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声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望了过去,想看一眼谁这么狂妄。

    杨天同样挑眉看了过去、

    只见一位身穿西装,浑身肌肉鼓胀的威严中年男子。

    不是别人,正是吴勇。

    那两个乘警见此皱眉道:“你是谁?你可知道你这么做事妨碍公务?”

    吴勇冷笑一声道:“妨碍公事?真是可笑,便是你的上司都不敢对我这么说话,你

    算得了什么?”

    两位乘警闻言脸色一变,看来眼前这两人是有身份的人。

    那个大妈还想大声咋呼几句。但是却被吴勇的一个眼神给吓得面如土色。

    见身边的何薇薇看着自己,杨天只是声音平淡解释了一句:“与我无关。”

    随后,继续闭目养神起来。

    吴勇开口道:“杨先生既然说了与他无关,那就是与他无关,谁敢再多嘴一句,我

    弄死他。”

    众人连忙禁声。

    这个时候的陈雨涵几乎快痛昏迷过去了,何薇薇焦急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她梨花带

    雨哭泣道:“大家谁能帮帮我朋友啊。呜呜呜,谁能救救她。”

    那些热心的围观群众连忙问道:“谁是医生,哪位是医生,赶紧出来救人啊。”

    一传十十传百,其余车厢内的知道了此事也都纷纷过来。

    这个时候,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开口道:“大家让一让,我是一名医生,让我

    来看看这女娃子。”

    众人连忙让出道路。

    然而,当他们见那位老人给女孩把脉的时候,顿时愣住了。

    “中医?”

    “中医在这里添什么乱啊,这都什么时候了,现在是人命关天啊。”

    “中医要么没效果。要么见效慢,现在人家女孩都翻白眼了,恐怕还没早出病因就

    已经晚了。”

    “现在,看病谁还看中医啊,有没有西医大夫啊,赶紧出来救人啊。”

    那老人闻言面带愤怒之色对着周围人怒道:“谁说中医不管用,老头子我学了几十

    年中医,用它救死扶伤无数,你们哪个有资格评论我?评论中医?”

    众人闻言张了张嘴,没办法反驳。

    而就在此时,一个面带冷笑的年轻俊朗男子站了出来开口道;“我是京城协和医院

    的主治医师,从海外留学学习西医回来。虽然年轻,但同样救死扶伤无数,我有没

    有资格评论你?”

    老人冷声道:“我现在没有功夫跟你计较,这个女娃子有生命危险,你闪开,不要

    打扰我。”

    那年轻俊朗的男子傲然开口道:“该闪开的是你才对,这里只有我才能救得了她,

    你再耽误下去,她就会死。”

    众人听到这话,再次倾向于了那年轻俊朗的男子身边。

    协和医院,全国最为顶尖的医院,又是海归,一看就是医学界的精英。

    而老人,籍籍无名,都这个年代了穿的衣服还打着补丁,怎么比?

    于是,站在旁白担忧的人们纷纷劝解道:“老人家,您也该退休了,还是让人家小

    伙子来吧。”

    “是啊,人家比你靠谱多了,你还是站在一边学着点吧。”

    “中医已经不如西医,你也别不服。”

    老人气的浑身在颤抖,他怒道:“好,既然你们这么说,那这件事我就不管了,若

    是这姑娘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就准备活在一辈子的自责中吧。”

    说完,怒哼了一声起身。

    那年轻的男子呵呵冷笑道:“有我在。她不会有事。”

    说着,示意大家退散一些,把陈雨涵平躺下。

    正要检查,那年轻的男子却才反应过来。这里并未在医院,手上没有任何工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大家都发现这个海归似乎并不是那么靠谱啊。

    这么久了都没有一点动作,看样子是无从下手啊。

    众人也开始焦急了。

    “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让人家老中医来。”

    “是啊,人家小姑娘都快坚持不住了,我最恨你这没什么能耐还在这叫嚣耽误人家

    时间的人。”

