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鹤发现了,闻道夫虽然口气兴高采烈,但是目光却闪过一丝阴霾。

    “大人,城主大人来了。”外面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闻道夫望着地上文山的尸体良久,然后才走了出去。

    “下官拜见主君。”闻道夫一丝不苟地跪下。

    “老师请起。”井中月道:“结果如何?”

    闻道夫道:“鱼儿咬钩了,就是文山,此人在我身边潜伏了十年,一直到今日才露出真面目,真是让人敬畏。但是非常可惜,没有抓住活口,自杀了。”

    “抓住也没用,瞧不开嘴的,而且他们整个情报网都已经落入我们手中,他是不是活着不重要了。”井中月潇洒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老师,敌人这个情报网隐藏了近十年,如今一举破获,都是师兄的功劳,他守孝三年归来,便一鸣惊人,真是让人赞叹。”

    她口中的师兄,这又是谁?

    闻道夫道:“主君这次的惊喜不仅仅是归来的楚昭然,还有云傲天。”

    然后,闻道夫拍了拍手。

    云中鹤走了出来。

    井中月见到云傲天不由得一愕,他怎么还在?

    她把这个人交给老师打发,这云傲天不学无术的,而老师闻道夫什么段数?

    不是应该不到半个时辰,云中鹤就败得一塌糊涂,然后重打几十大板,被逐出裂风城的吗?

    为何此时还在这里?

    闻道夫道:“这位云傲天是我今天收获的第二个惊喜,他虽然没有学习过破案之术,但是天赋极高。”

    接下来,闻道夫把整个过程详细告诉给井中月。

    没有任何夸大,但也没有半分隐瞒。

    顿时井中月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云中鹤,充满了不敢置信。

    能够看出前法曹参事是自杀的这已经不容易了,而能够猜测出凶手是文山先生就更不容易了。

    而更难得的是,他竟然在最后关头用欺诈术让文山暴露了身份。

    这云傲天竟然还有此才华?连闻道夫老师都被他折服了?亲口出言举荐。

    这样一来,确实有些打她井中月的脸啊!

    闻道夫道:“虽然文山早就暴露了,他的落网和云傲天无关,但他表现出来的天赋非常惊人,我希望能够留他在裂风衙。”

    顿时井中月难办了。

    法曹参事这个官职何等重要,起码也要举人出身,怎么可能交给云中鹤?

    就算她不拘一格降人才,法曹参事这个位置上也已经有人了,就是那个守孝三年归来的师兄楚昭然,他刚刚立下了天大的功劳,将敌国巨大的情报网一网打尽。不仅仅要担任法曹,而且还要高配主簿的。

    云中鹤道:“其实这个法曹参事早已经有人了,不可能给我对吗?”

    井中月沉默,接着又抬头望着云中鹤好一会儿。

    云中鹤道:“那我不管,你既然答应过我的,就一定要做到。这个法曹参事官职我可以不要,我还嫌弃这个官职难听呢,你可以给我换一个官职,但绝对不能比法曹参事更低,最重要的是名字要威风。”

    井中月道:“那你想要做什么官职呢?倒是不妨给我说说看。”

    云中鹤道:“锦衣卫大都督,这个名字我看就挺威风的。”

    这话一出,众人一笑。

    井中月道:“你的官职,我明日会在城主府大议上正式册封的,不会让你失望的,此时你先走。”

    这是真正的表态了,公开册封的话,那云中鹤的官职才是真正落实了,而不是忽悠。

    云中鹤离去。

    但是刚刚走出门口,立刻就被几名武士拦住道:“云先生,你暂时不能离开,先去房间休息。”

    虽然非常有礼貌,但是态度很坚决。

    然后,云中鹤就被呆到了一个小房间内。

    里面有茶水和糕点,云中鹤可以在里面吃东西,也可以睡觉,就是不能离开半步。

    这不是软禁,而是因为接下来会有大行动。

    为了绝对保密,任何相关人员都不能离开。

    ………………

    房间内就剩下了井中月,闻道夫二人,片刻后又进来了一个冷碧。

    “老师,可以动手了吗?”井中月问道。

    闻道夫道:“可以,文山暴露之后,一心只想得到那个名单并且摧毁掉,而且我们始终盯着他。所以他根本没有时间和外面联系,敌人尚未察觉,我们正好可以将敌人整个情报网一网打尽。”

    冷碧道:“名单确认无误吗?”

    井中月道:“这是楚昭然用了半年时间才查到的线索和名单,而且暗中甄别过几个人,确认无误,是潜伏在我裂风城内的一个间谍网,级别还很高。”

    冷碧犹豫片刻,单膝跪下道:“主君,抓捕间谍是我们黑血堂的事情,为何交给楚昭然?”

    井中月道:“因为你是女的,有些事情必须交给男人做。”

    交给男人做?美男计吗?

    冷碧垂下头,沉默不语。

    “去吧,按照这个名单抓人。”井中月道:“除了这个三十人的名单之外,还有一个大名单,全部抓捕,一个都不许落网,宁可错抓,不可漏网。”

    “是!”冷碧道。

    接着,井中月大声道:“林千户!”

    “属下在!”一名武将在外面高呼。

    井中月道:“封锁裂风城,带上你的一千名武士,完全听从冷碧的大人的指挥,辅助黑血堂进行抓捕行动。”

    “是!”

