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扬他们六个人,先抵达了里约热内卢机场,在等着从里约热内卢到蓬塔阿雷纳斯的飞机时,从得知叶莲娜出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十五个小时后,高扬第一次收到了好消息。

    叶莲娜和凯瑟琳被转移到了智利海军的林奇号护卫舰上,现在,林奇号护卫舰正在全速向蓬塔阿雷纳斯港驶去。

    在智利海军的林奇号护卫舰上,医疗条件比鲍勃巴克号好的太多,而叶莲娜被林奇号护卫舰上的直升机接到了林奇号上之后,没有太长时间就醒了过来,而且生命体征很平稳,也就是说,叶莲娜虽然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但是,这条命可以说已经捞回来了。

    而凯瑟琳的情况还是非常糟糕,虽然是到了医疗条件更完善的林奇号上,但是依旧处于生命垂危的阶段。

    叶莲娜和凯瑟琳主要的威胁来自重度失温,也就是被冻坏了。

    在重度失温的范围内,当人体体温低到了31摄氏度时,人体开始关闭几乎所有wài wéi血液循环,降低呼吸和脉搏频率,进入类似冬眠的状态,在体温低至30摄氏度时,人体会进入假死状态,在30度到27.8度时,脉搏与呼吸频率会变的非常慢,伴有心脏纤颤,而在体温低到27.8到25.55度之间时,会彻底失去意识,心跳和呼吸几乎察觉不到,脉搏微弱的几乎察觉不到,一个很小的冲击,都可能会引起心室颤动导致死亡。

    但体温低到了25.55至24摄氏度时,必然出现心脏及呼吸衰竭的情况,但是,绝大部分的人体温在低到这个程度之前早已经死去了,而叶莲娜和凯瑟琳在极度失温的状态下没有死,只能说命大福大造化大。

    失温症的救治方法远不是直接让身体升温那么简单,只要一个操作不当。重度失温症的患者将会立即死亡,但是还好,因为主要在南极洋海域活动,鲍勃巴克上的随船医生对于失温症有充足的经验,只是,叶莲娜和凯瑟琳的体温虽然安全的恢复,但她们的失温症程度太重了。尤其是凯瑟琳已经脏器衰竭,这才是凯瑟琳最危险的地方。

    现在既然已经被接到了军舰上,那么叶莲娜应该会很快就能脱离生命危险,但对于严重的脏器衰竭,一艘军舰的医疗设施还是不够的,不过不管怎么说。到了军舰上,情况肯定会比留在鲍勃巴克号上强太多了。

    从广阔无垠而且海况极其恶劣南极洋上接应一艘船实施救援行动,得动用国家级的力量了,而在整个南美,也只有智利海军能够救援鲍勃巴克号。

    智利海军是南美第二强的海军力量了,仅次于有一艘航母的巴西,不过抛开航母之外的军舰数量和先进程度。智利比巴西还强。

    救援叶莲娜他们的林奇号,是英国的23型公爵级护卫舰,而英国的23型护卫舰一条都还没有退役,除了有三艘在智利之外,其余的23型护卫舰会在英国服役到2020年之后。

    林奇号原名卡夫顿号,在英国海军刚服役了八年之后,与2007年移交给了智利,所以。林奇号实际上还是一艘很新的护卫舰,速度很快,而且排水量达到了4200吨的林奇号搭载有hmmk.1梅林重型反潜直升机。

    除了硬件好之外,地理位置也是极为重要的,林奇号驻扎在蓬塔阿雷纳斯港,而蓬塔阿雷纳斯是地球上最南端的一个城市,也是全世界距离鲍勃巴克号最近的一个城市。也只有从蓬塔阿雷纳斯港出发的林奇号前去接应,才会能缩短一些时间,入果从其他地方出发,还不等与鲍勃巴克号汇合。鲍勃巴克号就该已经到达蓬塔阿雷纳斯了。

    高航速,所以,全速前进的林奇号得以比预计更快的时间内与鲍勃巴克号汇合,而且有重型直升机,才得以在恶劣的气候环境下,把叶莲娜和凯瑟琳接到了林奇号上。

    因为有智利海军伸出的援手,叶莲娜和凯瑟琳比预计的早了十四个小时送到了蓬塔阿雷纳斯纳斯的医院,而高扬他们在叶莲娜进入医院一个小时之后,终于也赶到了蓬塔阿雷纳斯。

    从飞机上下来之后,高扬和格罗廖夫当然是立刻赶往了医院,而李金方他们四个人,则是直接去寻找了一个酒店住下来,高扬之所以不让他们露面,是因为担心会被记者把他们全都拍到,然后和肯定会发生的一系列大事件联系起来。

    很多媒体聚集在了蓬塔阿雷纳斯最大的医院,还好医院采取了严密的措施防止那些记者干扰到对叶莲娜和凯瑟琳的急救,在确认了高扬和格罗廖夫身份,并且有先期到达的娜塔莉娅的证明后,高扬和格罗廖夫才得以进入了医院。

