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覆灭在他一念间。

    如果杨天刚才说这句话,杨刚会当做一个笑话,但是现在他却不敢再嘲笑。

    天神集团已经在西南开了几家分公司,若是以后全部运作起来,再一上市,天神集团的市值会瞬间突破八百亿。

    杨家虽然在京城根深蒂固,拥有庞大的人脉,但是到时候与这个财团为敌,胜负也在五五之数。

    杨国不忍,劝说了杨天一声,杨天这才松开了杨刚的脖子。

    他怕真忍不住掐死了这个混蛋。

    得到了自由之后的杨刚用力咳嗽着,他咬着牙怒道:“小子,你当真以为拥有天神集团就能与我杨家为敌?你天神集团现在羽翼未丰,若是西南那四处天神集团分部建立起来,或许真有资格跟我杨家斗一斗。”

    说到了这里,杨刚又笑了起来:“但是可惜了,你却提前暴露了出来,这是你们唯一的底牌吧?等着我杨家的扑杀围剿吧。”

    杨刚心里十分清楚,不能让天神集团再次壮大了,否则不久之后,他们杨家真的可能覆灭。

    他话说完,杨天的父母心中一紧,这些年他们已经被杨家李家打压无数次了,

    这一次,仍然要步入后尘吗?

    杨雪心中焦急,暗暗埋怨自己这个弟弟为什么这么早就把唯一的底牌暴露出来。

    若是再过几年时间,肯定会给京城杨家来一次致命的打击。

    天神集团刚建立不足三个月,虽然让西京医院覆灭了,但是总体而言目前不是杨家对手。

    杨丰也狞笑起来看着杨天,目光透露出不屑。

    “小子,你或许不知道我家的底蕴有多强大吧?一个月,我们杨家会让你天神集团打压破产。”

    杨天笑了笑,语气淡漠道“既然暴露出天神集团,你当我没有其他底牌?我把话撂在这里,不出一年,你们杨家就会家破人亡。”

    “狂妄!”

    杨刚闻言愤怒道:“你凭借什么?敢说这句话。”

    杨天再次上前,踏天七步施展,清朗的嗓音传入两人的耳朵里。

    “就凭杨天二字!”

    那巨大的压迫下,杨刚与杨丰两人惊恐后退,腿脚在发软。

    无法匹敌的气势让人生畏。

    杨刚脸色铁青,杨家被人如此侮辱他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他怒哼一声道:“你以为你的名字能威震天下”

    话说到了这里,一道闪光在他的脑海中划过。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惊恐大叫一声,后退数步道:“你是西南杨先生?”

    “什么?”

    杨丰是个花花公子,地处京城,与西南相隔甚远平时也不关注这个,所以并不知道杨先生三个字在西南代表着什么。

    杨天的父母也迷惑起来,不明白杨刚为何称呼他们的儿子为先生。

    但是杨雪却不同。

    当听到杨刚说出杨天是西南杨先生的时候,她先是一愣,然后俏脸满是狂喜之色。

    杨先生的大名,简直如雷贯耳啊,西南五省第一人,决战燕青宗师,所有大佬对其俯首称臣,临安拍卖会点了天灯豪掷百亿资产而面不改色,断了鄂省官场扛把子的一条腿

    杨雪发现杨先生身上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传奇,她和几个好闺蜜都曾是杨先生的粉丝,据说杨先生很年轻,很帅气,曾经她还花痴了一段时间呢。

    现在却万万没想到,原本那遥不可及的杨先生,竟然是自己的弟弟。

    杨雪简直兴奋的要晕过去了。

    想起了杨天说要保护她,杨雪幸福满满,有了这尊神在,谁敢欺负她?

    对于杨刚认出他,杨天并不奇怪。

    他已经把天神集团暴露出来,目的就是把自己的身份亮出来。

    看着杨刚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杨天漠然笑了笑道:“你怕什么?我又不杀你。”

    若是刚才杨刚听到这句话,早就嘲讽过去了。

    他为杨家的顶梁柱,谁敢动他?

    但是现在,知道了杨天西南五省的王,再听这句话他只感觉后背被冷汗浸湿。

    两个月前,天龙酒店,燕青宗师身死,与眼前少年逃不开关系。

    五天前,云州一位宗师身死,也与少年逃不开关系。

    少年连宗师都杀得了,他只是一个暗劲中期的小菜鸟,刚才竟然敢在对方的面前叫嚣。

    杨刚不仅艰难咽了一口唾沫,想想刚才竟然对一位宗师境的强者出言不逊。

    果然如少年所说,他若不是身上流淌着相同的献血,他早就死了。

    杨刚知道了杨天的身份,不由又想起了自己弟弟杨安在云州参加全国玉石交流会的时候,他曾说过,被西南杨先生狠狠羞辱。

    现在看来,那不就是眼前这个少年羞辱的吗?

