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没多久的混沌宇宙,这一日,飓风般的消息,席卷了各方大世界。

天方的变故,原本所有人都以为是全部。

然而,很快,又有消息从红月域传荡了出来。

红月第三位七阶帝尊,醒神帝尊,被人杀死在了红月世界范围之内。

这,更可怕!

就在对方大道宇宙覆盖范围之内,这位七阶帝尊,居然在红月之主眼皮子底下被人杀了。

要知道,距离如此之近,对方降临,其实很简单的。

可是,没有。

红月之主,好像被困住了,被镇压了,或者无视了这一切,对方并未出手,任由本世界强者被人击杀在了家门口。

经此一役,红月一日间死了三位七阶帝尊!

整个红月世界,也才五位高阶帝尊,而今,剩下两位高阶帝尊,只能固守本土,本来以侵略为主的红月,在和新武的交锋中,不过五十多年时间,从主动进攻,落入了防守状态。

而至今,双方主力,并未大规模接触过。

新武的高阶帝尊,除了阳神和他们有过短暂的交锋,剩下的高阶帝尊,并未正式交手,结果……红月世界,这数得上号的八阶大世界,瞬间就落入了下风。

虽然还有八阶坐镇,在本世界中也是强大无比……可红月的机动力量,高阶帝尊,如今只剩下了一位七阶,还不能轻易离开。

否则,很可能会被击杀。。

一时间,混沌震荡无比。

而天方大道宇宙的浮现,也让很多强者,彻底重视了起来。

新武人王,云霄雾山,光明耀阳,这些顶级强者,都在天方。

雾山甚至出手格杀了红宇,可能和新武进行了联手。

而云霄世界,就在这一日,也发出了声明,雾山击杀红宇,可能是受到了新武人王的蛊惑,并非云霄本意,也不代表云霄世界的态度和立场。

这话……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若是真的,那代表雾山,可能和云霄产生了一些隔阂。

若是假的,那代表云霄界,对红月可能起了一些觊觎之心。

不管如何,都是一件让人重视的大事。

而光明神界,则是安静无比,没有表态。

红月、天方两域,一时间混乱不堪。

而周边,距离相对较远的两个大域,一为赤阳域,一为龙域,此刻,也有强者,正在朝天方靠近,大域,一般情况下,都有八阶大世界。

或多或少,少的如红月域,只有一家八阶大世界。

而天方,则是两家。

四方之域,对许多帝尊而言,已经是混沌的全部。

这四方之域,涵盖范围极大,一阶帝尊,一辈子可能都在一域中活动,终其一生,都在这一片区域,不会离开。

而现在,一部分高阶帝尊,纷纷出动,朝着天方大世界汇聚。

高阶帝尊们的目标,是天方大世界。

而混沌中,显然不止只有高阶帝尊。

还有一些混沌游侠,中小世界之主,大世界的中低帝尊,却是朝着红月域出发。

红月死了一位七阶帝尊,剩下两位都在固守本土。

没人敢动红月世界,起码这些混沌游侠不敢。

也没人敢动大世界,大世界之主,都是七阶帝尊,固守本土的情况下,如那至暗之主,哪怕人王杀他,也要借用苍帝之力,双方合一,才能杀他。

可是……有人还记得,森兰大世界。

一方本就不算太强的大世界,诞生大道宇宙没多少年的大世界,昔年,两位六阶顶级帝尊坐镇,加上坐拥本土世界和大道宇宙的优势,以及世界内还有多位中阶帝尊……

如此一来,一般七阶强行攻击,也难攻破森兰,于是,给了森兰立足的机会。

哪曾想,森兰世界的大道之主,居然打起了对付新武的心思。

结果,上次新武人王对付至暗大世界,顺道将对方一起干掉了,导致森兰大道宇宙动荡,大道之主陨落,如今森兰世界之主虽然在坐镇大道,甚至有可能融合大道,成为道主和世界之主的综合体,可是,毕竟还没有成功。

也没那么快成功!

