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炼虚合道境的时候,只能将第五层的诛仙剑召唤出来。

    如今,到了终于突破合道成圣,这才将第五层彻底的开启。

    第五层里面不仅是有无尽的仙剑而且同样拥有大量的仙药仙石。

    这些是他持续突破境界的依仗。

    杨天从虚空中飘落下来,众人只发现他的气质变得更加的接近仙了。

    他给众人的震惊真的太多了,不说其他,单单只是那柄仙剑就完全超越了这片天地间任何的神兵。

    所有人包括夕瑶都迷惑起来。

    这少年到底是何人?

    杨天落在了地面,朝着灵山这一方的人走了过来。

    四大天尊这个时候有些警惕看着杨天,提醒夕瑶注意。

    夕瑶却没有听几人的话,当少年走到面前的时候,她美眸复杂看了杨天一眼嗓音空灵道:“如今我该叫我木头,还是……”

    杨天轻笑了一声道:“你以后会知道的,现在你灵山陷入了危机,你只要相信我会帮你度过危险就行了。”

    “危险?”

    夕瑶闻言俏脸一愣,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药炎跌跌撞撞的到了药凡的面前悲戚道:“师尊,您一定要替徒儿报仇啊,徒儿修为被那个王八蛋废了,他夺取了地脉所有的灵液,如今地脉全部枯竭。”

    一句话落,全场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就连灵山之人都有些错愕了。

    “什么?地脉灵液枯竭?那可是三大秘境的根基啊。”

    “混蛋,一定要让他交出灵液,”

    “他不是我们三大秘境之人,夕瑶灵主既然放他进去毁坏地脉,要为此承担代价。”

    两秘境之人在义愤填膺叫嚣着,扬言要对杨天出手将之擒拿。

    而水天泽这个时候眼眸之中带着担忧问向药炎:“我儿子呢?你们都上来了我儿子为何没有上来,难道还在地脉里面修炼?”

    药炎装作伤心欲绝的表情道:“那时候地脉灵液被那小子全部夺走,我与天杰兄上前找他理论,没想到他狠狠对我们出手,把我打伤,更是……更是把天杰兄给杀了。”

    当此话一落的时候,三大秘境所有人能都石化了。

    水天杰可是水天泽之子。

    将他杀了,等同于与天水湖不死不休啊。

    “这小子今日无论有谁当做靠山,也必死在这里。”

    “药王谷与天水湖同一阵营,即便是夕瑶灵主想要出手恐怕也保不住他。”

    天水湖少主身死,天水湖的所有强者全都暴怒起来。

    “湖主,请让我出手将这小子斩杀为少主报仇。”

    一位天水湖天尊境后期的强者握紧了拳头,睚眦欲裂。

    他水天杰的师尊,自己的弟子被誉为天水湖百年来最为出色的年轻俊杰,如今突破了圣者境,未来是要接管天水湖的湖主之位,如今身死,他无法坐视不理。

    水天泽眼眸血红起来,他伸手制止了那位天尊后期强者的出手,嗓音嘶哑,额头青筋鼓起浑身的气势爆发出来森寒开口道:“我自己出手。”

    场中,一片肃杀,这一次必然有一场惊天争斗。

    水天泽那嗜血的眼眸冷冷看着杨天,最终的目光了落在了夕瑶身上。

    “夕瑶灵主,这小子杀了我的儿子,我要让他以命抵命,你要阻拦?”

