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坐回沙发之后,高扬沉声道:“大伊万先生,我该怎么付款呢?”

    大伊万晃了晃手指,然后一脸轻松的道:“公羊先生,在讨论付款方式的问题之前,您能否告诉我为什么要去把日新丸送入海底呢?您是一位激进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吗?”

    高扬摇头道:“不是,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动物保护主义者,更谈不上激进,我从来不会刻意的是杀某些动物,也不会去刻意的保护某些动物。”

    大伊万耸了耸肩,道:“那我就很奇怪了,两千万美金不是一个小数,而且还是您的全部身家,付出全部的身家去保护鲸鱼,为什么?”

    高扬笑道:“不,您误会了,我想干掉一支捕鲸船队,并不代表着我是为了保护鲸鱼,其实,这是为了我的女朋友。”

    大伊万一脸困惑的道:“这么说,您的女朋友是一位激进的动物保护主义者?”

    高扬叹声道:“不是,我的女朋友也不是一个动物保护主义者,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儿。”

    大伊万苦笑道:“公羊先生,您愿意用全部身家来击沉一艘捕鲸船,总得有个理由吧,您可以直接告诉我原因吗?”

    高扬思索了片刻后,沉声道:“第一,我女朋友被日新丸号上的船员用铁钩打到了头掉到了海里,到现在还没脱离危险,第二,我是华夏人,打日本人不需要理由。第三,日本人用科研捕鲸的名义tu shā鲸鱼,这种行为很无耻,让我十分的不爽。”

    说完后,高扬犹豫了一下,道:“第三个原因可以忽略,第二个原因嘛,虽然我极度讨厌日本人。但我不至于拿自己的全部身家去干掉他们的捕鲸船,如果我真的想对日本搞点儿什么破坏,我会选择去日本本土,所以,我肯用全部身家干掉一艘本来和我没有什么关系的捕鲸船,就是因为那艘船伤害了我的女朋友,就这么简单。”

    大伊万一脸的错愕。道:“这可真是个不幸的消息,我对您女朋友的遭遇表示同情,但是抱歉,我现在更加的好奇了,为什么您的女朋友会在南极洋被一艘日本的捕鲸船用铁钩打到了头呢?”

    高扬觉得大伊万的问题有点多了,但他还是回答了大伊万的问题。道:“我的另一个朋友,也是我女朋友的朋友,邀请我女朋友去南极参加一个叫做海洋守护者协会的发起保护鲸鱼的行动,所以我就让我的女朋友去了,然后,她们在阻止捕鲸船捕鲸的时候,我的女朋友被日新丸上的船员用铁钩打伤了头。”

    大伊万皱眉道:“您的女朋友。她现在怎么样了?”

    高扬沉着脸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联系不上她,在五十三个小时之后,她会被送到智利的蓬塔阿雷纳斯港,所以我必须在五十三小时以内也赶到那里。”

    大伊万点了点头,沉声道:“现在我明白您为什么要把日新丸送入海底了,但是请恕我直言。公羊先生,我知道海洋守护者协会做的那些事,海洋守护者协会强行阻止日本捕鲸船,日本捕鲸船反击并强行捕鲸,这样的事情每年都重复发生,伤人事件也经常发生,但是在对抗中。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您因为女朋友受了伤,就要把有一艘船连带着船员送入海底,甚至是一支船队。这样做的话,会不会太霸道了些呢?或者说,您似乎并不站在公义的一边?”

    高扬道:“大伊万先生,我是个雇佣兵,请问雇佣兵什么时候成了正义的代名词了呢?”

    大伊万微微一愣后,随即轻笑道:“您是什么意思?”

    高扬一脸狰狞的冷笑道:“我是个雇佣兵,想要和我讲道理,那就拿把qiāng对准我的脑袋,否则的话,跟一个以杀人为职业的雇佣兵讲道理,讲正义?大伊万先生,您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如果我没有能力,那我的女朋友和朋友这次受了伤害,我只能打嘴炮,抗议一下就算了,可是抗议根本就是放屁,我是个雇佣兵,我会做的也擅长做的就是杀人,而我现在有能力把那些日本杂种干掉,所以,我的女朋友和一个很好的朋友被那些日新丸号上的杂种给打到了海里,那我就把那些该死的杂种全都送入海底!

    我才不管我的家人和朋友是处于正义的一方还是邪恶的一方,谁惹了我的亲人和朋友,我就干掉谁,在华夏,我这种行为叫做帮亲不帮理,也被叫作护短,但是无所谓,我很乐意这样。

    对我来说,谁伤害了我的家人和我的朋友,那他就是我的敌人,而我对待敌人的原则只有一个,干掉他!”

