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倨傲的戴国,杨天的脸上露出的冷然之色。

    原本他想要放过对方,不予计较!

    但是现在显然对方不想放过他。

    戴国敢拿家人威胁他,在杨天的眼里他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想到了这里,杨天接过了电话。

    他倒要看看,电话那边到底是谁?敢做戴国的靠山。

    然而,电话接通之后只听一道苍老的声音呵呵一笑道:“杨天小友别来无恙啊,不

    知道过了一个多月。你还记不记得我?”

    听到这略微熟悉的声音,杨天是真的愣住了。

    他思维敏捷,一下子就猜到了电话那边的人是谁!

    叶氏孤儿院,那位可敬的老人!

    穆柔去了海外穆家之后,曾交代过他。

    让杨天照顾孤儿院。

    他每隔一段时间也曾去过那所孤儿院,给那群可爱的小孩子们买很多玩具糖果。

    但是,唯独不见这位老人。

    老人的女儿还说她父亲留下一封书信就离开了,说是要去办件事情。

    杨天为此还有些遗憾。没能再与对方下棋。

    但是却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又听到了老人的声音。

    老人一家人默默收养那十几个孩子,没有多少经济来源,无私奉献着。

    杨天对这个可敬的老人一直保持着尊敬。

    现在听到老人的声音,他同样十分开心。

    杨天笑着开口道:“原来是叶老,您那么和蔼可亲,小子怎能会忘记?这么长时间

    没见,不知道您过的可好。”

    京城那栋最为顶尖的别墅内,叶准在开怀大笑。

    张年可以发誓。

    这是他见到对方这些天来,对方第一次笑的这么开心。

    由衷的开心!多度音几八双多宋。

    叶准知道,杨天并不知道他的身份,他只是孤儿院的一个废物院长。并非二十年前

    一句话便可改变国家走向的神级巨擘!

    当人落魄的时候,才知道,谁的心是热的还是凉的。

    他感受得到,对方是真的对他尊敬,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是因为他在二十年前在

    江城创建了那所孤儿院。

    一饮一啄,自是天定!

    对方从未从他身上索取什么,两人萍水相逢,认识不到一天,对方却拿出那么珍贵

    的丹药,几亿人民币给予了他还有他的孤儿院生的希望。

    难得,可贵!

    叶准就连眼角的皱纹都带着笑意。他再次哈哈一笑开口道;“哈哈,杨天小友,没

    想到过去一个多月了,你还记得我这糟老头子是谁,。”

    杨天同样笑道:“叶老这里是哪里话?我经常去孤儿院看望您和那些孩子,但是您

    却不在那里,那些可爱的孩子天天眼巴巴盼望着您回去呢。”

    听着杨天经常去孤儿院,叶准的眼中的笑意更浓了。

    又听到对方说那群可爱孩子等着他回去,他边笑着,眼角也边湿润着。

    叶老呵呵笑着开口道:“回去,我肯定会回去,不过现在我在外地处理一些事情,

    等事情处理完毕,我就回去。”

    杨天点了点头恭敬道:“那行,小子备上茶水棋盘,等着您老回来!”

    叶准闻言之后,他现在都恨不得立刻回到江城。

    但是他放不下,自己的老兄弟都为他而死。

    这份公道不讨还

    黄泉路上他有何脸面去面对他的老兄弟?

    他眼中带着坚定之色道:“呵呵,等着我,我处理完手中的事情,就痛痛快快陪你

    杀几局棋,不过小子,下次若是再相见,你可不许让我。”

    杨天爽朗一笑,对这个正直的老头也是感觉好笑。

    他开口道:“小子棋艺一直不好,不是叶老您一直让着我吗?”

    叶准笑的更开心了,他开口道:“我早就看出来你非池中之物,没想到一个多月。

    你竟然成为西南五省的第一人,恭喜啊!”