    那年轻男子脸色涨红道:“谁说我没办法治病了,这里没有什么机器,我很难看出

    她得了什么病。”

    众人闻言,心中鄙夷之色更加浓郁了。

    他们纷纷把目光求助看向了老人。

    老人见此心中有些不忍,只能叹了一口气,然后开口道:“好吧,老头子救死扶伤

    多年。命大于一切,刚才的事情,我不与计较了。”

    众人叹服道:”老人家心地善良,我们为刚才的言语羞愧。“

    一个壮汉一下子把那年轻男子拎了起来怒道;“滚一边去,浪费时间。”

    那年轻男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咬了咬牙哼了一声道:“我倒要看看,你没有

    工具怎么治。”

    老人没有理会他,而是仔细观察着陈雨涵、

    翻开她的眼皮看了一看问向何薇薇:“她有没有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何薇薇急的六神无主道:“没有啊。我们吃的都是正常食物啊,我都没事。”

    老人又查看了一看,看了一眼桌面上盘子中的半条鱼,米饭,以及一些零食与水杯。

    初开始只是皱眉,最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拿起那水杯,看了一眼里面泡的东西后大惊。

    “水里泡的东西是甘草?”

    何薇薇闻言一愣。然后问道:“是啊,我闺蜜喜欢喝甘草茶。”

    众人也是迷惑。

    老人缓缓说道:“我找到原因了。”

    一人小声说道:“难道是有人在水里投毒?”

    这人话落,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杨天。

    吴勇皱眉道:“杨先生说了,这件事与他无关。”

    众人心中冷笑道:“这个位置就坐了三个人,不是他投毒,难道是这女孩的好朋友?”

    “哼,他说与他无关就无关?他能拿出证据吗?”

    “我早就看出来了,这小子一定是见人家长得漂亮。示爱不成所以心生歹意。”

    “这是谋杀啊,乘警呢,赶紧把这小子给抓起来,这小子就是恐怖分子,就算有天

    大的背景也不能放过。“

    那两名乘警点了点头,正要有所动吴勇就急了眼。

    他正要发怒,老人这才终于开口。

    老人把盘子里的那条鱼观察了一阵,然后开口道:“你们别冤枉好人了,这姑娘中

    毒是她自己的原因。

    众人全都愣住了。”她自己给自己下毒?老人家你没搞错吧?”

    老人指了指盘子中的鱼,还有水杯中的甘草道:“鲤鱼和甘草同食会中毒,这是食

    物相克,严重时候可能要人性命。”

    众人闻言满脸呆滞。

    何薇薇也不例外,她看向了杨天,美眸满是后悔之色。

    误会杨天下毒是其次,她后悔是因为少年曾阻止过她的闺蜜,不让她食用说会中毒。

    但是她闺蜜没有当回事。以为少年时故意找话题接近她。

    她当时也只把少年的话当成了笑话看待。

    而如今,竟然真的应验了。

    她连忙拉住了那老人哭泣道:“老人家,您一定要救救我闺蜜啊。”

    老人见躺在地上的女孩已经晕了过去,不由得脸色一变,叹息了一声开口道:“来

    不及了,她要是清醒的时候我还有五成把握,但是现在她昏迷了过去,就算是我也

    无计可施了。”

    说着。他颇为自责道:“若是我早一点发现就好了。”

    而这个时候,众人愤恨的目光看向了那个年轻海归怒道:“都是因为你,若不是你

    捣乱,人家老中医或许已经治好了人家。”

    那年轻的海归缩了缩脖子不敢反驳。

    这是人命关天。摊上了可就麻烦了。

    何薇薇无助哭泣,脸如死灰。

    吴勇见此有些看不下去了,他同样有一个与陈雨涵一样大乖巧听话的女儿,由此,

    生出了怜悯之心。

    他看了闭目养神的杨天一眼恭敬求道:“杨先生,那女孩挺可怜的,您能出手帮她

    一次吗?”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仙强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落叶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叶浮尘并收藏校花的修仙强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