一时间,大量的中阶帝尊,动了心思,趁着红月现在自顾不暇,也许……能打一打森兰的主意。

混沌中,六阶帝尊坐镇的大世界,也不是没有。

可这些,一般都是道主和世界之主两人坐镇,而且寻常不会离开,在进入七阶之前,这些强者,不会轻易离开本世界。

所有人都知道,大道宇宙,是进入七阶最简单的方式。

至于那森兰道主,为何敢出世界,敢对付新武……那就不好说了。

于是,安静的混沌,不再安静。

一部分高阶帝尊,甚至席卷了世界,直奔天方而去。

另外一部分强者,则是朝着红月进发。

尤其是一些中阶帝尊,六阶帝尊,包括不少中等世界之主,甚至直接驾驭世界,直奔红月而去!

夺大道宇宙!

助自己的世界,晋级大世界。

世界的晋升,是混沌中,各方势力都在追求的。

天方那边,动乱层次太高。

可红月这边……红月只要不插手,大家还是可以搏一搏的。

……

混沌中,开始热闹了起来。

不再是死水一潭。

一些久不出门的帝尊,这一次都开始动心了,开始走出了世界,甚至直接带着世界一起行动,带着世界虽然速度很慢,可是,有世界之力加成,往往可以爆发更强大的力量。

六阶的中等世界之主,带着中等世界一起,在世界覆盖范围内,虽然也难敌七阶,可在六阶中,却是几乎无敌的存在。

七阶的世界之主,若是带着大世界,在本世界范围内,甚至能和八阶一争高低,前提是,那位八阶帝尊距离自己的大世界较远。

……

与此同时。

红月域中。

一处黑暗的混沌虚空中,李皓和空寂,都默默看着,看着前方那位老人,正在打洞。

混沌中,可以打洞吗?

不可以的!

混沌,就是一个大空间,完整的大空间,如何可以打洞呢?

李皓做不到,空寂也做不到。

可眼前这位老人,好像做到了。

他真的在混沌中,撕裂了一小片虚空,这不是打洞,对李皓而言,对空寂而言,这是一种道!

真正的道法!

老人笑呵呵的,一边给混沌打孔,一边解释:“混沌是不能撕裂空间的,混沌是一体的,谁能撕裂整个混沌?对吧,九阶也许可以,但是一般人做不到的。”

他是这么说,可他面前,却是真的浮现出了一个空洞。

老人又道:“这不是洞,这是……”

李皓轻声感慨一声,接了一句:“这是,世界雏形!”

“对!”

老人哈哈大笑:“没错!混沌是不能打洞,可是,混沌可以诞生世界!每一个世界诞生之前,其实都是无形无质,无影无踪,被混沌遮掩的……就相当于混沌中长出了果实!所以,当年我们称世界为种子世界,果子世界!成熟的世界,就可以被看到了,没成熟的世界,你们能看到吗?”

空寂和李皓,都认真聆听。

他们不是没见识的人。

他们见识很广!

一个是八阶之主的儿子,一个是被多位高阶帝尊传承的修士,还掌握了时光一道,他们没见识,混沌中还有多少帝尊有见识?

种子、果实这些说法,他们都知道。

可今日……却是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悟。

老人继续道:“世界到底是如何诞生的?原本,我也不知道!直到银月诞生……”

李皓心中微动。

老人继续道:“当年,新武历经磨难,总算是解决了强敌!人王为了复苏一些死去的修士,选择了闭关,感悟阴阳,复活阴间修士!这个过程中,人王闭关多年,不曾去管世界,苍帝又比较懒散,也呼呼大睡,没有去管……然后,从新武中,流逝了一些能量,居然在新武附近,诞生了银月!”

“银月的诞生……一开始,其实我也不明白,直到我去银月坐镇……”

老人继续挖洞,李皓默默观察着,看着,眼神不断闪烁。

这不是洞!

这是世界……哪怕只是一个根基,连世界雏形都算不上,只是给世界奠基,可实际上,这就是世界诞生的一个过程。

剑尊,不是简单的给混沌打洞,他在种田!

