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

    沸腾了一下午的裂风城,终于安静了下来。

    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抓,多少人被杀。

    但终究安静了下来,唯有街道上的血迹表明了今天白天发生过不平凡的事情。

    天上的月亮,都仿佛有些通红。

    云中鹤已经喝了几壶茶,而且还吃了很多糕点。

    此时房门开启,已经武士道:“云大人,您可以走了。”

    云中鹤打了一个饱嗝,不屑道:“屁事真多,你叫什么名字?”

    “张卓。”那名武士首领道:“裂风官衙卫军,副百户。”

    “我记住你了。”云中鹤道:“今天我要上茅厕,你拦了我三次,我们的仇大了,我记住你了。明日我就要正式为官了,我会报仇的,你给我记住。”

    那名叫张卓的副百户面色淡然,目光却闪过一丝不屑。

    眼前这个乞丐连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没错是你要做官了。但没有半点根基,能够拿我怎么样?

    真是笑话。

    云中鹤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裂风衙,朝着城主府方向走去。

    没有人送他,也没有马车,只能靠两条腿走在路上。

    他大摇大摆的螃蟹步没有变,但是却越走越快,在袖子里面的双手越来越颤抖。

    出事了,肯定出事了,出大事了。

    正走路间,忽然前面闪过来一个黑影,正在夺命狂奔。

    这是一个女子,武功相当高,轻功很好。

    在小巷中飞快穿梭,后面有几十名武士追逐。

    这个女子如同燕子一般,轻轻从云中鹤身边掠过。

    云中鹤站定身体,看了她一眼。

    那个女子也飞快瞥了他一眼,他认得这个女子,就是天羽阁的那个小姐姐。当时云中鹤被许安亭带去上班的时候,还和他眉来眼去的那个漂亮小姐姐,虽然没有说话,但却用眼神招呼他去玩。云中鹤说我是来上班的,小姐姐说那更好,大家免费玩耍。

    多么灵动的眼眸仿佛会说话一般,多么漂亮的小姐姐,云中鹤到现在都还记得。

    就这么一瞬间对视。

    大约只有不到0.5秒。

    然后她曼妙的身影,就飞快闪了过去,钻入到旁边的小巷子里面。

    如同乳燕归林一般。

    然而下一秒钟。

    “嗖嗖嗖嗖嗖……”

    从黑暗中闪电一般射来几道暗器。

    那个天羽阁的漂亮小姐姐如同被箭射中的天鹅一般,直接从空中坠落。

    十几名黑血堂武士闪电一般扑了过去,直接将那个小姐姐抓捕,塞入马车,转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那个小姐姐也生死未卜。

    那些黑血堂武士抓完人之后,从云中鹤身边经过,其中一人还躬身行了半礼。

    云中鹤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往前走。

    又过了一个小巷。

    发现在黑暗的角落,十几名武士压着五个人,跪在墙角哪里。

    “唰,唰,唰……“

    手起刀落,那五个人,三男儿女,直接被斩首,无声无息死去,鲜血泼在了地上。

    见到云中鹤的目光望来,其中一名黑血堂武士直接拿起弓弩瞄准云中鹤,另外一名武士拔出刀刃朝着云中鹤走来。

    但是,旁边一名武士低声说了一句。

    顿时,弓弩收起,刀刃回刀鞘。

    小巷里面杀人的黑血堂武士也在暗中朝着云中鹤拱手行了半礼。

    一句话没说。

    云中鹤又点了点头,继续朝着城主府走去。

    他手脚越来越冰冷,呼吸越来越难受,几乎要窒息,要呕吐。

    他越走越快,脑子飞快运转。

    出事了,出大事了。

    这一切的源头,就是一个多月前天羽阁被端。

    当时云中鹤还笑称那是扫黄,结果后来是一桩杀人案,四个权贵子弟死在了那里。

    再以后,这件事情就被人忘记了。

    没有想到,却引发了今日的剧变。

    仿佛是千里之外的一团乌云,酝酿了千里之外的一道雷霆闪电。

    之前都说冷碧狠辣无情,杀人无数。

    云中鹤感知不深,因为他不止调戏过冷碧一次两次,感觉好像蛮亲近的样子。

    然而此时……

    冷碧的人,血洗了整个裂风城。

    这次大肆抓捕的,一定是大赢帝国黑龙台的情报网。

    一定是的!

    因为源头是从天羽阁开始的。

    许安蜓小姐姐会不会有事?