    夕瑶张了张口,正要说话的时候身后的唐宏顿时开口了:“夕瑶灵主,这个时候不能再保他了,这小子来历不明,刚才还说我灵山陷入危机,这危机难道不是他带给我们的吗?他杀了天水湖少主,其罪当诛。”

    一句话,夕瑶顿时犹豫,陷入了挣扎之中。

    杨天此举,的确是将灵山拉在了与药王谷和天水湖的对立面。

    若是出手的话,三大秘境争斗,势必会生灵涂炭。

    她的一举一动都代表了灵山,在灵山数千人的性命,她必须为之负责。

    杨天也理解夕瑶,只是将目光看向了唐宏,挑眉道:“怎么?你似乎对我很不满意的样子啊、”

    “哼,岂止是不满意。”

    唐宏的脸上带着怒容道:“你将我灵山陷入绝境,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刮,我好心好意的将你送入地脉之中修炼,而你却将整个地脉灵液全部夺走,现在劝你将地脉灵液交出来,这样还能让你死的痛快点,否则三大秘境必然将你灵魂抽离,承受地狱之苦!”

    “呵呵,吃里扒外的东西,你也能代表三大秘境,据我所知灵山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反叛与天水湖药王谷勾结在一起?”

    杨天眼眸之中带着一丝嘲讽,而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药凡与水天泽的脸色皆是一变。

    而灵山这一方,夕瑶与三大天尊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唐宏的身上。

    “你放屁!”

    唐宏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了起来,他咬着牙额头青筋浮起对着杨天咆哮道:“直到现在了你竟然还想迷惑夕瑶灵主,挑拨我们内部的关系,你是何居心。”

    “怎么?恼羞成怒了!”

    杨天笑了笑,语气淡漠。、

    看着夕瑶那疑惑的目光,唐宏有些慌了神,他对杨天语气森冷怒道:“现在我就把你擒住,交给天水湖发落。”

    说着,直接冲了上来,周身涌出磅礴的真元。

    他现在为天尊境后期,想来对付这个看不出修为的少年不在话下。

    然而,等他刚冲上前来的时候,少年一巴掌扇了过来。

    唐宏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对方简直不自量力。

    但是正在他想要躲闪的时候,脸色瞬间变了、

    因为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股强大的能量锁定了,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就连一身天尊境后期的修为,也被死死压制,无法施展。

    唐宏的脸色恐惧了起来,因为即便是夕瑶也没有此等修为,能将他束缚就连真元都施展不出。

    少年那一巴掌不紧不慢的扇了过来,在众人傻了眼的目光下,将毫无抵抗的唐宏给扇飞了出去。

    “啊!”

    唐宏凄厉惨叫了一声,牙齿被杨天打掉几颗,半张脸的脸骨都被扇碎,脖子都扭曲变形了,鲜血一下子喷涌出来、

    “嘶!”

    众人眼皮子狠狠跳动了一下,只感觉后颈都冒着一丝凉意。

    那可是天尊境后期强者啊,到底是唐宏放了水,让了这少年,还是少年的修为太强大,仅仅一招就将天尊后期打残。

    “夕瑶灵主,这小子六亲不认,对你灵山长老都下此等狠手,你就这么任由不管吗?若是传出去的话,你们灵山的威严何存?”

    这个时候,水天泽发出了质问,夕瑶娇躯一颤,脸上的犹豫更加浓了,她不知道少年为何要对他们灵山的长老出手。

    他到底站在哪一边?

    夕瑶与杨天对视,却发现从对方的眼眸中再也看不到那个曾经有那么一丝让她心动的木头少年的身影。

    她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对方已经恢复了记忆,或许这才是他本来的面目。

    而那个善良正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那个木头少年,已经再也无法回来了。

    正等她将要对杨天出手的时候,少年却将目光看向了水天泽,脸上带着冷笑道:“你可知道我在杀你儿子的时候,做了些什么吗?”

    这句话击中了水天泽的痛楚,他咆哮道:“我不管你做了些什么,本帝起誓今日必杀你。”

    “你不想知道,但是我依旧要说、”

    少年声音之中带着孤冷之色道:“我读取了他的记忆,知道了灵山年轻一辈不是死在了妖族的手里,而是死在了你儿子手里,这一点,那你可敢承认?”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仙强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落叶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叶浮尘并收藏校花的修仙强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