这个洞,若是有足够的机缘,也许……就是未来的一方世界。

剑尊继续道:“诞生世界,需要的条件很多!其中关键有几点,第一,道要齐全!就像盖房子奠基,你连基础的材料都没,怎么奠基?第二,要有成长性,实际上就是能量的来源……世界的诞生,很消耗能量,如何诞生能量?这就需要从混沌中汲取,你得做好汲取能量的设施,否则,没能量怎么诞生世界?”

“第三,生命的起源!”

老人说到这,摇头:“这个我做不到,我现在只是做到了第一步,就是道还算齐全,所以,可以挖个洞,当成世界的基础……实际上,我是做不到凭空诞生世界的!”

哪怕只是第一步,也骇人听闻了!

李皓一言不发。

空寂此刻也是有些震动,轻声道:“前辈,您所谓的道要齐全,是什么意思?”

什么才是道齐全?

这一点,谁能说的清楚呢?

剑尊解释:“这个各人有各人的评判标准,但是,我观察过很多世界,最起码的,最基本的,五行要有,光暗要有,生死要有,阴阳要有……这些基础元素,必须要有的!”

空寂欲言又止,剑尊笑了起来:“你是想说,难道我会这些?我会阴阳?会生死?”

空寂点头。

是的,他就是想问这个。

你说你道齐全,岂不是说,你都会?

剑尊再道:“我会一些,但是不够深入了解,不过这个不太重要,因为我的目标,不是说真的创造世界!我只是惦记,基础差一些,可能影响的是后续发展,是世界的潜力,是诞生的难易程度……但是,我只要了解一些,不需要太过深入,我就可以打洞了!”

“那……那我父不曾提及这些,是我父亲不会吗?”

空寂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六阶,和自己同阶的修士,居然比自己父亲知道的还多。

“肯定不是!”

剑尊这一次却是没有吹嘘:“只是你父亲……不需要如此罢了!在混沌中挖个洞,对你父亲而言,有何意义?真正能杀他的人,他别说挖洞了,就是挖个世界出来,也逃不掉!”

他知道了空寂的身份,也知道他的父亲是八阶帝尊。

对这种人而言,挖洞……不丢人吗?

“你父亲这种层次的存在,必然是会的,对万道的执掌,不会太差的。”

剑尊解释:“只是……对你们而言,需要这些吗?你们需要小世界甚至不入流的世界吗?你们一声令下,多少小世界中等世界,都会打破头地投靠你们。既然如此……辛辛苦苦地,在混沌中挖个洞,玩吗?不嫌丢人吗?”

“……”

空寂无言以对,想了想还是道:“可按照前辈所言,这是开辟世界的根基,对修道士而言,这是很重要的!”

剑尊再次摇头:“不,开辟世界其实不重要!对大多数修士而言,只要一道精通就足够了,为何要涉足太多,你以为,人人都需要万道齐全才能成为强者吗?”

“那为何浪费精力,去涉足万道?”

空寂又道:“可前辈……”

剑尊笑了:“你说我为何要涉足万道?没办法,穷!”

穷?

空寂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剑尊解释:“在我阴阳世界,新武世界,目前已经出现了数位七阶,如此一来,你觉得我新武还能诞生新的七阶吗?”

不能了!

“既然不能了……那我们还年轻,难道就一直等着?还是说,就一门心思地入侵,吞噬其他世界,壮大我们自己,等我们新武成为八阶甚至九阶世界,再诞生七阶八阶?那要等多久?那要覆灭多少世界才行?”

剑尊感慨一声:“既然如此……我们得给自己寻新路,自己开世界,自己开天地,自己诞生自己的道,这也许就是脱离新武的办法。”

脱离?

空寂有些震动:“你……要脱离新武?”

不是说,新武的人很团结吗?

剑尊点头:“为何不脱离?我们修道一辈子,难道就是为了卡在一个地步,一辈子无法寸进吗?新武有主了,方平就是主!”

“既然如此……我们只能脱离,才有希望再焕发新春,难不成干掉方平,取而代之?”

“……”

李皓都忍不住笑了一声,也开口道:“那前辈所做的,便是为了脱离新武,自开世界做准备?”

