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门外的一辆奢华的劳斯莱斯上,一个灰发老者顿时睁开双眼,对着后座的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道:“周先生,里面传来了惊人的波动,少爷恐有危险。”

    那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开口道:“南城区,谁敢与我作对?”

    饭店内,一片狼藉,周厉所有的手下全部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杨天,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卧槽,直到现在才看得出来,这少年之前一直是低调啊。”

    “狂,周厉的人都敢打,他难道就不怕”

    一人的话刚说到了这里,只见杨天缓缓朝着周厉走去。

    “沃日,他想要做什么?难道想要对周厉出手不成?”

    围观的众人吓得腿脚都在发软了。

    尤其是谢峰,满脸不可置信。

    这小子只是一个学生而已,他敢对周厉出手,周狂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他。

    周厉看着杨天散发着强大的威势,脸色有些难看起来,死死盯着杨天愤怒道:“你是谁?敢打我的人?”

    “我不只是要打你的人。”

    “什么?”

    少年一句话,让周厉有些愣住了,然后在他惊骇欲绝的眼眸下,少年对着周厉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随后,一句淡漠的话,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我还要打你。”

    众人疯狂撕扯着头发都感觉快疯了,他们脸上的肌肉都在狠狠抽动着。

    “沃日,他还真敢打啊,周厉刚才都说了,他父亲周狂可是在外面呢。”

    一人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要回家,这里太危险了。”

    周狂若是暴怒起来,可无人能拦,把这家饭店拆了都是轻的。

    周厉捂着肿胀的脸,难以置信看着杨天,眼眸血红,喉咙中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道:“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父亲是谁?”

    杨天淡漠伸手扼住了周厉的脖子道:“周狂吗?哼,你想染指我的女人,即便是他来,我也照打不误。”

    “我去!”

    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小子绝对是疯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

    “是谁说要对我照打不误?周某就站在这里,你敢动我?”

    众人目光望去的时候,心都凉了。

    果然是周狂来了。

    少年今天就算是有天大的本领也走不出这个屋子里。因为在南城区,周狂一句话就是圣旨,他想动谁,谁就的遭殃。

    “父亲,父亲救我。”

    周厉别杨天扼住脖子提了起来,他艰难呼吸着,脸色也变得十分苍白。

    “少爷!”

    那个灰发老者想要上前,但是却被周狂拦截。

    他眼眸眯了眯看着杨天,声音冰寒道:“朋友,不知道犬子怎么得罪你了?”

    杨天目光孤傲道:“他不会做人,我在教他怎么做人。”

    “嘶!”

    众人闻言,纷纷倒抽了一口凉气。

    周狂在这里了竟然还敢如此猖狂,他难道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就连华烟柔都满脸的担忧起来。

    周狂在南城区权势通天,在这里杨天会吃大亏的。

    周狂身后的那个灰发老者目光阴冷到了极点,他沉声道:“周先生,让我出手救下少爷吧。”

    周厉艰难喘息,脸都已经青了。

    他不断的咳嗽对着那个灰发老者艰难道:“贺老,快来救我啊,我快被这个混蛋给掐死了。”

    贺老正要出手,杨天的手掌猛然用力。

    “少爷!”

    贺老脸色铁青,不敢再前进一步。

    周厉喘息更加艰难了,他怨毒看着杨天怒道:“小子,你敢杀了我,我父亲同样不会放过你。”

    “你在威胁我吗?”

    杨天的眸子眯了眯。

    这个时候,周狂沉声开口道:“阁下到底是谁?”

    他看的出来,少年绝非普通人,就凭他在自己的面前还能保持淡定,劫持自己儿子的脖子丝毫不惧的样子,就能看得出来。

    “杨天!”

    少年声音平静开口。

    周狂皱眉思索一秒,随后带着错愕道:“北城区,杨先生?”

