扬的话音刚落,布列金夫斯基却是猛然变了脸色,用手捂住了带着耳机的那个耳朵后。他随即看着高扬道:“有好几辆车来了,应该是我们的敌人,怎么办?”

    高扬恨恨的挥了下手之后,大声道:“还能怎么办,拦住他们啊!把人拦在诊所外面越远越好,还不快去!”

    布列金夫斯基也在接受输血,他把输血管一拔,随即站起身来。先对着耳机上大吼了急声后,随即对着高扬大声道:“你们先不要动,提高警惕就行,不行了我再喊你们帮忙。”

    说完之后,布列金夫斯基把手一挥,带着诊所里的几个人打开门就冲了出去。

    格罗廖夫他们几个还在输着血,就纷纷又把手qiāng给掏了出来。准备见势不妙就要再度上阵厮杀。

    一袋血浆还没有输完,敌人就又杀上们来了,高扬左手行动不方便,他只能对着身边的崔勃道:“次奥。愣着干嘛,帮我拔管啊!”

    一手拿qiāng的崔勃把手放在了高扬的肩膀上,沉声道:“扬哥,你就安心输血吧,一时半会儿还用不到你。”

    崔勃的话一说完,紧接着外面就响起了qiāng声,果不其然,敌人又杀到门上了,不过只是过了还不到一分钟,布列金夫斯基就又冲回了诊所里。

    回到诊所之后,布列金夫斯基脸上的表情很是难看,愁眉苦脸的道:“确实是袭击我们的人来了,不过,他们也是来送伤员找安迪何治疗的。”

    呆呆的愣了片刻后,高扬突然怒声道:“法克,难道全波哥大的黑帮都只能来找安迪何治疗吗?波哥大就没有一家像样的医院了吗?为什么每个人都他妈必须找安迪何?”

    布列金夫斯基愁眉苦脸的道:“医院很多,可是像安迪何技术这么好的外科医生却没有几个,还有,受了qiāng伤去大医院,会有很多麻烦的,而安迪何这里却不会有任何麻烦。”

    高扬当然知道为什么黑帮的人都喜欢往安迪何这里跑,虽然敌人会来安迪何的诊所纯属巧合,但无论如何也得开qiāng了,肯定不能让那些人接近诊所甚至到诊所里来,但问题是刚才这阵qiāng这么一打,可就彻底的又暴露了,不用说,敌人或者警察肯定会有一方会找上门来。

    无奈的叹了口气后,高扬对着布列金夫斯基道:“抓住活口了吗?有没有问问是谁袭击了我们?”

    布列金夫斯基摇头道:“开qiāng之后,跟在最后面的一辆车跑了,但是前面的几辆车都被我们留了下来,抓了几个活口,现在正审问呢。”

    高扬点了点头,道:“报仇是以后的事了,现在还是先保命吧,你去问问安迪何,伊凡的手术进行的怎么样了,要是能撤,咱们就赶快撤。”

    布列金夫斯基跑了手术室的门口,大声问了几句后,很快又跑了回来,愁眉苦脸的道:“安迪说,短时间内不可能让伊凡移动,至少一小时,一分钟都不能少了。”

    伊凡一个小时之内不可能移动,而且还有谢尔盖呢,就算高扬可以不管伊凡与谢尔盖的死活,可弗莱和露西卡也在等着手术呢,时间已经拖了很久,再拖下去,弗莱和露西卡也得完。

    高扬咬了咬牙,沉声道:“事情都到这个份上了,拼了,管他是谁来,就算死,也得让弗莱和伊凡他们做完手术大家一起死,法克,准备战斗!”

    恨恨的说完之后,高扬突然想起了一件很要命的事,于是他赶紧对着布列金夫斯基道:“对了,哥伦比亚有死刑吗?”

    布列金夫斯基愕然道:“为什么问这个?”

    高扬苦笑道:“我不怕黑帮或者其他什么人来,我怕的是被警察或者特种部队给包围了,如果真的是警察来了,不行咱们就只能投降了,那样的话,即便咱们都被判终身监禁,可也还能留下给人救咱们的机会啊。”

    布列金夫斯基叹声道:“哥伦比亚没有死刑,不过,我敢保证我们绝对活不到接受审判的时候,如果有黑帮想要我们的命,那我们在波哥大的监狱里绝对活不过三天,所以,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吧。”

    高扬习惯性的耸了耸肩,然后他左肩的伤口立刻提醒了他现在不适合做这个动作,于是高扬呲牙咧嘴的道:“好吧,虽然我已经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很大,但你说出来之后,我还是很失望,伙计们,看来咱们真的是没有退路了,不想拼也得拼了。”

    布列金夫斯基点了点头,道:“公羊,谢谢,谢谢你们,好了,多余的话不说了,只要能活下来,我们有的是机会打交道,你们继续输血,需要帮忙的话我会喊你们的。”

    布列金夫斯基说完后又要离开诊所,这时高扬急声道:“等等,反正已经暴露了,让铁锤他们回来吧,尤其要紧的是让他务必把我们的装备拿过来。”

    布列金夫斯基点头道:“我已经通知铁锤了,他正在去酒店的路上,我想他很快就会带着你们的装备回来的。”

    等着布列金夫斯基离开后,高扬不由仰天长叹道:“唉,没了装备是吃亏啊,咱们这要是穿着防弹衣,何至于此。”

    崔勃不以为然的道:“拉倒吧你,谁逛街还穿着重型防弹衣啊。”

    高扬心里郁闷,却也无可奈何,这次真的是被伊凡给拖累了,但他也说不出什么话来,跟伊凡的关系不错,到了当时的份上,他怎么着也不可能丢下伊凡不管。

    高扬他们挂的血浆都是四百毫升的,要等血浆输完,估计怎么也得一个多小时,很快李金方就待不住了,他一把拔掉了输血管,道:“我就没觉着头晕,要补血回头再说也不迟,你们先输着,我去看看情况。”

    李金方这一拔,其他几个人也待不住了,纷纷拔掉了输血管,而就在这时,门外的qiāng声又响了起来,而且还伴随着强刺耳的刹车声,刹车声响过之后,紧接着就是非常密集的qiāng声。

    从qiāng声里就能听出来,敌人动用了机qiāng,而且天知道除了机qiāng之外还有没有火箭筒之类的火力。

    敌人这次再来,肯定就不是只有几个人的事,高扬再也坐不住了,在庆幸没有让艾娃给他打麻药的同时,高扬用行动比较困难的左手一把揪住了输血管给拔掉之后,随即就站了起来,一把掏出了手qiāng,大声道:“出去看看情况,大伙儿注意安全。”

章节目录

佣兵的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水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水意并收藏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