    “感谢上帝,叶莲娜没事了。”

    泪流满面的娜塔莉娅一见到格罗廖夫后,立刻扑到了格罗廖夫的怀里,但是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让格罗廖夫和高扬终于放松了紧绷了四十多个小时的神经。

    经过在林奇号上的治疗,在抵达医院时,叶莲娜就已经醒了,而且她的神智很清醒,在被送入重症病房,经过医生的确认之后,医生宣布叶莲娜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医生保护性的让叶莲娜重新进入了深度睡眠中,暂时还无法探望。

    而凯瑟琳,则在紧张的抢救之中,她还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

    叶莲娜和凯瑟琳在相邻的两个房间,只是叶莲娜在重症病房里,而凯瑟琳在手术室里,手术室的灯亮着,显示着里面正在进行一场手术,而手术室外的走廊除了亲属外,没有任何人可以进入,所以手术室外的走廊里只有一男两女三个人。

    高扬认识其中一个女的,那是阿黛尔,阿黛尔虽然也落入了海水中,但她比较早的被救出来,所以阿黛尔的情况要好了很多,而在其他的志愿者继续营救叶莲娜和凯瑟琳时,遭到了日新丸号上高压水qiāng的攻击,让叶莲娜被救上船的时间慢了半个小时,而凯瑟琳,足足晚了四十五分钟。

    至于那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是一对夫妇,他们是凯瑟琳的父母。

    阿黛尔的眼睛通红,满脸的疲惫与惊慌,在看到高扬之后,阿黛尔站了起来,两行眼泪立刻又流了下来,轻声道:“对不起,高。”

    高扬从电视上看的很清楚,当叶莲娜从船上掉落海里的时候,阿黛尔和凯瑟琳同时跳入了海中,去营救叶莲娜,阿黛尔没有大事,只是因为她先被救起来而已。

    高扬完全不知道阿黛尔有什么可道歉的,他拥抱住了阿黛尔,轻轻的拍了拍阿黛尔的肩膀后,轻声道:“你完全没必要道歉的,阿黛尔,坚强些,叶莲娜已经没事了,而凯瑟琳也一定会没事的,放轻松,她们都会没事的。”

    凯瑟琳的父亲也是眼睛通红,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手术室门上的那盏灯,而他妻子把头埋到了凯瑟琳父亲的腿上,正在无助的啜泣,高扬叹了口气,对着凯瑟琳的父亲轻声道:“泰勒先生,我是凯瑟琳的朋友,我相信凯瑟琳一定会没事的,她是个好女孩儿,上帝不会抛弃她的。”

    凯瑟琳的父亲木然的点了点头,但眼睛丝毫没有挪开。

    叶莲娜已经没事了,这让高扬得以先安慰了一下阿黛尔和凯瑟琳的父母,然后,他站在了重症病房外,通过病房门上的一个观察窗口看着躺在病床上熟睡的叶莲娜。

    熟睡中的叶莲娜看起来很憔悴,虽然睡着了,但脸上还是带着惊恐的表情。

    虽然知道叶莲娜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叶莲娜脸上的表情,还是让高扬的心脏如同被一把大手给攥住之后,又狠狠的拧了一把,直到这时,高扬才体会到心疼是什么感觉。

    高扬和格罗廖夫两个人站在病房的门口,一动不动的看着熟睡中的叶莲娜。

    高扬也不知道站了几个小时,除了有医护人员要进入病房时,高扬才会起身让开之外,其余的时间他就一直痴痴的看着叶莲娜,对娜塔莉娅和阿黛尔劝他去休息一下的说话声充耳不闻。

    终于,高扬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叶莲娜动了一动,然后,他看到叶莲娜的眼睛慢慢的睁开了,而睁开眼睛之后,叶莲娜也把视线投到了有一扇圆窗的门上,而在看到玻璃外高扬和格罗廖夫的脸时,叶莲娜立刻泪流满面,然后就要挣扎着坐起来。

    护士在病床旁照顾叶莲娜,她在阻止叶莲娜起来,但叶莲娜一脸惊恐的看着高扬,这时,高扬再也忍耐不住,他立刻推开了病房的房门,冲到了叶莲娜的身边。

    紧紧的抱住了叶莲娜之后,高扬长长的舒了口气,而这时,叶莲娜带着哭腔道:“爸爸,妈妈,高,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高扬意识到格罗廖夫和娜塔莉娅还在旁边后,慢慢的放开了叶莲娜,而这时格罗廖夫和娜塔莉娅与叶莲娜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病床旁边的护士皱了皱眉头,但最终还是道:“病人的情绪很不稳定,你们留在这里或许会对她的情绪有所帮助,但是不要让病人太劳累,让她躺着说话,还有,你们最多只能在一起待一个小时,在病人的身体能够承受之前,不要太多的打扰她。”

    ps:第五章来了,接下来还有一章,至于明天不知道还能爆发几章,但是请大家放心,明天肯定爽。

章节目录

佣兵的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水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水意并收藏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