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寇眼神一凝道:“我今日闭关,如果顺利,明早便能出来,若是时间迟了,你稳住家族高手,拖住比试战场。”

    “这我知道。”

    “还有,祝修缘既然卷进来了,那就别让他走了,连夜联系西陵蒙家,我想他们会知道该怎么做。”

    “你想借刀杀人?”

    种鸿眼睛一眯。

    种寇笑道:“这招可不止是他叶舟会。

    祝家大少爷只身一人出现在江北,对于蒙家来说,可是个下手的好机会!”

    “况且,还有龙血在叶家手里,蒙家绝对心动!”

    说到这里,他往前凑了几分,小声道:“父亲,你说——蒙家会不会派宗师过来?”

    种鸿摇头:“宗师不可能出手的,要不然龙血之争的高度将会上升到一个可怕的地步!不管哪个家族先打破这个禁忌,都将被群起而攻之!”

    种寇闻言点了点头:“那还真是有点可惜了,蒙家的高手未必杀得死祝修缘。

    不过我可以亲自动手!”

    “还有要交代的吗?”

    种鸿再次喝了口酒道。

    种寇看着他道:“明日我会拼尽全力杀了叶舟和祝修缘,如果我失败了,种家立刻北上燕京!赵璃曾经给了我一块地。”

    “到了那里,才没有人敢对种家动手。

    至于之后发展如何,那就看其他人的努力了。”

    种寇说着站起身,畅快的伸了个懒腰。

    “父亲,二十多年前,你跪着进吕家,后悔过吗?”

    “从不后悔。”

    种鸿继续喝酒。

    种寇看着他大笑了起来:“这也是我最佩服您的地方!”

    说着朝着他拜了三拜:“种焚真气虽然被废,但脑子还在,到了燕京,虽不能带着种家发展壮大,但可保基业不散。”

    “当然,若是明日我『荡』平苏、叶两家。

    那种家在江北便是真正的霸主!自然也没有这么多顾虑。”

    说着,他转身走向前面的祖祠!“寇儿!”

    种鸿猛地站起身,眼眶有些红。

    种寇停下脚步:“种家要发展,必然要流血,敌人的血,无辜的血,盟友的血,自然,也包括种家自己的血。”

    “父亲勿念,落了俗套。”

    种寇笑了笑。

    消失在了前方的门中。

    今日无论他能否进入半宗巅峰。

    血魔禁术的威力之下,不出一天,他必定魂飞魄散!种鸿呆呆的看着那道门,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冷意传来。

    他拿起面前的酒坛,一饮而尽。

    另一边。

    趁着夜『色』,叶舟四人已经回到了安全的地方。

    以他们的速度,除非来的是半宗大成,要不然绝对追不上。

    就算种家有半宗大成,他们四人,也足以对抗。

    不过,在叶舟看来,种寇是聪明人,这种无意义的追击,他定然不会做的。

    留着手段,明日爆发,才是他的本『性』!“你早就注意到了?”

    几人走着,祝修缘突然开口道。

    “你是说,种寇的埋伏?”

    叶舟点了支烟。

    祝修缘点头。

    “没有,种寇伪装得很好,我也差点忍不住想动手了。

    不过那半宗确实不太聪明!”

    叶舟吸了口烟道:“他的杀气太浓了!”

    “那半宗在群英酒会上见过我出手,种寇又被你拖住,如果只是他一人,不敢放出这么浓的杀气。”

    “所以,必定有两人一起动手!”

    听到这里,青衫客的目光有些佩服:“还好家主让我们听到口令再动手,要不然等他们反应过来,二打三的局面,想要废掉一个半宗,难!”

    “现如今种家减少一位半宗,明日一战,实力肯定大打折扣。”

    翠念红也有些开心。

    叶舟闻言笑而不语,看向祝修缘:“你觉得,种寇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狼,你手里有枪,他不敢咬你,但只要你放下枪,哪怕只有一秒钟,他便会『露』出獠牙。”

    祝修缘道。

    “而且,我总感觉他没出全力。”

    “那你出全力了吗?”

    叶舟问道。

    祝修缘笑了笑:“今天主要的任务,不是废半宗吗?”

    “老实说——”叶舟停下脚步,看向祝修缘:“你真正的境界在什么档次?”

    一听这话,青衫客两人也停了下来,看向祝修缘。

    “半宗大成,我或许能接几招吧,但生死之战,我不是你的对手。”

    祝修缘语气有些谦虚,但说到后面看着叶舟的目光中又带着些许忌惮。

    生死之战和切磋不同。

    这叶舟倒是挺有信心的。

    “挺谦虚,明天说不定还得麻烦你了!”

    叶舟笑了笑:“种寇可不会这么容易就束手就擒啊!”

    四人走着走着已经到了叶家大院门口。

    “今晚辛苦了,回去休息吧,明日,就拜托三位了!”

    叶舟抱拳道。

    “家主客气!”

    青衫客两人笑了笑,转身进了院子。

    祝修缘没有进去站在外面道:“我还是住回宾馆吧。

    毕竟家不在江北。”

    “可以,需要我开车送你吗?”

    叶舟道。

    “不用,我自己走走!”

    祝修缘笑了笑,转身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叶舟回到房间的时候,燕若惜已经回房睡觉了。

    在客厅沙发上,摆着一套睡衣,一杯热茶。

    旁边浴室里还残留着花瓣的芳香。

    叶舟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握着茶杯,看着天边的夜『色』,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明天之后,江北的事就告一段落了。

    不管龙血封印成与不成,都得有个了结。

    以后,和燕若惜名正言顺睡在一间房的机会或许就没了吧?

    想想,还有点小失落。

    喝了茶,洗澡换了衣服,叶舟开始在床上调息运功。

    今晚对于江北的很多家族来说,注定是个不眠夜。

    夜已经很深了。

    祝修缘并没有回宾馆,顺着小路一路来到卧佛寺。

    他站在菩提树下,看着前方点满烛台的大殿,安静的等待着。

    此时,慧园大师正趴在木鱼上,睡得口水直流,夯声震天——祝修缘并没有去打扰,不知道过了多久,夯声慢慢消失,一道声音带着些许疲倦传了出来:“夜『露』风中,徒儿还是进来坐吧。”

    “多谢师父!”

    祝修缘闻言立刻站起身,做了个佛礼,走进了大殿。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