    他咬着牙看着杨天道:“你的小叔杨安脸上的巴掌是你扇的?”

    杨天讥笑道:“别乱攀关系,我所有的亲戚都死绝了,从未有一个叫杨安的小叔。”

    “你”

    杨刚脸色阴沉,怒道:“是你给了吴家一百四十亿资产,让他在京城开三百家玉石店铺?”

    “什么?”

    杨天的父母,还有杨雪、杨丰再次被震惊了。

    一百四十亿资产?杨天怎么可能有那么多资产?

    杨天不顾众人的震惊,笑看杨刚道:“你们杨家才反应过来啊,不过现在是不是有些晚了?”

    杨刚眼皮子一跳道:“这么说,你早有预谋?”

    杨天也没有瞒着,用那云淡风轻的语气道:“不是早有预谋,我是计划好了,让你杨家玉石产业覆灭。”

    “狂妄。”

    杨刚咬着牙冷哼道:“京城玉石产业是我杨家的地盘,你等着血本无归吧。”

    杨天呵呵一笑道:“有胆子咱们就较量较量。”

    他十吨的玉石原料已经给吴勇送过去了,从起来玲珑塔拿出来,没有任何的成为可言。

    就算是一个傻子不计代价也能把杨氏集团的玉石产业覆灭。

    杨天不信,吴勇那么精明的人,会不如一个傻子。

    看着杨刚脸色难看。杨天笑了笑,继续开口道:“对了,回去帮我问问杨凯,他的脸现在还疼吗?”

    杨刚浑身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神色。

    “当初的地下赛车,小凯的脸是你毁的容?”

    杨天呼出一口浊气笑道:“你问问他是不是我?”

    “混蛋,你怎敢”杨刚气的怒发冲冠,他咬着牙道:“那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堂哥啊,你小小年纪怎么有那么狠的心。”

    杨天听到这话笑了。

    上一世,他父母离世之后,姐弟俩孤苦无依,本已经够凄惨了,那个杨凯竟然还把他姐姐杨雪的容颜给毁了。

    若非如此,他姐姐怎么会自此之后失去笑容,怎么会放弃了自己的治疗,独自把他一人留在这个世界?

    狠心吗?

    如果重来,杨天不禁要毁了杨凯的脸,而且还要打断他的两条腿,让他终生无法行走。

    杨刚终于明白了,这几个月来杨家的事事不顺,竟然是眼前这小子一手造成。

    他拳头紧握,如果不是打不过杨天,他早就动手了。

    京城杨家,他们三兄弟全受损失。

    他弟弟杨安,玉石产业此刻遭到了吴家玉石产业的狙击。

    他的西京医院,原本是从杨国手上生生夺来的,这几个月来非但没有盈利,反而倒贴进去了几十亿资产。

    最后,在今天面临破产。

    他大哥杨泰,杨凯的父亲,儿子飙车被人毁了脸,直到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始作俑者,竟是眼前这个被他们杨家当做垃圾丢弃的少年。

    真是讽刺啊。

    杨刚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杨国寒声道:“你儿子把大哥家的小子脸给毁了容,这件事大哥肯定不会算完,等着吧,大哥的性格你应该清楚,只要他知道是你儿子动的手,不日,他便会讨还公道。”

    说完,冷哼了一声,拉着杨丰就要走。

    杨天闻言,淡漠的声音传了过去。

    “整个西南是我的天下,他敢来我欢迎,不过若是我那几个不开眼的手下做了什么过激的事,我会为那个杨泰准备好棺材以表歉意!

    另外,回去告诉你家那个老头子杨军,一个月后,我会到京城杨家走一趟,与他当面谈一谈,到底是谁高攀不起谁。”

    杨国闻言浑身一震,看着杨天的背影,满是欣慰。

    杨雪眼泪都感动流了下来,他们家,终于出了一个顶梁柱了!

    杨刚冷哼一声道:“好,一个月,我杨家大门为你开着,就怕你不敢来!”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仙强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落叶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叶浮尘并收藏校花的修仙强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