    冷冷的说完之后,一直压抑着自己怒火的高扬有些失控了,他从未对任何人表达过对日新丸号的有多么愤怒,但这时他却是站了起来,用力的挥了下手之后,恶狠狠的大声道:“在家人和朋友眼里,我或许是个好人,是个天使,但我可从来没真的把自己当成一个好人。

    对敌人而言,我必须是他们所痛恨的坏蛋,是他们惧怕的魔鬼,所以让什么狗屁的道理和正义见鬼去吧,敢打我的女朋友,我灭他全家!我要让一支船队所有的日本杂种都去死!

    我是朋友最好的朋友!我是敌人最坏的敌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到了是朋友最好的朋友,但我自信做到了我是敌人最坏的敌人这一点,因为我的敌人全都死了,而现在,我要继续保持这一良好的记录,所以,那支捕鲸船队的日本杂种,必须去死!”

    声嘶力竭的吼了一通后,高扬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舒了口气之后,刚要开口说话,却见大伊万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大声道:“非常好,是朋友最好的朋友,是敌人最坏的敌人,我喜欢这句话,我喜欢你的态度和做事风格,看在你这句话的份上,我保证日新丸会去你想让它去的地方,不,是一支船队。”

    大伊万个子不算高,也就是一米七左右,身材既不魁梧也不胖,看上去还有些偏瘦了,穿着一身并不合体的衣服,干巴巴的脸上留着一撇八字胡,看起来像个俄罗斯常见的普通中年人,还是最不起眼的那种,但是大伊万站起来一脸傲然的说话时,给高扬的感觉是,这个人好有气势。

    高扬点了点头,沉声道:“抱歉,大伊万先生,我有些失态了,我最近有些愤怒,非常抱歉。”

    大伊万挥了挥手,道:“不,你完全不需要道歉,我欣赏你,作为一个军火贩子,跟雇佣兵成为朋友好像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就冲着你是朋友最好的朋友这句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高扬有些尴尬的道:“抱歉,没有比我更好的朋友,没有比我更坏的敌人,这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格言,不是我说的。”

    大伊万一脸严肃的道:“真正的朋友不是看平时怎么说大话的,而是要看具体怎么做的,你能说出这句话并能做到,这才是最重要的,我重申一遍,我喜欢你的态度和做事风格,为此,我将再次对这场交易作出让步。”

    说完后,大伊万把手一挥,一脸豪迈的道:“你先付一千万美元,如果干掉了日新丸,再付剩下的一千万,如果没有能够将日新丸击沉,你将不必付剩下的一千万美元,就这样。”

    乌里杨科一脸的惊喜,对着高扬道:“公羊,你必须知道,这种交易,必须先付款的,全款。”

    大伊万挥了挥手,一脸感慨的道:“公羊,你这样的人,现在不多见了,现在的人哪,都是把友情挂在嘴边,可是真的到了关键时刻,却是把钱看得更重,而你只是为了出口气,就愿意把全部家产都搭进去,我必须说,这样的行为很傻,很愚蠢。”

    乌里杨科搭腔道:“没错,绝对是很傻很愚蠢的行为,要是我就绝对不会这么做。”

    大伊万摊开了手,耸了耸肩,对着乌里杨科一脸无奈的道:“可问题是,现在像你这样的聪明人太多了,你很难找到公羊这种愚蠢的家伙,所以,你得对他好点儿。”

    乌里杨科愣了一愣,道:“好像是这样啊,这世界上到处都是聪明人,平时称兄道弟,可是见了好处立刻就会打的你死我活,谁都不肯吃半点亏的,像公羊这种不把金钱放在心上的傻瓜好像确实很少了,不,我根本就没见到过,怪不得我舍得宁可放弃四百万美元也要帮公羊促成这笔生意,原来,我也是很珍惜和公羊这种傻瓜的友情啊。”

    高扬苦笑道:“你们又是说我愚蠢,又是说我傻瓜的,我该把你们的话理解为是对我的赞美呢,还是赞美呢?”

    大伊万哈哈一笑,道:“绝对是赞美,好了,给我一千万美元,然后赶快去智利见你的女朋友吧,最多五天时间,最多五天,你需要的渔船绝对能到,之后,给你的女朋友出气去吧。”

章节目录

佣兵的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水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水意并收藏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