    围观的众人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也同样难以置信。

    杨先生这个名头他们可不陌生,半个月前,北城区黄鹤楼中,少年一己之力覆灭方文东所有势力,成为北城区第一大佬。

    虽然从那件事之后他销声匿迹,但是也不敢小觑。

    一己之力覆灭方文东近十年的基业,在一夜之间。

    这份手段与能力,让所有势力都胆寒。

    听到了杨天的身份之后,周厉原本嚣张的态度瞬间哑火了。

    他万万没想到,少年竟是与他父亲齐名般的存在。

    对方要真的动手,即便是杀了他也能无事。

    而听到了杨天的大名之后,最让人不可思议的贺老。

    只见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脸色骇然道:“当初覆灭暗影组织,与云苍真人交手的是您?”

    杨天挑眉道:“看来你在场!”

    “轰!”

    当少年承认的时候,贺老只感觉头皮都要炸裂了。

    他双腿打颤,跪在了地上,简直想要晕死过去。

    相比于灭杀方文东所有势力,几天前那场被武道界封杀是为禁忌的战斗才更让他恐惧。

    贺老怎么也没想到少年竟然就是那个几天前如天神般的存在。

    他为先天境中期修为,当时听到了动静之后到了交战之处,只不过由于他胆子所以站在了五千米开外的地方。

    所以,刚才他才没有第一眼就认出少年。

    不过虽然站得远,但是贺老可是清楚看到了当初交战时候场景到底有多激烈。

    灭杀暗影组织十分之九的事情暂且不说,半步金丹境界的厉破天被斩杀也只是小事。

    当时让所有人恐惧的是少年真的如天神那般,能唤动风雷,拥有毁天灭地之能,千道神雷劈落,就连云苍真人那种级别的存在都差点被轰杀成渣。

    最后,更甚至吸收了方圆百里的所有生机,发出惊世骇俗的古禁术。

    在那术成之时,天地失色。

    若非云苍真人关键时刻认输,那古禁术发出,整个京城都会成为半座死城。

    现如今,这位恐怖存在就在他的面前,刚才他竟然还想对自己出手。

    贺老想了想,他还是感觉死了一了百了。

    而看到了贺老跪下,这个时候不仅是周厉愣住了,就连周狂都难以置信看着贺老。

    他伸手想要去扶贺老,但是贺老却满脸惊恐道:“我言语得罪了杨先生,没有他的原谅,我不敢起来啊。”

    周狂彻底傻眼了。

    贺老一直是他的最大底牌,先天境界修为达到贺老这个地步的,京城也就十余人。

    能让他这么恐惧,少年绝不只是北城区大佬那个简单。

    贺老瑟瑟发抖,看着周狂压低了声音惊恐道:“七天前,武道禁忌。”

    当老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听扑通一声。

    所有人目光看了过去,只见周狂竟然也跪了。

    “卧槽。这谁特么能给我解释解释什么情况,我特么快疯了。”

    一个胖子看着这一幕,简直都要石化了。

    另一个青年不断拿头撞墙道:“周先生可是南城区的第一大佬啊,他竟然也跪了?这少年真有那么恐怖的身份?”

    饭店的老板也傻了眼,他都打算被周狂砸店了,但是现在周狂怎么跪了?

    难道是地板太滑了,他给摔倒了。

    想到了这里,饭店的老板瞬间晕死了过去。

    华烟柔惊讶捂着红唇。

    她知道杨天厉害,但是心中却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

    但是现在看到了周狂都跪在了少年身前的时候,她似乎明白了少年到底有多恐怖。

    周厉不明所以,但是现在已经是脸色彻底的惨白起来。

    他知道,今天算是完了。

    自己得罪了一个他根本得罪不起的人,想想刚才少年那些话。

    刚才他当做了笑话,现在全部都应验了。

    最不可置信的当属谢峰。

    他瘫坐在了地上,脸上的表情带着嫉妒与扭曲。

    “不可能啊,这绝不可能!”

    杨天怎么可能有让周狂下跪的资本?

    刚才他不是说他只是一个学生吗?

    一个不起眼的学生,怎会如此厉害?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仙强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落叶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叶浮尘并收藏校花的修仙强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