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了许久,叶准虎目再次凝实,继续问道:“温老还有岳老两人呢?他们现在如

    今可好?”

    这两位是他三十年的挚交好友,二十年不见了,不知道如今过的怎么样。

    张年握着拳头,似乎想到了什么让他愤怒的事情,道:“叶老您还是别问了,那两

    个混蛋根本不配做您的朋友。”

    叶准身躯轻微抽动一下。然后闭上了眼嗓音略带嘶哑道:“说吧,什么情况,我还

    能承受得了。”

    张年咬着牙犹豫了片刻低声道:“那个姓温的还有姓岳的根本就不是东西,当初您

    如日中天的时候他们天天巴结,您落了难,他们不雪中送炭也就算了,竟然还落井

    下石,您的那两个好兄弟陈老与陶老都是被他们迫害致死的。”

    叶准闻言。身子一震,眼眸中的火焰几乎可以焚尽苍穹。

    “好!”

    他嘴里吐出这个字之后,那充血深邃的眸子再次望向张年问道:“他们两个现在还

    活着?”

    张年吓了一大跳。

    多少年了,他从未见到眼前的老人如此暴怒过。

    他赶紧回答道:“恩,现在活着,不过已经退休了。”

    “很好!哈哈哈,活着就好。”

    叶准在狂笑着,张年却愈发的畏惧了起来,以他对眼前这老人的了解,他的怒火已

    经达到了最巅峰。

    虽然表面在笑着,似乎在为老友高兴。

    实则不然。

    从老人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森冷气势就可以知道。

    老人是真的怒了。

    叶准手里握着的杯子咔嚓一声成了碎片,尖锐锋利的瓷片把他那枯瘦的手掌划破。

    鲜血淋漓。

    但是他没有在意。

    他额头的青筋在剧烈抽动,自语道:“人走茶凉我不怪他们,但是动我身边的人,

    我回归了,定让他们付出惨重代价。”

    “叶老!”

    张年担忧快速拿出纱布为老人把不断流血的伤口给包扎。

    叶准闭上了双眼,喃喃自语:“幸亏没死,幸亏没死啊,不然岂不是太便宜你们

    “我的复仇计划才刚刚展开,你们一定要活到我重新站在巅峰的时刻啊。”

    “那些从我手上夺走一切的家伙,过了安逸的二十年,如今是时候连本带利给我还

    回来了。”

    张年仔细听着老人念叨着,每一句话要是传出去。绝对能掀起一阵巨大的风暴。

    谁曾想到,当初那位威震天下的大人物,现在坐在了他的身边。

    不仅没死,而且回来了。

    那些曾经受过他恩惠的,在京城的圈子内,可足足占据三分之一啊。

    他们无时无刻不期待着老人的回归。

    虽然迟到了二十年,但是老人终究是回来了。

    他正想到这里,突然自己的私人电话响了。

    张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由皱着眉头。

    鄂省那小子又来麻烦他了。

    他早就说过,人情只能用一次,没想到他这么不珍惜。

    仅仅相隔两个月,就想把这最后一次机会用掉。

    在老人的面前,他不想理会,正要挂断电话,叶准就开口了。

    他闭着眼睛休息,平静开口道:“接吧,无需估计我。”

    张年不敢违背,只能点了点头同意。

    电话接通之后,那个让他不悦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张先生,是我,我是戴国。”

    江城,雍华庭酒店内。

    打通了电话的戴国喜上眉梢。

    看着众人那崇拜的目光,他不由得更加得意了起来。

    张念皱着眉头道:“小戴,我两个月之前跟你说过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你确

    定你考虑好了吗?”

    戴国开口求道:“张先生,您就帮帮我这次吧,对方十分狂傲。扬言让我走不出他

    的地盘,我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他把自己说的那么可怜,就是为了博得张年的同情。

    戴国知道,对方心软!

    而事实也果然如他所想。张年愣了愣之后问道:“怎么可能,你可是鄂省的一省之

    长啊!是谁这么大胆敢动你?”

