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儿子杀了王宗。”

    当杨天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全场死寂,最后所有人脸上都带着难以置信神色。

    灵山的三大天尊以及夕瑶脸色顿时一变,而后将质问的目光投向了水天泽

    而水天泽的脸色也开始变得阴沉起来。

    他怒喝道:“一派胡言,王宗等灵山年轻一辈对我天水湖与药王谷的年轻才俊有恩,我儿子怎么会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这是污蔑、他们的死我们同样愧疚,但是却并不能让我们承担责任,杀他们的是妖族,有本事你去找妖族问个清楚。”

    “呵呵,还真是推的一干二净啊。你的演技可不错啊。”

    杨天负手而立,淡笑了一声。

    而后眼眸孤冷开口道:“若是别人,恐怕还真被你蒙骗过去,你虽然演技可以,但你的儿子却出卖了你。”

    “你到底要说什么,我听不懂、”

    水天泽还在装傻充楞,不过额头有了一丝细密的冷汗握紧了拳头。

    他小觑了眼前这个小子。

    “听不懂没关系,我来给你讲一遍。我摄取了你儿子的记忆,得到的消息却是王宗等人斩杀了妖族,解救了你儿子与药炎的困局但是却重伤,而这个时候你儿子非但不感恩,反而以德报怨背后捅刀子,将王宗等灵山等受伤的年轻一辈屠杀殆尽,而后为了防止被人发觉,毁尸灭迹,事后又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恶心样子,你们一家可真是会演啊。”

    杨天话说到了这里的时候,夕瑶的娇躯猛然一颤。

    若真是如此,那王宗等人的仇不能不报,否则怎么与灵山众弟子交代?又如何能让灵山众人相信自己能庇护整个灵山、

    她美眸带着火焰,死死盯着水天泽怒道:“他所说的这一切,可都是真的?”

    “夕瑶灵主,怎么连你也被欺骗了,这小子只是在蒙蔽我们,好让我们三大秘境自相残杀,他好坐收渔翁之利,等我们拼的死伤惨重的会后,好一举统领我三大秘境。”

    水天泽做出一心痛的表情,在苦口婆心的劝阻。。

    药凡也站了出来开口道:“是啊夕瑶灵主,他避重就轻,丝毫没有提那地脉灵液到底去了哪儿,我徒儿刚才也说了,他与天水湖的少主质问这小子的时候,这小子却出手狠心废除了我徒儿的修为,而且反杀天水湖的少主,他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逃避责任。为了引起你我的纷争,而忽略了他。”

    夕瑶听到了药凡这话之后,顿时再困惑了。

    她痛苦的抓着头发:“到底是谁在骗我?”

    看到了夕瑶迷惑,药凡不由得大喜起来。

    眼前这个小子的实力不弱,若是将夕瑶骗着对他出手,两人最好两败俱伤。

    到时候,灵山距离被他们占领也不远了,还有那小子的仙剑以及地脉灵液,那可都是宝物啊。

    一念至此,药凡连忙继续开口道:“夕瑶灵主,根据我调查,这少年来历不明,到了你灵山隐藏修为,本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我们三大秘境世代交好,怎么可能干对不起灵山的事情。”

    显然,为了让夕瑶与杨天反目,他一张老脸也不要了。

    而这样做显然也是有效果的。

    夕瑶的目光冷冷看着杨天问道:“你的身份到底是谁?又为何来灵山。”

    “我说了,我的身份你会知道的,但不是现在。”

    杨天感觉不能对夕瑶说自己的身份,即便是说了她也不信。

    因为听小香儿的叙述,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包括昆仑三位天圣。

    以他如今的实力可不足以对抗三位天圣,所以,杨天选择了隐忍,不能将他活着的消息暴露在修道界中。

    等他借助第五层的那些仙石与仙药突破了中后期,便可横扫昆仑。

    而杨天隐藏身份,让夕瑶更加的对他产生了怀疑。

    清眸女子的眼眸带着寒意,浑身爆发出天帝后期的境界,语气冰寒空灵道:“你利用了我进入这地脉,我现在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说是不说。”

    杨天叹息了一声道:“我没有利用你,而你也绝非我的对手,我若想要出手,无人能挡!你救了我的命我不能伤你!”

