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呐,我到底看到了什么?”

    场中的众人都惊呼起来。

    “罡气?那特么是罡气啊。”

    “罡气外放,超越了暗劲修为,是宗师的境界无疑。”

    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刘老大在擂台瘫坐着,看得最为真切,他神色惊恐,不断摇头难以置信。

    木老瞪大了双眼,脸色红润看着擂台上的杨天。

    在金色的罡气笼罩下,少年宛若神明!

    最为震惊的是王烈,看到了杨天的罡气外放,他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震惊的连呼吸都给忘了,脸色被憋得铁青。

    最后几乎要窒息了,这才大口喘息,眼眸伸出去全是不敢置信神色。

    他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刚才他问杨天是不是暗劲境界对方摇头。

    暗劲算什么?人家是宗师之境!

    怪不得,怪不得杨天无惧无畏,暗劲中期的雷傲都不怕,他为宗师境,在这世上还真没几个人能让他怕的。

    因为宗师之境,除了一些大型热武器围攻之外,几乎是无敌的存在!

    无论是刘老大这一方,还是温雅这一方,全都被被吓傻了。

    场中,雷傲脸色难看,惊恐看着眼前的金色光幕道:“宗师?怎么可能,你小小年纪,怎么会是宗师之境?”

    杨天淡漠看了他一眼,伸出手,虚空握着他的脖子,慢慢提起来。

    让所有人都震撼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雷傲艰难捂着脖子,脚尖慢慢离开了地面。

    “这········这就是宗师之境的实力?’

    刘老大几乎吓晕了过去,木老死死盯着杨天的举动,兴奋的不断咳嗽。

    温雅捂着诱人的红唇,美眸圆睁,虚空,把一个人生生提了起来,这还是人吗?

    众人里,有几个看到这一幕无法接受,直接崩溃了。

    王烈神色亢奋,仿佛场中的少年就是他那般,他握紧了拳头,激动的不能自己。

    宗师之境,虚空摄物!

    擂台上,雷傲脸色铁青,不断挣扎着,整个人就像是上吊那般。

    但是,上空却没有一根绳子。

    杨天目光平静注视着雷傲道:“泉州不够你撒野吗?跑到江城来捣乱?真当无人可杀你?”

    雷傲脸色呈现了酱紫色,他无法呼吸,眼神中带着祈求之色看着杨天。

    与刚才的狂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杨天不为所动,他声音不大,但是每一个字,就像是重锤一样,敲打着所有人的心房。

    “既然你这么喜欢江城,那就········永远留下吧!”

    所有人闻言,脸色骇然。

    “这少年宗师想要干什么?’

    “我的天啊,他该不会是想要········”

    “不,这不可能,雷傲在十年前可是燕青的弟子,”

    “燕青?那个燕青?”有人眼皮一跳惊呼道:‘我的天啊,你该不会说的是丰州燕青吧。”

    前者点了点头道:“就是他,十年前传闻,雷傲曾拜在燕青宗师的门下,学习三载!”

    “这么说,燕青宗师与雷傲有着师徒的情分啊,燕青宗师是老牌宗师,这些年从未听过他出手。”

    “没有敌手,自然就不再出手!”

    “这么说的话,这个少年宗师肯定不敢杀了雷傲,这么做只是为了吓唬·········”

    就在一人刚说到这里的时候,擂台上雷傲神色惊恐。

    从杨天那冰冷的眼眸中,他看到了杀意。

    必杀他的决心。

    雷傲神色惶恐对着杨天摇头,他还没有活够,暗劲中期才踏入半年,他不想死。

    然而,杨天却没有理会对方,虚空中的手掌微微用力,只听一道清脆的喀嚓声传遍四周。

    雷傲的脖颈骨头被生生捏碎,一缕鲜血从其嘴角溢出,那惶恐的眼眸也渐渐失去了色彩,变成了死灰色。

    “········只是为了吓唬雷傲一下而已。”

    在这个时候,那个自认为杨天不敢下杀手的那个人才把话说完。

    话刚说完,看到眼前的景象,那人瞪大了双眼,满脸愕然。

    “我的天啊,他他他,他真敢杀了雷傲。”

    众人脸色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个少年宗师太狂了,燕青宗师的徒弟都敢当众抹杀,真不怕燕青宗师找上门来?