“对。”

李皓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银月是个极其好的基础,甚至……我也知晓,我银月诞生大道,和前辈关系极大,那为何前辈不直接拿下银月,何必如此麻烦?”

银月的大道宇宙,和剑尊关系太大了。

他应该知道,也许很快银月就会诞生大道宇宙了,你既然追求的就是这个,为何不早早将银月带走?

还是说,红月的袭击,让你没时间去管这个?

剑尊还在挖洞,闻言笑了:“不一样的!”

“不一样?”

李皓疑惑,剑尊笑呵呵的:“你为何不拿下银月大道宇宙呢?”

李皓一怔,没吭声。

剑尊嘿嘿一笑:“对吧?你也知道,别人的东西,未必好用!我其实也一样,银月世界的诞生,不是我来主掌的,简单来说,房子不是我盖起来的!而我要的,是完全属于我盖的房子,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我都要掌握!而不是……买个二手房!”

“哪怕是新房,那也是别人盖的,我怎么知道新房根基牢固不牢固?我怎么知道,新房底下有没有被人埋个炸弹?我怎么知道,新房适合不适合我……我要自己盖!不单单是自己盖,我连材料,都要自己造!”

空寂和李皓,这一刻,都有些震动。

连材料,我都要自己造!

我要的,不是一套新房子,不是二手房,而是从头到尾,完全由我自己打造的房子,不管好看不好看,不管我能不能造起来,但是,完全属于我!

李皓无声。

这一刻,他心思很复杂。

此刻,他想,当日我放弃大道宇宙,不也是这种想法吗?

只是,我好像想的还没剑尊多,我想法很多,可是,我真正的目标,却是不算太明确,我想过要自己盖房子,可没有剑尊这么明确而直观。

盖房子,我要连材料,盖房子的一切东西,都要自己去造出来!

难怪,剑尊放弃了银月。

因为银月的根基,也不算是他打的。

李皓之前想的是,根基是别人打的没关系,上面的部分我来盖……可今日,有人告诉他,根基我都不要,我要从一开始,就自己盖房子!

难怪,六阶的剑尊,实际上也不擅长什么特殊大道,比如生死、阴阳这些,却是能逆袭七阶!

因为,他的根基,全都是他自己打造的。

他的根基,他的万道基础,很是牢固。

空寂也是震动,忍不住道:“前辈,我见过的帝尊很多,大世界对一部分帝尊有禁锢,他们也知道,可为何……前辈会诞生这样的想法,而他们没有?”

包括我自己!

我也想过脱离光明,可为何,我不曾想过,完全去锻造属于自己的世界?

我只是想着……我开界就行,也许能成为混乱七阶八阶……

剑尊失笑:“天下苍生无数,芸芸众生,人人都想超脱,谁会没这样的想法呢?想法,其实还是有的,只是,有些人不知道该如何去做,有些人只是想想,有些人已经习惯了安逸,有些人想做却是失败了!”

说到这,又道:“真正能坚定去做,不知前路如何,还能做成的,太少了,而我……也只是这条路上的一员,而不是成功者!”

“你不知道,不代表没有!”

剑尊继续道:“其他帝尊会和你说实话?告诉你这个光明之子,我要跑路了,自己开世界去,不给你家卖命了,你觉得,会告诉你吗?”

空寂有些尴尬,是啊。

对!

我是光明神子啊。

我光明世界的帝尊,真想跑,会告诉我吗?

李皓此刻开口解围道:“前辈,大世界的帝尊走了,会带走一部分大道力量,很多世界之主都不会同意的,人王对这方面,没什么要求吗?还是说,因为前辈和人王关系亲近……”

剑尊摇头:“不是,哪怕我走了,我也要填补新武留下的空白!这相当于我们拿着新武的钱创业,创业成功了,我们得把本钱还回去!新武毕竟是根基,一般情况下,没人希望自己的老家被你抽血,抽的穷困潦倒……所以,有可能的情况下,我们会将本金还回去,还有能力的话,再给点利息……这叫知恩图报。”

说到这,又道:“但是,你自己创业都难了,勉强创业成功,给了本金,你自己就活不了了,那可以先赊账……人王这点还可以,他可以先给我们赊账,因为他自己也在赚钱。”

这么一说,李皓明白了!