    戴国连忙开口道:“对方也有地位,他是新晋的西南五省第一大佬。我与郑老郭安

    等人好心到这里为他庆贺,没想到他为了立威竟然对我出手。张先生,你一定得帮

    帮我啊。”

    张年一声冷哼道:“现在的人可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自以为有点成就,就敢这么

    狂妄!你现在在哪里?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我马上派军队去镇压。”

    戴国闻言大喜道:“多谢张先生,多谢张先生,他的名字叫杨天。”

    “杨天?”

    张年听到这个名字,感觉似乎有点耳熟,不由得轻声念叨了一声。

    而这一声念叨,却把叶准那古井无波的心境翻起了惊天骇浪。

    他原本在闭目养神。但是这时候却突然睁开了凌厉的眸子。

    看着正计划怎么调动军队的张年,叶准突兀开口道:“你说什么?杨天?”

    他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张年吓了一大跳,手机都差点扔了出去,他连忙恭敬道:“叶老,您认识?”

    叶准的情绪波动有些剧烈,脸上透露出了喜悦之色。

    他威严开口道:“问问对方,那个叫杨天的是不是一位少年,在江城地界?”

    张年点了点头。如实问向了戴国。

    而戴国却没有听出任何的不对劲,也如实说了出来。

    这一次,把张年吓了一大跳。

    他捂着话筒,诧异道:“叶老,您是怎么知道的?那小子名字的确叫杨天,现在在

    江城地界,有点手段,短短时间内就站在了西南五省的最顶端位置。”

    叶准闻言呵呵一笑。也有些欣慰。

    他也没想到,自己仅仅离开这一个月,少年的命运竟然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仅仅十七八岁的年纪啊,怎么可能镇压这么多心思狡诈如狐狸的各省大佬?

    叶准不禁有些担忧开口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他。呵呵,我欠了他一条命啊?“

    “什么?”

    听到这话,张年顿时傻了眼。

    一股恐惧的念头从心里油然而生。

    他没想请自己帮忙的戴国竟然惹到了这种存在。

    那个叫杨天的少年,竟然对叶老有如此大的恩情。

    就他所知,叶老的人情。可不是那么容易得来,当初他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他不轻易承别人的情,但是一旦承下,对方的要求只要不违背他的原则,就一定会

    为其办到。

    所以,二十年前也有传言说,叶老承下的人情,价值万金!

    他本以为叶老只是与江城的那个叫杨天的小人物只是认识。

    却未曾想,那小人物竟然对叶老有救命之恩。

    这是祖坟冒青烟也的不来的机遇啊。

    这天大人情,以叶老的性格,只要他活着,就一辈子还不完。

    那小人物有了眼前这位老人作为靠山,他便可以无所畏惧,地位甚至比自己还要高

    上半筹!

    张年越想腿脚就越打哆嗦。

    也没想到自己这位朋友的儿子,竟然给他闯这么大的祸。

    没等叶准发话。张年有些颤抖恭敬问道:“叶老,您看这件事怎么处理。”

    叶准也有些意外,在这里会听到杨天的消息。

    他脸上带着兴奋之色开口道:“让那人把电话给杨天小友,我要亲自跟他说几句话。”

    张年哪儿敢不从,他恭敬点头,然后电话中又给戴国说了一遍,其声音带着愤怒。

    戴国也是人才,竟然到现在了还没有听到张年的愤怒是冲着谁发的。

    他只知道。张念发怒了,那眼前这个小子就完蛋了,他的天神集团产业,会到自己

    的手上。

    想到这里。戴国满脸猖狂,把电话拿到杨天的身边,居高临下冷笑道:“杨天,我

    背后的势力说要出动军队镇压你,你现在跟我求饶乖乖我天神集团交出来我还能帮

    你说说软话。”

    说道这里,他为之一顿,脸上带着残忍笑容森冷道:“否则,哼,不仅是你,就连

    同你的家人,也得付出惨痛代价!”

    网上直接搜索:""20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仙强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落叶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叶浮尘并收藏校花的修仙强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