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若惜似乎也累了,就当挣脱不开好了,安静的靠着他。

    

    “我当时的决策,很失误。

    

    我不该丢下你的。

    

    对不起!”

    

    叶舟声音温柔了许多。

    

    “就算我有再多的事要做,再大的任务要去执行,都不是我对你生气的借口。”

    

    燕若惜嘴角浮起淡淡的微笑“你不会走的对吗?”

    

    “嗯,就算你真的选择了祝修缘,我也会等到龙血之事尘埃落定了再说。

    

    不过,你如果早些对我说这些话,我们也许就不会有这么波折了。”

    

    “波折吗?

    

    我觉得很好啊!”

    

    燕若惜语气温柔“江北秘境的一切,祝修缘都给我看了。”

    

    “我说了,他骗你的。”

    

    燕若惜没有接话,过了片刻才道“你说——要是我能早些遇见你,该有多好,很早很早的那种。”

    

    她语气中带着几分伤感,这样的语气叶舟还是第一次听她说。

    

    如果早些遇见,或许两人现在会更勇敢些吧?

    

    可现在,不能了。

    

    天南还有一位女孩,在等着自己。

    

    现在这样,已经是渣男行为了。

    

    若是不再进一步,两人或许还能用假夫妻的身份相互安慰。

    

    可若真的将关系说破,恐怕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叶舟一只手搂着燕若惜,另外一只手,放在了兜里,手心里攥着一枚精致的黑『色』胸针。

    

    刚才在这里做了许久,他也看了许久,直到薛伯来了,他才慌忙藏了起来,没来得及放入钱包里。

    

    看着怀里的女人,叶舟喉咙有些干涩。

    

    他嘴唇动了动,眼神犹豫,手握紧胸针道“若惜,如果——我是说你真的能够找到那个救你的小男孩,那你会怎么做?”

    

    燕若惜见他突然这么问,抬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掩嘴一笑“你干嘛这么紧张!我都说了,那只是我的一个梦。”

    

    “若是祝修缘没有作假,我或许还能继续心存幻想,可这件事发生之后,我发现自己对它仅仅只是抱有幻想。”

    

    “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出现在我面前,我的心还是会和这一次的选择一样的。”

    

    “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说着,她认真看着叶舟。

    

    他在我心里,已经不重要了!纵然偶尔怀念,但终究只是过去罢了!这一次祝修缘的出现可以说让燕若惜解开了心结。

    

    不管再来几次,她都只会站在叶舟这边。

    

    这就是,她想要跟叶舟说的。

    

    叶舟此时心情当真复杂到了极点。

    

    之前因为自己要离开,所以不想再生出羁绊,没有拿出胸针。

    

    之后想要拿出来,却又被祝修缘强了先。

    

    现在他已经握在手里了,燕若惜却又说出这番话。

    

    他很开心,同时也有些遗憾。

    

    既然已经不重要了,那现在拿出来不就是ci ji到她吗?

    

    为什么之前祝修缘冒充的时候他不拆穿?

    

    难不成是耍自己吗?

    

    女人的心思很复杂,叶舟虽然不太擅长感情的事情,但也知道现在拿出来就是找骂的。

    

    攥了很久的胸针,最终还是又放了回去。

    

    “我的秘密,说完了,该你了!”

    

    燕若惜直起身子,看着他道。

    

    “我什么?”

    

    叶舟翻了个白眼。

    

    “你为什么要陪着我?

    

    从天南到江北?

    

    不要说为了龙血!我只相信一半。”

    

    燕若惜认真道。

    

    叶舟『摸』了『摸』鼻子道“如果我说,我是看上你了,你信吗?”

    

    “叶舟,我是认真的!”

    

    “刚清醒别吹风太久,回去休息休息,三天后就是天下第一楼比试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安排。”

    

    叶舟说着直接站起身,打算开溜。

    

    “叶舟,你耍我!”

    

    燕若惜脸『色』寒了许多。

    

    “耍你又怎样?

    

    还想找初恋,我让你去找!略略略!”

    

    朝着燕若惜做了个鬼脸,转身就跑。

    

    “你——混蛋!”

    

    燕若惜气的胸口颤抖,脱下高跟鞋直接朝着他扔了过去。

    

    只可惜,叶舟的速度那叫一个快,直接溜了。

    

    燕若惜垫着脚到鞋子面前,又是恼怒又是害羞。

    

    这个家伙,他就不能做一次君子吗?

    

    一直这么无赖——叶舟带着笑容,逃离了小花园。

    

    回到之前房外亭子的时候,苏清影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外衣,带着些许灰尘被整齐的折放在凳子上。

    

    上面还留了一张字条,写道“下一次想体现温柔的时候,记得拿新衣服!臭死了,我做梦都梦到进了粪坑里。”

    

    这小妞!叶舟摇头一笑,收起字条,回到大厅。

    

    “家主!”

    

    见叶舟过来,薛伯立刻抱拳。

    

    “这几天,大家都累坏了,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明早我摆个宴席,犒劳一下大家。”

    

    叶舟扫了四周众人一眼。

    

    “用不用再守着四周?

    

    种家说不定还会来!”

    

    青衫客眼神有些疲惫,但还是抱拳道。

    

    叶舟闻言笑着摆手“不用,种寇是聪明人,我离开的时候他都没有得手,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种家的确可恶,若是没有两位半宗守护,恐怕叶家危矣。

    

    家主——”叶家带头的王境行者,叶重抱拳道。

    

    这是叶家自己培养的第一个王境巅峰强者,也是薛伯引以为傲的徒弟之一,当初在天南燕家那次劫难中,参与忘情大阵的也有他。

    

    如今叶家的所有高手都由他管。

    

    当然,他本不叫叶重。

    

    只是修武者当中有个不成为的规矩,诚心归顺家族之后,必须改其姓。

    

    要么战死,要么退出,要么晋升半宗,才能恢复。

    

    叶舟闻言抬了抬手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急!先休息好!种寇对叶家所做的这些手段,我一样一样的给他还回去!”

    

    “是!”

    

    叶重立刻抱拳,眼神中带着几分兴奋。

    

    自从燕若惜昏『迷』之后,叶家就进入了超级警备状态,很多人都累得不行。

    

    今天燕若惜苏醒,叶舟也回来了,一时间叶家大院又恢复了生气。

    

    第二天清早,叶舟便摆下宴席,好好款待这几天辛苦的手下们,燕若惜也恢复了之前的状态,脸『色』看起来也好了很多。

    

    叶舟本想让她多休息几天,但大事将近,再加上燕若惜昏『迷』三天,惜颜集团很多事情都搁下了。

    

    吃了早饭她便驱车前往集团,开始进行布置。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