人王的心思,也很明确,你可以先带走力量,因为我相信你们,先赊账给你们,反正我自己能赚,打个欠条就行,但是你有能力了,你还得还我!

“那不会造成人王力量衰退吗?”

空寂又问了一句,这是很多大世界的共同难题。

他皱眉道:“比如说光明世界,也有多位高阶帝尊,若是他们都走了,带走了能量,按照前辈所言,先赊账给他们,可我父亲就会衰弱,一旦衰弱,可能会面临巨大无比的麻烦!”

剑尊点头:“各家情况不一样!不是说,我们才是对的。只能说,人王和我们关系亲近,相信我们,也希望我们能成功,创业这东西,失败很正常,所以人王现在自己也在挣钱,努力发达,可以支援我们一些……至于你们家怎么处理,那也是你父亲的选择!你父亲借钱还是不借钱,我觉得都没问题。何况,你家的那些高阶帝尊,未必就一定希望出去创业,这东西风险也很大的!”

是的,风险很大。

未必人人都愿意如此的。

空寂又问道:“那若是真有愿意出去的呢?”

“新武会支持……前提也有一些考验,不是说,谁都能出去创业的……看你能力,付出,贡献!”

剑尊再次解释:“若是你贡献足够,能力够强,有希望赚钱,那当然支持你!可你就是个废物,你带走了本钱,百分百亏本,干嘛要支持你创业?”

他笑呵呵的:“这一点,世界之主心中有数的!当然,也有一部分世界之主,可能会忌惮,甚至不希望有人离开,都很正常,我说了,各家有各家的选择,不好去说对错。”

李皓也好,空寂也好,都在认真倾听。

眼前这位,用最浅显的说法,让他们感受到了一些高层的心思。

而看着那个越来越大的洞口,这是洞吗?

不是!

这就是一个创业的基础,有这样的基础,剑尊才敢说,我要自己开天地,然后挣钱了还钱。

可整个天下,无数帝尊,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寥寥无几!

真正能做到的,也许不需要去创业了。

他们,本来就有自己的基业了。

李皓沉默一会,继续观察着,感悟着,他看出来了,这洞,其实是一个域,领域,扎根混沌深处的领域,将混沌进行了一个小范围的扩充!

这哪是土匪洞,这就是一方小世界……虽然只是根基。

果然,修道一途,不能看表面的。

对剑尊而言,我就是打个洞,对李皓,对空寂,这是什么打洞?

这是告诉他们,世界的本质!

光明神主会吗?

大概率会!

只是,光明神主未必会教空寂这个,富一代会教自己儿子,如何当好一个基层员工吗?

有些会,有些不会,你有偌大的家业要继承,当什么基层员工?

你天生就是贵胄!

当然,空寂想继承家业,也很难,他爹虽然百万岁了,可是……百万岁的八阶帝尊,会老死吗?

不会的!

除非被人干掉了,否则,空寂继承家业很难很难,成为七阶倒是有希望,成为八阶,和他爹一样,几乎不可能。

而对光明神主而言,七阶足够了。

哪天,真遇到了危机,真战死了,他起码有希望让儿子继承,而不是直接覆灭。

他儿子虽然天赋不错,修道之心强烈,可对光明神主而言,自己就是顶级富豪,宇宙中的财阀之一,还真能指望儿子也建造一个大财团?

若是不能,那还不如等着继承家业。

这一刻,两位年轻的修道士,看剑尊的时候,不再是看土匪的表情,而是一位高端的修道士。

虽然这位说话,有些粗鲁,做事有些狂放。

可对方,的确是难得一见的修道之人。

不止他,上次遇到的黎渚,也算是其中之一。

这些人……都不一样。

或者,其他世界也有,但是不敢表露出来,比如那雾山,其实也有自己的目标,可是他不敢表露的太明显,这和世界的风气有关。

有些大世界之主,不支持你这么做,你表露出来,就是野心勃勃,可能会死!