    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下,杨天风情云淡扫视了温雅一眼,手掌翻转,拿出一个药瓶抛给了木老,没说一句话,转身离开。

    良久,在杨天走了很长时间,所有人这才从震撼中醒了过来。

    兰宁与江城两家都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雷傲死了,他是燕青宗师的徒弟,一身修为为暗劲的中期,在燕青的身边,地位肯定低不了。

    他死在了江城,又与兰宁有瓜葛。

    若是燕青发怒追责下来,他们谁也逃不了。

    这个麻烦,一个处理不好可能要人命的。

    刘老大在手下搀扶走到了温雅的身边,苦笑道:“温女王,我们该怎么办。’

    温雅不为所动,把杨天留下的那个药瓶打开,顿时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几乎令人沉醉。

    里面装了两粒金色的丹药。

    温雅疑惑看了木老一眼,却见木老闻着药香眼睛眯了起来,眉宇间痛苦的神色减轻了许多。

    她轻声问道:“木老,这是刚才那个小········那杨先生留下的,应该是恢复伤势的丹药,要不您吃一颗。”

    木老点了点头,倒出一粒,然后吞服下去。

    丹药入口即化,一瞬间,木老感觉胸口塌陷与手臂断裂的地方疼痛无比,就像是再次被人整整打断那般。

    他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而温雅见此关系则乱,急得眼泪都差点留了下来。

    而刘老大显然比温雅有见识,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对温雅道:“别碰他,他在恢复伤势。”

    温雅不信,但是眼前突然发生了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幕。

    木老胸口那塌陷的位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原状,手臂变形处,也慢慢恢复正常。

    温雅瞪大了美眸,俏脸满是不可思议神色。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老大看着温雅手中的药瓶清吸一口气震撼道:“这是刚才那个少年宗师境的强者留下的神药。”

    “怎么可能能这么神奇?”

    温雅看着木老正在蜕变,不由得瞪大了双眼。

    场中的中人见此一幕,也大呼是奇迹。

    仅仅三分钟时间不到,木老缓缓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周身的关节,忍耐不住长啸了一声。

    声音绵延不绝,中气十足,哪里像是受伤的样子啊,

    温雅惊喜道:“木老,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木老兴奋开怀大笑道:“真是奇迹,真实奇迹啊,我的伤势不仅是新伤彻底好了,就连旧伤都得到了极大地改善。我现在仿佛年轻了十多岁。“

    温雅打心里为木老高兴,然后转身看了一眼同光渴求的刘老大。

    刘老大接触了温雅的目光,顿时脸色一变道:“温女王,你想干嘛?”

    温雅拿着手中的药瓶看了一眼,然后把它抛给刘老大道:“里面还有一颗,拿去!”

    刘老大先是一愣,不敢置信,随后狂喜。

    他迫不及待把药瓶中的最后一颗金灿灿的丹药倒了出来,然后吞服了下去。

    同样不出三分钟,原本双腿全断的刘老大几乎得到了重生那般。

    在痛苦挣扎了片刻之后,他的双腿伤势被彻底修复。

    奇迹发生在自己身上,才算是奇迹。

    刘老大此刻的心情,几乎要幸福的晕了过去。

    双腿失而复得,这简直是再造之恩啊。

    刘老大眼中含泪,对着温雅抱拳道:“温女王仗义,我刘某人对您心服口服,从今以后,在下占据江城所有的场子全部归还,有我刘某人在的一天,兰宁将永不来犯江城。”

    温雅笑道:“愿兰宁与江城世代交好!”

    刘老大重重点了点头:“愿兰宁与江宁世代交好!”,。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仙强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落叶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叶浮尘并收藏校花的修仙强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