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将周厉像是扔死狗一样扔到了周狂与贺老两人的身边。

    他负手而立淡漠道:“既然你们两个都认识我,那就好办多了。”

    周狂不敢再狂了。

    他虽然不是武道界的人,但是也知道七天之前那武道禁忌到底代表着什么。

    贺老如此牛的存在还不像是一个绵羊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对方要杀他这个凡人,恐怕只是反掌之间。

    在这个强大的武道高手面前,他的手段都是徒劳。

    据贺老所说,七天前暗影组织动用上千人狙杀少年,武装直升飞机,导弹,地雷,火箭筒,迫击炮,穿甲弹。

    各种杀伤力强大的武器层出不穷。

    但是最终还是死了九层。

    他周狂虽然家大业大,但是也不敢说暗影组织相比。

    少年若是真的动了杀心,那杀了便是杀了,谁能拦他?

    要知道,当初武道禁忌所发出的唯一命令就是,所有武者禁忌与杨天交手。

    这是一位恐怖到极点的存在。

    一念至此,周狂脸色发白,额头冒着冷汗艰难道:“今日之事,是周某有眼无珠得罪了先生,如何处置杨先生一句话,周某不敢有怨言。”

    贺老也是脸色惨白点了点头。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们没有任何的侥幸心理,只能任由其宰割!

    唯一的希望就是少年有与修为相等的气度,能从轻宽恕他们这样的凡人。

    当听到了周狂的道歉之后,众人都已经不再震惊了。

    他们实在是想不出脸上应该露出什么表情好。

    少年的地位之高,已经超脱了他们的想象。

    不用出手就让这个南城区第一大佬周狂臣服,试问除了少年还有谁有这般手段?

    杨天脸色漠然道:“你没有得罪我,我可以不与你计较。”

    周狂闻言,欣喜不已,然而他还没开口谢恩,只听少年再次孤傲说道:“我说了,你儿子不会做人,我会教他怎么做人。不过既然你来了,那就由你来教吧。”

    周厉闻言,后背都被冷汗浸湿了。

    这一次,他真的是要栽了。

    周狂闻言脸上的表情忽明忽暗,最后咬了咬牙艰难开口道:“杨先生的意思是”

    “他曾说要给我三刀六洞。”

    少年语气中带着一些冷漠。

    一句话,周狂脸色瞬间死灰。

    他艰难握紧了拳头,然后看向了周厉,满脸痛心。

    而周厉看到了自己父亲的这种表情之后,满脸骇然道:“父亲不要啊,我可是您的亲生儿子啊。”

    周狂咬了咬牙。

    他若不出手,杨天也定然会出手。

    到那时候,那可就不是三刀六洞那么简单了。

    他深吸了一口似乎下定了决心,对杨天恭敬道:“杨先生,我明白了。”

    说着,看向了贺老道:“麻烦您,替我出手。”

    贺老点了点头。

    三刀六洞,是三刀捅进去,必须要出现六个伤口。

    说白了,就是每一刀必须是贯穿。

    这是道上犯了错的规矩。

    虽说他出手周厉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痛苦是绝对的。

    “贺爷爷,不要啊。”

    周厉脸带惊恐之色不断地后退,贺老叹息一声道:“少爷,不要怪我。”

    说着,手掌凝聚剑气。

    三道惨嚎声响起之后,周厉直接晕死了过去。

    周狂站起身,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脸上肌肉剧烈的抽搐。

    随后他艰难开口道:“杨先生,这个结果您可还满意?是否需要让周某再次三刀六洞?”

    杨天摆手道:“好了,此事就此作罢,他既然付出了应有的代价,这件事我也不会再追究。”

    “多谢杨先生手下留情。”

    周狂松了一口气,只感觉浑身几乎虚脱。

    杨天拉着华烟柔,正要走的时候,只见门外竟然又迅速纠结了一帮人。

    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万爷那三十多号人。

    他们显然是动用关系放了出来,此刻一个个拎着看到把走到了门口的杨天拦截。

    为首方万山阴冷凶戾怒道:“小子,我说了,我不会让你走出这间屋子,你让我的儿子肋骨打断,我就把你的骨头一点一点的敲碎,让你知道得罪我万爷的代价。”

    屋子里的众人闻言不由得嘴角抽了抽。

    还不算完啊。

    这个方万山到底知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就算是周狂见了都得跪的存在。

    此刻可是刚打完周狂的脸,南城区第一大佬儿子三刀六洞就是为了给少年一个交代。

    此时本来已经揭过了,他竟然还敢不知死活的前来,是送上门被打脸吗?