    杨天呵呵一笑,道:“没什么,他们找不到人来做这个位置。于是就把我推上去

    了,我只是比别人幸运而已。”

    叶准开口道:“你的谦虚品德,仍然没有一丝改变啊。”

    杨天笑了笑,没有说话。

    而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傻了眼。

    王烈邹兴等人之前还紧张杨天的处境。

    毕竟戴国的靠山是京城巨擘,万人之上的存在,虽然距离这里遥远,从千里之外说

    句话放到这西南五省仍然管用。

    原以为他们认为杨天会有大麻烦了,却未曾想到,少年竟然跟电话那头的京城巨擘

    级大佬聊的这么开心。

    仿佛早就认识。

    而且戴国刚才打电话是以一个下属语气,眼前少年似乎是以朋友谈话的那种语气与

    其交流。

    这是什么概念?

    这可是意味着杨天在京城同样有巨擘级靠山,而且是长久的靠山。

    丰州的那个寸头大佬与徐州济州两位大佬对视了一眼。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了,等下

    一定要对少年表露衷心。

    郑老郭安等人这个时候看着杨天,已经愈发的忌惮起来。

    少年与京城的这位大佬是朋友,那未来的前途肯定不止于此。

    况且他还这么年轻,喂谁也保不准他有一天不会达到像电话那边的大佬一样的高度。’

    场中,最难以置信的还是戴国。

    他疯狂撕扯自己头发,不敢相信自己的人脉关系,对方竟然也认识。

    这样一来的话。那他的所有计划都泡汤过了。

    想到这里,戴国几乎发疯。

    杨天又与叶准聊了很久,这才轻抬眼皮看了戴国一眼道:“叶老,既然这个人是您

    的朋友那我不为难他。”

    杨天冷漠注视着戴国,敢威胁他的家人,就等于触了他的逆鳞。

    龙之逆鳞,触者杀之。

    若不是老人出面,他不会让眼前这个人活着离开。

    哪怕对方是鄂省的一省之长。

    然而。他话说完,只听对面的老人呵呵一笑,道:“杨天小友,你误会了,你身边

    的那人我不认识,我的一个曾经的下属是他的靠山。”

    杨天闻言,松了一口气道:“您与他没有关系就行,这样一来我不会太难做········”

    说道这里。杨天的话语一顿,然后有些疑惑开口道;“叶老我没有听错吧,您是一

    个下属是戴国的靠山?”

    老人呵呵点头道:“是的,所以你不用畏惧任何人,因为从今天起,我是你的靠

    山,以后不仅在西南五省,就算是在全国你都可以无所顾忌。”

    杨天心脏恨恨抽动了一下,然后问道:“那您的身份是?”

    叶老笑着道:“我现在没有什么身份,就是个平民,糟老头子,不过有我为你撑

    腰,只要不触及我的原则,底线,你可以任意妄为,就算是捅破了天。我也能帮你

    补上。”

    老人声音之中透露着绝对的自信。

    他没有说慌,二十年前他为整个国家神级的巨擘,可以一句话左右国家的命脉。

    二十年后,物是人非,他不再是那神级巨擘,而是一位普通的糟老头子。

    但是,他没有说谎,他当年人脉虽然损失一半。但是仍旧掌握了京城的三分之一人

    脉,他说出的每一句话,仍然有效。

    但是身处江城的杨天却不知道这些,他闻言之后真的呆愣住了。

    他虽然与老人相处不到一天。但是仍然感觉到对方是个有故事的人,而且从其身上

    撒发出来的那种气势,绝对属于身居高位。

    而且就他了解,对方断然不是说大话的人。

    对方明明知道他是西南五省的大佬,仍然说要做他的靠山。

    那就证明他的地位绝对超过了郑老等人的几倍,从刚才老人说戴国的靠山只是他曾

    经的一个手下也可以证明。

    杨天真的没想到,自己当初的一次无意间善举,竟然赢得了这尊巨擘的友谊。

    似乎早有预料杨天会震惊,老人呵呵一笑道:“不仅如此,我还知道终有一天你会

    来京城,我会这里已经帮你铺好路,等着你的到来。”

    杨天呵呵一笑道:“一言为定!”

    叶准:”一言为定!“

    杨天终于放下了电话,然后长出了一口气,目光缓缓看向了戴国,把手机递给了他

    淡漠问道:“还有靠山吗?一并交出来吧。”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仙强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落叶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叶浮尘并收藏校花的修仙强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