两人此刻只是默默观察着,看着。

剑尊之前说的话,江湖气十足,土匪气十足,这个没必要去管,没必要去学。

可是,这位对道的运用,感悟,理解,都是值得他们去学习的。

李皓看着那个凭空出现的小洞,看了一会,忽然开口:“前辈,我能进入其中,感悟一下吗?”

“当然!”

剑尊笑呵呵的,看不出来这位是之前那霸道无双,犀利无比的剑客。

空寂有些不好意思,却是也开口了:“那我……”

“进来便是!”

剑尊开口:“本来就是造老巢的,不进来,难道在外等着?只是现在还没建好……”

就是没建好,他们才要亲自进入看看的。

李皓和空寂,什么也不说,直接进入了那个不算太大,不是太完整的洞穴之中,混沌中出现洞穴,对两人而言,都是第一次见,第一次经历。

进入的瞬间,仿佛置换了空间一般。

有种进入小世界的感觉……可是,又有很大的区别。

罡风席卷,混沌之气溢散,空间不稳,动荡切割……

若是帝尊之下,进入此地,必死无疑!

而剑尊见两人进入,自己也跟着进入,直接将外面的一个洞口封堵住了,很快,这个小洞穴,消失在了混沌之中。

除非顶级帝尊,一点点探查,否则,在这偌大的混沌之中,到哪去找?

剑尊封闭了洞口,继续稳固整个小洞,一边施展大道之力,一边说道:“在混沌中,可以多建立一些这样的洞穴,搞不好哪天就能用上。”

“当然,比较费神,没关系,每一次建立,其实都是一次对大道的梳理!”

“我以前建的洞穴,不少都坍塌了,但是后来建立的一些,有些到现在还保存完整,一旦在混沌中遭遇强敌……你躲也不好躲,逃也不好逃,这时候,遇到了你的安全屋,你就爽了!”

剑尊笑呵呵的,李皓两人,都是默默感悟着。

洞穴的空间不稳固,完全没有小世界的那种稳定感,李皓思索了一下,开口道:“这空间,会移动吗?”

剑尊点头:“混沌其实整个是动的,但是速度很慢,所以放心,只要不是千万年,你几乎不会察觉到移动的。”

“那时间流速一样吗?”

剑尊点头:“一样的,没有隔绝混沌,这不是小世界,只是一个洞,做不到小世界那样,可以完全封闭!完全封闭,就会出现一些时间上的不一致!以前有神话说,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其实是两种不同空间,不同能量,交错之间,形成的一个时间差!”

李皓有些感悟,看向剑尊:“前辈对时间也有一些感悟?”

剑尊笑了:“不算是,只是一些基本的想法。”

李皓没再询问。

而空寂,也是好奇心很重,甚至是有些迫不及待:“前辈,那现在这个世界……不对,这个洞,是寂灭状态吗?”

“不是。”

剑尊摇头:“这是活跃的,不是寂灭的,只是没有生命而已!混沌整体上来说,都是活跃的,是富有生机的,否则怎么诞生世界?别看安静,你只是本来状态如此,混沌不是寂灭混沌,而是活跃的一个大空间!”

剑尊对道的感悟,还是极其明确的。

李皓心中惊叹,也有些感触,难怪,难怪银月可以诞生大道宇宙。

剑尊若是一直留在银月,也许……已经成为了七阶帝尊了!

这时候,他也好,空寂也好,都觉得,这一趟没白来,哪怕之前杀死的七阶帝尊,那些夺取的能量,他们一点分不到,也觉得不亏。

李皓不再说话,而是沉默了下来,整个人的势,融入了小小的洞穴之中。

剑尊既然给他们进来了,也不拦着他们感悟,此刻,李皓也想查看一下,这洞穴和自己制造的长河的区别。

都是道的巩固!

自己形成的长河,为何不能成为这种隐藏于混沌中的小空间?