    周狂气的一口气都差点没提上来。

    而贺老腿脚发软,差点再次跪了。

    杨天挑眉看着方万山语气淡漠道:“你确定把我的骨头全部一点一点敲碎?”

    “当然!”

    方万山怒哼道:“万爷说一不二。”

    “很好。”

    少年点了点头,然后目光望向了屋子里站在一旁的周狂语气平静道:“周先生,你知道该如何做了吗?”

    “什么?周先生?难道我老大周狂也在?”

    方万山脸色欣喜根本没有多想,有周狂在这里为他撑腰,他就算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格杀少年都不会有一点麻烦。

    周狂脸色十分难看站了出来。

    方万山见此一幕,顿时面色欣喜起来。

    “周老大,您也在啊,真是太好了这小子把我的肋骨打断,我现在要打算他身上所有骨头,周老大您可一定要为我撑腰。”

    周狂差点绝望了。

    他给这个方万山使了那么多颜色,这个混蛋竟然没看到?

    想想自己的儿子得罪杨天也是因为他,周狂的脸色也就冷了下来。

    他对杨天恭敬开口道:“杨先生,我知道怎么做了。”

    “什么?”

    方万山有些愣住了,周老大为何对少年如此恭敬?

    周狂却不在理会他疑惑的目光,而是对着贺老吩咐道:“擒住他,按照他刚才的意思办,打断浑身骨骼。”

    贺老点了点头,擦着冷汗。

    这个方万山根本不知道刚才触怒杨天有多惊险。

    若少年真的发怒起来,谁人敢挡?

    他不由分说,上前一步将方万山制服。

    此刻方万山还是有些不解道:“贺老,您抓我做什么?周老大是让你对那个小子出手,你抓错人了。”

    贺老怒哼了一声道:“你得罪杨先生,竟然还不知悔改。”

    “什么?”

    方万山错愕不已,少年难道拥有让南城区第一人周狂俯首的力量吗?

    然而,此刻容不得他多想,因为当贺老一掌劈下的时候,他浑身的骨骼被全部震碎,彻底的成了一个废人。

    自始至终,少年眼眸中都没有任何的波澜。

    当方万山倒下的时候,他的那群手下都瑟瑟发抖起来,看着杨天的目光中满是惊愕。

    一个小时前,这个小子任由他们欺凌。

    然而等他们被抓一个小时后回来,就连南城区第一人周狂都听命于他,将自己手下第一大将,他的左膀右臂亲自斩断。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天神色如常,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没有回头,声音就那么清朗开口。

    “南城区,以后归我管。”

    话落,离开。

    当周狂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整个身子再也承受不住,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他知道,他打拼了二十年的基业在今天拱手相让与别人。

    今日这件事,在三天内传遍了整个京城的地下世界,所有人也彻底知道了杨先生这个名号的分量。

    所有组织都严厉警告,不准招惹这个恐怖的存在,否则他们的下场,可能就会跟今天的周厉一样。

    杨天却不知道,他没有出手,仅仅凭借着威慑,就在整个地下世界掀起了一场惊天波澜。

    现在,已经是三天后。

    一切尘埃落定,他也恢复了平静的生活。

    除了修炼,就是上课。

    此刻,在北大学府的图书馆,津津有味的翻阅着一本书籍,而旁边则是那个古灵精怪的小灵儿。

    她一身素裙呆呆看着杨天笑嘻嘻道:“小哥哥,我刚才发现有好多小姐姐都在偷偷看你呢,你说她们是不是都在暗恋你。”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仙强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落叶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叶浮尘并收藏校花的修仙强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