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老见此同样是目瞪口呆,因为杨天的刀工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了。

    虽然少年手中仅仅是一把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菜刀,但是在其手中,几乎玩成了花儿一样。

    残影不断,却控制的十分精准

    有人捡起一些碎屑,惊呼道;“这绝对不是塑料。”

    还有人不信,嘲笑道:“不是塑料难道是果冻不成,你看看那小子,削这玩意儿根本没用力气,就像是豆腐上雕花,虽然功底不错,但又有什么用,这是玉石的雕刻。”

    有个比较懂行的中年稳重男子,皱眉看着杨天手中拿着的灵石开口道:“这绝对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起码我从来没见过。”

    有个小年轻讥笑道:“别扯那些没用的,就问你那小子手中的石头值多少钱?

    那个中年稳重男子沉思了一下,盯着杨天手中那块晶莹剔透的灵石开口道:“这件东西晶莹剔透,看似平凡,但其内散发夺目光彩,初步估价,不比那羊脂白玉差!”

    “握草!”

    所有人闻言,差点跪下。

    因为这个稳重中年男子是兰宁市的大玉商,名叫谢豪,身家过亿,早年凭借祖上传的相玉经验白手起家,走南闯北,闯下了很大的威名。

    他的眼光毒辣,根本不是这群小喽啰能比得上的。

    所以,当谢豪说杨天手中的那块晶莹的石头堪比羊脂白玉的时候,所有人都炙热看着杨天手中的那件宝物。

    羊脂白玉,那是天价的玉石啊。

    ----------

    场中杨天的刀法越来越来,所有人眼花缭乱。

    最后,当最后一刀雕刻上去的时候,杨天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极品灵石,坚硬程度绝对比精钢石都要硬上百倍,他手上那把又是普通的菜刀,所以,只是用他体内的仙元来雕刻。

    整件灵石雕刻完毕,他体内的仙元也消耗殆尽。

    不过,这显然是值得的,因为这件雕刻的作品,会让所有看到它的人,下巴都惊掉。

    但是,这个时候,一些不开眼的众人还没分清楚情况,就开始鄙视了起来。

    “握草?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像是花?但是怎么只有一个花骨朵?”

    “哈哈,什么破玩意儿啊,就算是材料再好,堪比羊脂白玉又如何,雕刻出来的东西跟狗屎一样。

    ”

    “呵呵,哗众取宠,刀法这么厉害,我还以为有多牛逼的。”

    所有人大跌眼镜不断嘲笑。

    就连谢豪脸色都有些挂不住了,刚才他那么推崇这个少年,却没想到对方如此不堪。

    鲁老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杨天手中这件雕刻出来不伦不类的东西是什么。

    他有些失望道:‘这就是你的本事?”

    杨天整个作品就像是一株没有开放的花朵,没有丝毫的亮点,平凡无奇,刀工更是粗糙,不说与他最得意的作品羊脂白玉相比,就连刚刚那绿玉玉蝉,都无法相提并论。

    单眼皮美女眼中全是鄙视不屑之意。

    这个少年耍了那么多花样,但结果呢,还不是丢尽了脸面。

    穷学生就是穷学生,这一点怎么也改变不了。

    鲁老皱眉看着杨天道:“现在,你要向我道歉,当着众人的面,诚恳地向我道歉。”

    杨天淡漠道:“道歉?我?你承受得起吗?”

    一句话,众人全部愕然!

    什么情况,都输了这小子竟然还那么狂妄?

    鲁老脸色阴冷,大声怒喝道:“小子,你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杨天轻抬眼皮,讥笑看着鲁老道:“我的作品,还没有结束呢。”

    一句话,众人再次愕然,什么情况,这比赛都结束了,你这作品还没结束。”

    然而,不等众人疑问出声,只听杨天手指捏着法诀喝道:“风来!”

    “啥?”