空寂也是如此,两人都沉默了下来,陷入了感悟思考中。

剑尊继续干自己的活,也没管他们。

打洞,是个技术活。

这俩小子,还不懂这些,但是这俩有这个潜力,在混沌中打洞,不是谁都能做到的,有些七阶帝尊也未必能做到,因为那些家伙,未必就真的对大道有极其深厚的感悟。

一个人打洞,很累的。

方平自从跑路之后,打洞的活,就他做了,这俩小傻子……小伙子若是学会了,可以当劳动力来用,不需要自己再打洞了。

就这样,维持了大概三天左右。

李皓睁眼,眼中,生死、寂灭复苏轮转,再看这个小小的洞穴,又不一样了。

道的编织!

道棋中的那种感觉。

这个洞穴,所谓打洞,所谓根基,其实,也是一种道的编织手段,在混沌中,编织出一个笼子,将这个笼子,嵌入混沌之中!

这就是混沌中的洞穴!

他的眼中,浮现出了洞穴的本质,一条条道,形成了一个域,这个域,撑起了这个洞。

他默默观察着,这和道棋的排序,好像又有些不同。

李皓没有出声。

一直等到空寂也睁眼了,他这才看向已经弄好了的剑尊,剑尊正在盘膝打坐,恢复能量,李皓开口:“前辈……”

“喊前辈太生分了,你是剑城李家后裔吗?是的话可以喊祖宗,不是的话,可以喊我老李!”

“……”

李皓有些古怪,半晌才道:“不知道是不是,银月自从前辈离开后,过去了十万年!十万年太长了,我不太清楚是不是李家后裔,但是之前,倒是以李家后裔自居。”

“哦!”

剑尊点点头,倒是没说什么,笑道:“那喊李老头,李大叔,李大爷都行,随你吧!”

李皓无言,他其实还想说,李家……覆灭了!

可看了剑尊一眼,又不知该如何叙述。

他想了想,剑树那几位还在自己的长河之中,正要说,剑尊开口:“叙旧回头说,先聊正事。”

李皓暂时放下了这个,开口询问:“李……李大叔……”

这称呼,有些别扭。

李皓也没再多说,迅速道:“我曾在天方道棋感悟,万道编织,可编织的顺序,道的顺序,和前辈维持这个洞穴的顺序不一样……”

剑尊笑了:“懂了!其实顺序不一样很正常,你要明白一点,战法也好,道也好,他们的本质,其实都是一些细分出来的道和气血、能量,你构造不同,其实就是不同的物质,不同的道,不同的领域!道,不是唯一的!“

“换句话说,编织顺序的不同,会产生不同的大道为主,大道世界,大道领域,大道宇宙!比如光明为主,黑暗为主,空间为主……这就是顺序的不同!”

“我的道,自然是剑道为主!”

“前提是,要稳固!”

剑尊解释道:“只要不是乱编织,怎么编织,还不是看你自己?就说你学的这……应该是偷天换日之法吧?大概是黎渚传给你的,他也在编织道,出现了不同的道域,你的领域,这小伙子的寂灭之界,其实本质都是一样的,就是核心不同!”

“玩过积木吗?”

他忽然笑了,李皓点了点头,剑尊又道:“玩过你就该知道,积木这东西,你可以搭建成城堡,也可以搭建成其他东西,道,就是积木,也是砖头,你想盖成什么玩意,不塌就行了!谁规定了,非要搭成楼房才行?”

想搭成什么就搭成什么,不塌就行了!

李皓再次有些感触,再次开口:“所以,万道,就是砖头和积木?”

“对啊,多简单的道理!”

简单吗?

也许吧!

剑尊的一番话,让李皓想到了自己的老师,自己的老师,以前也曾如此告诉自己,有些东西,其实在他们眼中,很简单的。

只要你能跳出去去想,其实就是基础的东西。

可关键是……有多少人,可以跳出去呢?