    夕瑶的眼眶通红了起来:“那你说啊,为何要挑拨我灵山与药王谷和天水湖的关系,难道真的如他们所说,你要统领三大秘境?”

    对于这个傻妮子,杨天也是头疼起来苦涩不已。

    她怎么就分不清好人与坏人。

    药凡的脸上带着冷笑之色,两人快要打起来了。

    水天泽眼眸冷冷盯着杨天。,

    无论结果如何,他必须要亲自了结这小子的命,来告慰自己儿子的在天之灵、

    少年叹息了一声,而后手掌中浮现一枚玉佩。

    他目光看向了夕瑶道:“不信我可以,你可认识这个?”

    夕瑶见此,眼眸依旧是森冷,不为所动。

    杨天见此拍了拍额头,他就是知道这个方法不行。

    然而,就在他失望的时候,只见夕瑶身后的三大天尊其中之一站了出来,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杨天手中的玉佩问道:“这是王宗贴身佩戴的玉佩,为何在你这里?”

    说话的是二长老,天尊后期,其修为无限接近天尊巅峰。

    他还有一层身份,王宗的师尊、

    此刻浑身轻微的颤抖,再次见到徒儿的遗物,他老泪纵横。

    “你认识它?”

    原本头痛近乎炸了的杨天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这是我赐给他保平安的玉符,可以抵挡天尊境巅峰的一次攻击,如何不认得,你到底是从何处得来?”

    二长老目光死死的盯着杨天,眼眶通红。、

    杨天松了一口气道:“这是从天水湖少主的身上发现的,我摄取了他的记忆,他杀了王宗之后,将这个珍贵的玉符据为己有。”

    说完,目光又看向了脸色已经铁青了的水天泽道:“你还要继续演下去吗!”

    “小子,我真是太小看你了,你坏了我的大事。”

    水天泽呼出了一口浊气,眼眸森寒道:“不错,灵山年轻一辈的死伤,的确是我们背后策划。”

    “你你你……畜生!”

    二长老浑身颤抖,睚眦欲裂指着水天泽,怒火工薪噗嗤一声喷了一口血雾。

    他对着娇躯同样轻颤了一下的夕瑶跪下,眼眸之中留下浑浊的泪水乞求道:“请夕瑶灵主惩罚凶手,为我徒儿复仇,为灵山讨还这个公道。”

    夕瑶深吸一口气,将二长老扶起来道:“二长老请先起,我会以我之命,捍卫灵山威严。”

    直到此刻,真相大白。

    她误解了杨天,险些错信了药凡与水天泽酿成了大祸。

    场中,对方九位天尊,与两位天帝蓄势待发。

    而夕瑶这一方,只有她与三位天尊。

    一场战斗一触即发。

    而杨天却在此时呵呵一笑道:“我说,既然你们已经承认了陷害灵山年轻一辈死伤,不如也承认了你们安插在灵山的奸细吧,反正这些我都知道了,是吧,唐宏长老?”

    说到了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少年将目光落在了脸上惨白想要逃离的唐宏身上。

    “什么?”

    夕瑶的娇躯再次颤抖了一下,眼眶通红带着泪痕盯着唐宏怒声道:“三长老,夕瑶自认对你不薄啊,你为何反叛?”

    “我没有反叛,他胡言乱语!”

    唐宏脸色铁青,直到现在了还在辩驳。

    “呵呵,是吗?不是你与顾媚两人打算在今日地脉之行后,里应外合将灵山倾覆吗?”

    杨天脸上带着一丝寒意,再次开口。

    “王宗的死,也与你们有关系吧。”

    一句话,唐宏顿时瘫倒在了地上。

    全场死寂,!!!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仙强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落叶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叶浮尘并收藏校花的修仙强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