    她肯定也有危险了,因为黑血堂抓人,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而许安蜓和天羽阁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这一两年她都是在那里教琴的。

    虽然天羽阁不是黑龙台的据点,但是却被黑龙台视为可以依赖的地方,所以许安亭兄妹曾经想要将云中鹤安排进入天羽阁勾引麝香夫人。

    现在看来,麝香夫人离开裂风城去参加其他诸侯的婚礼,也根本不是偶然。

    那个文山先生,很大概率就是大赢帝国黑龙台的人,而且是这个情报网中一个头目。

    云中鹤再一次回忆他临死前的决绝和高呼。

    当他发现自己暴露之后,立刻选择了自杀,也绝对不落入敌人手中。

    顿时,云中鹤脚下一阵踉跄,便蹲在了地上。

    “呕……”

    “呼……”

    他大口地喘息着。

    这位文山先生,算是他的同僚,就这么眼睁睁死在他的面前了。

    当然文山先生其实早就暴露了,他不是云中鹤害死的,敌人早就识破他了。

    就算没有云中鹤,他也必死无疑。

    之前他对黑龙台,对大赢帝国,没有一点点情感和忠诚的,更加没有多少归属感,甚至他不觉得自己是大赢帝国黑龙台的。

    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挑战,游戏人生。

    但是现在,他的内心仿佛在颤抖。

    就这么一个又一个黑龙台的间谍,死在了他的面前,倒在了他的面前。

    一面之缘的天羽阁小姐姐,被抓了。

    还有一个可爱的许安蜓小姐姐,她肯定也被抓了。

    必须将她救出来,赶紧想办法,赶紧救她出来。

    云中鹤重新站了起来,快速朝着城主府走去,脑子飞快地想着解救之法。

    “云中鹤你必须强大起来了,很多时候战斗是突如其来的,它并不会让你准备好了再发生的。”云中鹤越走越快,胸腔越来越火热。

    我的敌人是谁?

    这一次端掉整个情报网的人是谁?

    井中月口中的那个师兄,就是他,名字仿佛叫作楚昭然。

    云中鹤越走越快,越走越快!

    忽然,他脚步停了半步!

    然后,他的后脑勺轻轻一麻,整个人直接昏厥了过去。

    然后,他直接被人装入了一个麻袋之内,扛走了,转眼消失在夜色之中。

    ………………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中鹤幽幽醒了过来。

    这是在一个地下密室中,应该是一个秘密据点。

    他全身都被捆绑着。

    他的面前有四个武士,目光通红,充满了悲愤。

    “你叫云傲天吧,文山先生就是被你害死的吧。”其中一个疤面武士首领缓缓道:“你还记得,文山先生临死之前说的什么吗?我们会来找你的。”

    当时文山先生是用唇语的啊,没有发出声音的。

    “现在我们来了,来找你复仇了。”疤脸武士首领道:“在这里我正式向你介绍一下,我们是大赢帝国黑龙台武士!”

    然后,五名武士各自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半,另外一半洒在了地上。

    “文山先生,属下给您报仇了!”

    “今夜死去的黑龙台兄弟姐妹们,我们给你报仇了。”

    “你们安息吧,这云傲天仅仅只是第一个,接下来我们会送越来越多的仇人给你们殉葬的。”

    五个武士跪下,直接叩头出血,然后嚎啕大哭。

    整整哭了半刻钟,哭得如同杜鹃泣血一般。

    终于大哭止住了,五个武士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已经是鲜血淋漓。

    那个疤脸武士首领走了过来,拿出了一支锋利的匕首,然后撕掉云中鹤的衣衫,露出了他的胸膛。

    “奸贼,我要挖出你的心脏,祭奠文山先生,祭奠黑龙台的死难者,临死之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疤脸武士首领锋利冰冷的匕首按在云中鹤的胸口位置。

    只要一用力,就可以将他的胸口切开,把心脏挖出,眼看就要上演一出同僚相残的悲剧了。

    “说吧,这是你在这个世界上说的最后一句话了。”疤脸武士冷道。

    云中鹤依旧一言不发。

    “既然你不想说遗言,那就休要怪我们没有给过你机会啊。”疤脸武士寒声道:“杀奸贼者,大赢帝国黑龙台王炉!”

    然后,疤脸武士的匕首对准云中鹤的心脏猛地刺下。

    云中鹤只觉得胸口一阵冰凉。

    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没有死,那支匕首又弹了回去。

    云中鹤不屑冷笑道:“戏演完了吗?你背后的人可以出来了!”

    “出来吧,某位大人!”云中鹤高呼道。

    片刻后,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风度翩翩,白衣如雪,俊美儒雅,完全是一个漂亮的书生。

    “在下楚昭然,拜见云兄。”

    此人,就是井中月的师兄。

    那位守孝三年结束,归来之后立刻一鸣惊人,直接端掉了帝国黑龙台整个情报网的大人物。

    ………………

    注:万分感激恩公们的推荐票,请继续给我,我全身心投入码字回报之。

章节目录

史上第一密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