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如果有一天不在了,你要接替爷爷每年来到这里清扫天府落叶,不许让天府蒙尘,天府曾经战死的英灵,你也一定要尊重,如果有朝一日天府重建,也要烧纸告诉爷爷一声,让爷爷在九泉之下安息。”

    灰衣老者说的十分认真。

    他不想随着时间的变迁,此地被人遗忘。

    “为什么呀爷爷?”

    小丫只有五六岁的年纪,有些不懂这些。

    灰衣老者怜爱摸了摸小丫的小脑袋,而后笑着道:“因为你也是天府之人啊。”

    小丫头听到了这句话,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里充满喜悦。

    “真的吗真的吗?我也是天府一员了,嘻嘻嘻。”

    她单纯笑的很开心,就连灰衣老者看到了这一幕之后,也不由得笑出了声音。

    紧接着,在这一刻忽然天地变色,虚空被撕裂,一股恐怖的气息散发出来。

    灰衣老者感受到了这一幕的时候,脸色顿时大变,迅速的将小丫头抱在了怀中,惊恐无比看着破碎百里的虚空。

    “爷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您这么恐惧?”

    小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双眼眸之中有些不解看着灰衣老者。

    灰衣老者摇了摇头并没有回应小丫头,而是有些恐惧自语道:“不应该啊,天府已经成为废墟,数百年来没有人出现,来的人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一位少年手托九条仙脉从天而降,而后身后有数百人跟随着,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两人,他们只是看着破败的天府沉默下来。

    更有些人哭泣伤感。

    曾几何时,天府屹立在此地,为整个玄天大陆第一宗门,其余九域全部俯首称臣。

    可是现在曾经的风光已经不复存在,如今宏伟壮观的天府也成了一片废墟,悬浮在天宇的仙台楼阁也坠落下来,所有生机尽灭。

    杨天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的时候,也陷入了回忆伤感之中,毕竟这是他一手创建起来的,期间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只有他自己知晓。

    不过随后他将所有伤感一扫而空。

    天府只要还有一人在,就不会覆灭,虽然现在落败成了这个样子,不过还可以从他的手中再次恢复。

    天府定将会再次屹立在玄天大陆之上,统领十域,万族臣服。

    一念至此,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而后正要动用仙元将天府恢复的时候,却发现这里有人清扫的痕迹。

    神魂扫视下,发现了两人就躲藏在一块巨石的后面。

    “出来吧!”

    杨天声音平静,但是却充满了威严。

    巨石后一老一少颤颤巍巍站了起来,还有些不清楚杨天这一股陌生的势力到底是谁。

    而后,两位天府弟子上前,将两人给带到了杨天的面前。

    杨天目光平静看着那灰袍老者,出言问道:“这里是你清扫过的?”

    “是!”

    那个灰袍老者如实点头。

    杨天剑眉上挑,开口再次问道:“为何来清扫一个覆灭的天府旧地?”

    岂料,他的这句话顿时激怒了灰袍老者。

    他挺直了脊梁怒斥杨天道:“天府没有覆灭,只要天府还有一个人在,就不算是覆灭,它只是落败了而已,终有一天会再次崛起,我为天府外门弟子,来这里清扫五百年,祭拜天府战死英灵,只是不愿看到天府蒙尘,不愿让那些英灵成为孤魂野鬼!”

    当所有人听到了这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者所言之后,都不由得愣住了。

    就连杨天也没有想到,虽然已经过去了数百年,却还有人默默无闻的为天府做事。

    看着眼前这些人愣住,灰衣老人猜测刚才的那番言辞已经将为首的这位少年给彻底得罪,恐怕再无生还可能,

    不过他仍然不后悔刚才所做的决定。

    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老夫为天府残余之人,你们若是与天府有仇,那就冲我一个人来,我这个孙女只有六岁零三个月大,祸不及她,请你们放过。”

    说完这些之后,他已经打算了做好赴死的准备。

    然而,却见面前的这为少年眼眶微微通红,而后郑重躬身行了一礼道:“天府宗主杨天,多谢阁下为天府所做一切。”

    “什么?”

    灰袍老人闻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天天……天府宗主?”

    他不是在做梦吧?杨天此名似乎是天府第一代开山宗主,也有一个称号。

    破天仙帝!

    难道这位就是传说中的那位?这怎么可能?

    而就在他愣神的时候,杨天身后的那些人也全部躬身起来。

    “天府供奉,楚渊,多谢阁下为天府做所一切。”

    “天府弟子,明月,多谢阁下为天府做所一切。”

    “天府弟子,韩元,多谢阁下为天府做所一切。”

    ……

    所有人都对着老者躬身,他们每一个人的实力都比老者强悍,却都整齐的躬身行大礼。而且无比的虔诚,心服口服。

    这让灰袍老者已经不知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还是以为自己在做梦。

    “爷爷,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呀。”

    这个时候,一旁的小丫拉了拉灰袍老者的衣服,有些不解问道。

    灰袍老者这才如梦初醒,也清楚自己这不是在做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事。

    当他再次看向场中为首的那位躬身行礼的白衣少年,也知晓这位便是天府第一人宗主。

    此刻腿脚都发软了,他眼眶湿润,老泪纵横,连忙焦急上前搀扶道:“宗主,这可使不得啊,小老儿只是天府的区区外门弟子,哪里受得起您行礼?您快快起来吧,还有诸位,你们是天府供奉弟子,身份都比我这小老儿高几万倍,怎么能对我行礼呢,我受不起啊,快快起来。”

    突然遇到这种情况,他语无伦次都不知所措了。

    “您当得起这一礼!”

    杨天开口道:“就凭您还记得天府战死英灵,就凭您数百年来不忍让天府蒙尘,一直承认您是天府之人。”

    “扑通!”

    灰袍老者直接跪了下来,焦急开口道:“宗主大人请起身吧,小老儿身为天府之人,做这些事是理所应当,您为我行礼,我会折寿的。”

    他加入天府的时候,便知晓开宗立派的破天仙帝从来没有为谁低过头。

    如今给他行礼他如何担待的起?

    杨天连忙将其扶起来。

    “快快请起,你无需对我下跪,你是天府的恩人,所有人都将铭记。”

    起身的众人都点了点头,他们被灰袍老者所做的一切感动了,

    被杨天亲自搀扶起来的灰袍老人还是有些激动,腿脚有些发软站立不稳。

    在当初天府辉煌的那个时代,他只是一个外门弟子而已,内门弟子就是他所仰望的存在,更别说长老了,而宗主这个等级的存在,他更是之见过一两面而已。

    当初天府的宗主为凌涵,是眼前这位少年的弟子。

    第一任天府宗主归来,对他如此恭敬,这让他如何不激动。

    灰袍老人连将身后有些畏惧的小丫头牵上前,而后开口道:“小丫,快给宗主磕头,这位就是我尝尝给你讲故事里的天府第一任宗主。”

    小丫头好奇的用那黑漆漆的大眼睛打量了杨天一眼,而后反问灰袍老人:“爷爷,他比那位仙女姐姐都厉害吗?”

    她口中所说的仙女姐姐为凌涵,在她很小的时候见过一面,就是在这破败的天府之中。

    灰袍老者连忙点头笑道:“当然了,他可是那位仙女姐姐的师尊,你说厉害不厉害。”

    23

    (教育123文学网https://.)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仙强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落叶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叶浮尘并收藏校花的修仙强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