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油轮开出危险海域,与停靠在公海上的中转取得联系后,油轮停了下来,等待着中转船上放下的小艇,把高扬他们六个人接到中转船上。

    所谓的中转船,也是个无奈的选择,商船上的船员之所以在面对海盗的时候没有反抗能力,除了商船的船员只是些平民百姓之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受国际公约的限制,商船上不能有武器。

    如果一直行驶在公海上,货船上就算装了导弹大炮也没人管,可要是进入他国的港口时,一旦被人查出船上有武器,就会有dà má烦的,而武装护卫也是一样,在公海上,武装护卫随便用什么武器都行,可要带武器上岸或者进入一国领海的话就不行,至于港口,那更不用提了。

    如果不打算守法,随便带刷没武器也没问题,可海上武装护卫终究还是一个合法而且备受关注的职业,所以海上的武装护卫也得受法律约束而不能携带qiāng支上岸,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中转船就应运而生了。

    中转船都停靠在公海上,是由私人运营的,武装护卫上下商船的时候都在公海上靠近主航道的地方,商船只要靠近中转船接送武装护卫就行,而不是必须得让武装护卫在港口上下商船。

    中转船的存在不仅避免了法律上的问题,关键是也更加的方便,中转船就在不会受到海盗威胁的海域停靠,只要没了威胁之后,商船就把武装护卫放下就行。而不必带着武装护卫一直到达目的地的港口。

    高扬他们的中转船是一条排水量在两千吨的旧游轮改装的。和中转船联系上之后。中转船派出了一艘小艇,接高扬他们回到中转船上。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告别了护航的油轮,登上了小艇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多了,等高扬从特制的舷梯登上中转船之后,刚刚走到甲板上,却听一个人高声道:“你们终于回来了。按照我预计的时间,你们两个小时以前就该回来了,你们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吧?”

    说话的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名叫安东赛尔?库塔,是个苏格兰籍美国人,也是高扬他们这次的合伙人,。

    安东赛尔从一个水手一直混成了大副,然后又终于当上了船长,对于海上的一切都熟的不能再熟了,可是就在安东赛尔刚刚完成了他人生的一大目标。终于当上了船长,但没有过上两年。安东赛尔就从他长期供职的一家海运公司辞职了。

    之所以不肯再当船长,和安东赛尔在亚丁湾遇到了一次海盗,差点被连海盗带船一块儿绑走有很大的关系。

    当时安东赛尔的船上也有武装护卫的,可是他遇到海盗的那次情况有些不同,至少二十多艘海盗的小艇把他的船团团围住,海盗们张罗着就要登船,而船上的四个武装护卫人员看到海盗人多,竟然打算就此投降,反正索马里的海盗也是很有原则的,那就是要钱不要命,就算他们投降,船员也不会有生命危险,而它们这些安保人员极有可能会被海盗直接放回去,所以那四个安保人员只是放了几qiāng,引来了海盗的乱qiāng扫射之后,那四个保安竟然就此停火,只等海盗登船了。

    幸亏在关键时刻,一艘军舰派出的直升机替安东赛尔的船解了围,才没有让安东赛尔落到海盗的手里,而受了惊吓和刺激的安东赛尔也从他的经历中看到了商机,从而下定了决心要立刻改行。

    不再当船长的安东赛尔决定成立一家海上的安保公司,虽然对于安全防务这一个行业完全是门外汉,可安东赛尔也有自己的优势,跑了一辈子的船,他认识的人可是不少,很容易就能揽到业务,就算他只能把以前曾供职的海运公司的业务揽下来,也就足以让他赚大钱了。

    安东赛尔没有自己的人手,也不懂安全防务这一行的门道,但他认识小唐尼的父亲,然后安东赛尔很自然的就和小唐尼挂上了钩,之后的事情就顺利成章了,高扬他们六个成了安东赛尔的合作者。

    安东赛尔负责拉业务,并且负责高扬他们在中转船上的生活作息,而高扬他们负责武力这一块儿,至于挣到的钱就是双方平分,然后再各出总额的百分之五给小唐尼就行。

    高扬和安东赛尔他们双方之所以都要给小唐尼百分之五的钱,是因为安东赛尔城成立的安保公司可不是正经注册的,也没有加入国际ngo组织海运业保安协会{sa迷},说白了就是打着海上安保公司的名义,干着雇佣兵的活儿,只有这样才能不受法律的限制,也不受私人安全服务供应商国际行为准则{icoc},否则的话,安东赛尔在揽活儿的时候根本就无法做出绝对保证商船安全的承诺。

    高扬他们和小唐尼有约定,只要小唐尼给他们找到了任务,就要付小唐尼百分之五,而安东赛尔因为公司不合法,又要把钱安全的转到他的账户上,需要小唐尼给他把钱洗白才行,所以安东赛尔也需要给小唐尼百分之五的钱。

    和安东赛尔的合作还是很愉快的,安东赛尔这个人确实不错,不像是普通海员出身的船长总是满嘴的脏话,离开了酒就不能活,相反安东赛尔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很照顾高扬他们,只要高扬他们出任务回来,不管是什么时间,总会看到安东赛尔在等着迎接他们,只有看到高扬他们几个平安归来,安东赛尔才能放心。

    高扬对着安东赛尔笑了笑,道:“遇到了一点儿小麻烦,甚至不能称之为麻烦,遇到了有些不开眼的海盗,被我们吓跑了。”

    安东赛尔看了看站在高扬身后的一行人,确认没有人受伤之后,安东赛尔才点了点头,道:“没人受伤就好,下次再有这种情况,给我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这时崔勃崔勃笑嘻嘻的道:“船长,不必担心我们,我们又不是孩子,你也不是期盼丈夫回家的怨妇,听我的,下次别熬夜等着我们了。”

    安东赛尔苦笑道:“我当了太多年的大副,这是个需要操心的职务,不把我的负责的工作安排好,我根本睡不着啊,恐怕一时半会儿我这个习惯是改不了的,好了,现在我问问你们遇到的海盗,是不是一伙称自己是骷髅帮的家伙,你们离开这条中转船有几天了,而这几天来,这边的中转船上一直在谈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骷髅帮,我听那些英国佬的意思,他们似乎要做出什么大动作了。”

章节目录

佣兵的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水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水意并收藏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