李皓看向自己的长河,看向那些星辰,自己的星辰,是按照道棋中的排序,进行排序的,按照李长生的意思,其实,未必一定要如此。

不是说,非要一样才行。

而是,不同的编织方法,都能成功。

只是,这期间,可能会失败,失败,你就要重新开始。

李皓想到这,开口道:“那我尝试不同的手段编织……若是能成功,也许就是一个不同的小界!整个混沌,也许便是如此,我以光明为主,也许就能编织成光明神界,以黑暗为主,就是黑暗神界……若是失败了,就是坍塌的大世界……”

剑尊一怔,点头:“是这个理,但是,那太复杂,太麻烦了,也太耗费时间了!正常人,干不出这种事。”

李皓笑了一声。

这时候,有些陷入了沉思之中,我学的很多,但是用于实践的东西很少。

若是……我愿意去尝试一下呢?

构建不同的体系,制造属于自己的万界,完善属于自己的大道体系……能否临摹混沌,制造出一片内在的大千世界?

以不同的编织之法,去制造不同的世界,也许有的很强,有的很弱,有的成功,有的失败……可最终,能否提取出,对我最合适,最匹配的万道融合之法呢?

只是,这个太难了。

需要很多条件,其中一点,便在于无限的能量,没有足够的大道之力,足够的能量,如何能做到呢?

混沌能量吗?

一个个念头,瞬间充斥了脑海。

剑尊的话,让他多了一些冲动,也许,我不该只是去想,而是去试验一下,说的再好听,感悟的再多,怎么能比得上亲自去试验一下呢?

可自己,现在的根基,还不是太稳定。

需要更稳定一些,需要其他大道,更稳固,更完善,能真正承担起,成为砖头的作用才行。

现在,自己的道,只是小石子,造成了,也只是豆腐渣工程。

或许……我该拆一下大道宇宙,看看其他大道宇宙,如何编制的……

想到这,他一怔,看向剑尊:“李大叔,你拆过大道宇宙吗?”

空寂都愣了一下。

而剑尊,却是笑呵呵的:“拆过,怎么,你也想试试?其实很好玩的……当然,上次我拆的是新武本源世界,差点被苍猫给咬死了,不到万不得已,不建议你去试。”

“……”

李皓无言。

你……拆的是新武本源?

您老人家活到今天,真不容易,也就人王罩着,不然……你拆大道宇宙,不得被人砍死!

而空寂,忍不住问道:“拆大道宇宙,分辨其中编织手段的不同吗?还是各种道的融合顺序不同?听起来好像不错的样子……只是,很难还原吧?”

剑尊点头:“很难!上次拆新武,差点没办法还原,好在我提前找老张……就是至尊,临摹了一份,他帮我还原的,你要是想拆光明神界,我建议你,让你爹先保存个备份……”

“……”

空寂呆呆地看着他。

这位,是怂恿我去死吗?

我敢拆光明世界的大道宇宙,我爹不打死我,那还是光明神主吗?

这位,还算是正常人吗?

他有些无奈,心中,却是滋生了那么一点点念头……话说,我若是真去拆光明世界研究一下,我爹……真的会打死我吗?

会吗?

要不……不能想!

他迅速压下念头,太可怕了,这人是魔鬼,我这辈子,就没想过拆了光明世界,为何现在会诞生这样的念头?

而李皓,听到的却是,至尊还原了大道!

他心中微动,也有些震动。

黎渚,剑尊,至尊……这些人,为何都对道有如此深刻的感悟?

就因为……穷吗?

穷,真的可以让人奋发向上吗?

我也挺穷的!

而剑尊,那魔鬼般的声音再起:“以前没啥机会,既然两位都有兴趣……接下来,我们一起拆家,红月这边,大世界多了,都能拆,想怎么拆怎么拆……多拆几家,熟练了,我们自己都能造!那时候,就是七阶对我们正式开放了!”

心脏,噗通噗通地跳动着。

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

三个人对视一眼,你看我,我看你……这……合适吗?

拆人家的大道宇宙,是不是太危险了?

也太过分了!

剑尊笑了,笑的极其灿烂,看我做什么,你们先说拆家的,我才提出来的,又不是我说让你们拆的。

李皓看了看空寂,空寂咽了咽口水,半晌,勉勉强强点了点头。

我……可千万不能暴露了身份!

要不然,活不成了!

章节目录

星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鹰吃小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鹰吃小鸡并收藏星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