    众人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我的天啊,我算是终于看明白了,这小子就是神经病啊。”

    “哈哈,尼玛,还风来,你说来说就来风,你以为你是仙······”

    他话音未落,突然整间屋子里突兀刮起了风。

    众人全部骇然失色,然而,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突然一人无意间看到杨天手中的那个花骨朵的时候,惊恐大叫了一声道:“快看啊,我的神啊,开花了。”

    “什么?什么开花了?这血玉斋没有种植花草啊。”

    所有人先是一愣,然后顺着那人的手指望去。

    只看了一眼,都惊讶得瘫坐在了地上无以复加。

    “我的天啊,我看到了什么?石头开花了???”

    这块晶莹的玉石到底是石头,还是有生命的植物?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啊。’

    “你们快看,茎叶而已舒展开来了。”

    叶脉的纹路你们快看,我的天,这也太薄了吧,几乎透明啊。”

    “快看快看,花散开了,嗯?不对啊,里面怎么多了点什么。”

    所有人都是一脸可惜之色,因为花蕊似乎雕刻不完整,成了最大的败笔。

    然而,还没等众人叹气,只见花蕊里多余的部分竟然翩翩飞舞了起来。

    众人见此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

    “我的天天天,那是········那是蝴蝶啊。”

    “握草,这蝴蝶到底是活的还是死的。”

    一人倒抽了一口凉气道:“花朵展开才飞了出来,这玉石里面肯定不会有活物,也就是说······”

    另一人惊恐的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道:“也就是说,这蝴蝶,是少年雕刻出来的。”

    一位上了年纪的人激动的热泪盈眶:“神迹,神迹啊,玉蝶御风起舞,飞在花的上空,花枝灵动随风舞动,花香满室,枝叶柔软,这真的是雕刻出来的。”

    所有人神色痴迷看着杨天手中那朵盛开的晶莲,以及晶莲上翩翩飞舞经久不落的玉蝶。

    鲁老见此,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脸上震惊的表情几乎僵硬。

    不说整个花朵能遇风绽放,就来那一片叶子脉络,他倾尽一生也无法雕刻其灵韵。

    这片叶子栩栩如生,花瓣栩栩如生,玉蝶栩栩如生,这已经超脱了雕刻的境界。

    眼前这个少年,他穷极一生也只能望其项背!

    单眼皮美女脸色惨白如纸。

    她想不明白,她想不通,明明眼前只是一个穷学生而已啊,他为何有这种神技,别说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如今内行外行完全被杨天这一神迹给彻底折服。

    鲁老颓废低下了头,把那块羊脂白玉拿出来,在单眼皮美女惊恐的目光下狠狠甩在了地上。

    羊脂白玉应声而碎,所有人都是一脸肉疼。

    然而,这还不算完,鲁老把他所有作品拿了出来丢弃在了地上,狠狠踩了几脚,就连他师父传下来的刻刀,平日珍贵如宝,但这次却弃如敝履。

    单眼皮美女脸色惊恐道:“鲁老,您这是········”

    所有人见此都脸上抽筋,鲁老这一摔,几千万的玉石全都打水漂了啊。

    看来,被一个少年打败,对他的这一打击可不轻啊。

    做完这一切,鲁老山前对杨天恭敬行礼道:“小先生,多谢您让我明白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曾经我师父对我说过,若是得不到指点,我这一生雕刻的境界只能止步于此,永远无法大成,如今见先生神乎其技的雕刻手法,老朽自愧不如,刚才多有得罪之处,全是老朽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先生原谅。”

    杨天淡漠说道:“能认识自己的不足,不错,未来你的雕刻手段会有进步。”

    鲁老闻言神色大喜,就像是被老师夸奖的小学生一样,脸色红润,扫除刚才一切阴霾,就像是年轻了十几岁一样,开口恭敬道:“小先生,多谢您的吉言,如今我已经把我所有的功名成就给毁了,以后我将退隐这个圈子,艺不成,不出山!”

    众人闻言,全部大惊失色,听鲁老的意思,他是要退出雕刻界啊。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仙强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落叶浮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叶浮尘并收藏校花的修仙强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