    “出发!”井中月一声令下。

    顿时,整个裂风城的几个大门全部紧闭。

    然后,两千名武士潮水一般城主府,从裂风衙走出。

    “砰砰砰砰……”

    全副武装的武士走过地面,发出了充满威慑力的脚步声。

    云中鹤在房间里面也听得清清楚楚,通过窗户往外看,只见到整整齐齐的黑血堂武士,一列一列走过。

    一队又一队骑兵,四处驰骋。

    大行动,有大行动。

    今天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被捕,有多少人被杀。

    现在云中鹤可以肯定。

    那个间谍网的名单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已经被裂风城掌握了。

    那个前法曹大人只是一个引子,吸引文山先生暴露的炮灰。

    文山应该是一个间谍头目,现在他死了,大抓捕行动就开始了。

    此时,云中鹤真正感觉到了这座城市的刀光剑影。

    片刻后,他耳朵里面仿佛听到了外面的惨叫声,惊呼声,杀人声。

    山雨欲来风满楼!

    云中鹤一边吃糕点,脸上的肌肉一阵阵抽搐。

    ……………………

    大赢帝国黑龙台据点,安亭客栈!

    “砰砰砰砰……”

    一队又一队的武士冲了过来,将整个安亭客栈完全包围,完全水泄不通。。

    “嘎吱,嘎吱……”

    上百名武士弯弓搭箭,瞄准了安亭客栈的每一处。

    许安亭兄妹内心惊骇。

    这……这怎么回事?

    难道暴露了?

    绝对不可能啊!

    “怎么办?要不要跟他们拼了?”

    “头,你先跑,我们掩护你。”几名黑龙台武士大声道。

    “哥,要不要烧毁一切资料?”许安蜓小姐姐道。

    “不,让我静静,让我静静!”许安亭道:“我们这一处潜伏势力没有和外界有任何联系,也就是说帝国的其他潜伏组织,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如果我们暴露了,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云天鹤出卖了我们。但……这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的。”

    “不可能,他不可能会出卖我们。”许安蜓坚定道:“他是一个疯子,一个艺术天才,这种人不可能会出卖我们。”

    许安亭道:“那就什么都不要动,不需要焚烧材料,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此时,外面传来了激烈的敲门声。

    “砰砰砰砰……”

    许安亭长长呼了一口气,道:“去开门。”

    一名伙计走了过去,将房门开启。

    顿时,十几名武士涌了进来。

    一名黑血堂百户寒声道:“你们谁叫许安蜓?女的!”

    “我……我是……”许安蜓小姐姐走了出来。

    那个黑血堂武士掏出了一幅画,仔仔细细对照。

    其实不需要对照,因为许安蜓的面容特征太明显了,绝美无暇的脸蛋上有两个刀割的伤痕,破坏了这种美丽。

    “你在天羽阁教过琴?”黑血堂百户问道:“经常出入那里?”

    “对。”许安蜓道。

    黑血堂百户一挥手道:“拿下!”

    顿时,几名黑血堂武士上前,猛地将许安蜓小姐姐上了枷锁。

    许安亭上前道:“大人,大人,这中间肯定有误会,请您高抬贵手,通融一下!”

    然后,他偷偷塞过去一把银票。

    那名黑血堂武士看了一眼手中的银票,发现竟然有一百两,真是大手笔啊。

    “许老板有心了,但是这件案子通天了,通融不了。”黑血堂百户道:“在这件案子没有结束之前,安亭客栈的任何人不得离开。一旦少了一个人,将你们全部抓捕。”

    “带走!”黑血堂百户一声令下。

    许安蜓小姐姐被带走了,关入了马车之内。

    “抓捕下一个目标。”黑血堂百户道,然后浩浩荡荡又朝下一个目的地冲去。

    等到黑血堂武士全部离开之后,许安蜓才缓缓坐下,想要给自己倒一杯茶,手却不住发抖。

    果然是和上一次天羽阁的查封有关。

    当时许安亭正要带着云中鹤去天羽阁发展,用美男计勾引麝香夫人,进入城主府。

    结果刚刚一去,天羽阁就被查封了。

    接下来传出消息,是因为里面出了骇人听闻的杀人案,有五个权贵子弟死在了里面。

    主君井中月勃然大怒,下令法曹参事在一个月内破案,否则将治于重罪。

    之后半个月左右,天羽阁又重新开了。

    权衡再三后,许安亭觉得这里面风险不大,不需要撤离。

    而且云中鹤正处于潜入城主府的关键时刻,他觉得就算冒险留在这里,也绝对不能离开。

    如果离开了,云中鹤真的连一个帮手都没有了。

    “掌柜,怎么办?”一名黑龙台武士道:“一旦被抓进黑血堂,就算没有嫌疑,也必死无疑了。进去的人,就没有能够活着走出来的。”

    另外一名黑龙台武士道:“去找云中鹤大人,他已经成功进入城主府了,而且已经成为了井无边的心腹了,只要他出手相救,定能救出小蜓。”

    “闭嘴!”许安亭厉声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去找云中鹤,提也不许提。如今这个敏感关键时刻,一旦主动去找他,会给他带来巨大风险。”

    黑龙台武士道:“可是那样的话,小蜓会死的。”

    许安亭道:“我们用传统方式去营救,竭尽全力。”

    黑龙台武士道:“如果救不出来呢?”

    许安亭眼圈发热道:“救不出来就只能听天由命,为了帝国,别的兄弟姐妹能死,难道我的妹妹就不能死吗?别说是小妹,就算我被抓进去了,你们也不许救我。”

    “你们给我记住,帝国利益至上,黑龙台利益至上!”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裂风城战略,云中鹤大人才是这个战略的核心,只要保住他,其他任何人都可以牺牲。”

    ………………

    注:推荐票一少,糕点整个人都会低沉难受,所以拜托诸位恩公出手了。

    新书榜名次看打赏,这就不强求了,有余力可以支持一二。你们光给推荐票就已经让我非常感激了。

章节目录

史上第一密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