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老祖消失之后,祝修缘朝着巨树又拜了三拜,这才转身离开。

    这一路上,他心情稍有复杂,但却无比的轻松,仿佛一切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

    接下来就是天下第一楼的比试了回去再劝劝燕若惜吧,若是实在不行,那只有另外想办法办完大伯的差事,我便可以安心皈依我佛,青灯木鱼,了此残生。

    现在他还没服下丹『药』,所以祝修缘一身本事还未被蛊虫侵蚀,半宗修为依然强大。

    一路回到瘴气那座山。

    此时叶舟已经调息完,正坐在石头上抽烟。

    “你回来的有些慢。”

    “第一次来,难免不熟悉。”

    祝修缘尴尬笑了笑,又叹了口气道“陈前辈已经仙去了。”

    叶舟闻言拿着烟的手顿了顿,随后朝着前方万千大山拜了拜。

    “此番恩德,叶舟永世不忘”

    说着,叶舟丢掉烟头“走吧,我想回去用最快的速度回去”

    “你现在的状态可以”

    祝修缘有些惊奇的看了他一眼,直到现在他还觉得叶舟太过于神奇。

    “嗯,断魂咒侵蚀不了我的神识,剩下的那些已经被我镇压,不出十日就能炼化”

    “会影响到天下第一楼比试吗”

    祝修缘又道。

    叶舟沉默。

    祝修缘看着他,目光认真“我最后问你一次,一定要将龙血封印在那里吗”

    “嗯这是燕若惜的决定别无他法”

    “好那我帮她”

    祝修缘道“我暂时加入叶家,这样一来比试上叶家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

    “只不过这样祝家的高手就不能过来。”

    叶舟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疑『惑』,但更多的还是复杂“再说吧”

    祝修缘点了点头,真气运转,再次挡在叶舟前面,两人用最快的速度通过了瘴气。

    待重新来到摩托车旁边时,天空已经繁星点点。

    一天一夜,就这么过去了而且,现在已经是深夜,凌晨也过了不久也就是说,时间已经过了两天一夜明天就是叶舟说好的第三天期限没有多余的话,叶舟翻身上车,带上头盔。

    油门一紧车子绝尘而去。

    胸口的符箓,在黑夜之中,散发着点点的星光与天空中的星星照相辉映。

    若惜等我我做到了我回来了我好想见到你,不想再多等一秒钟了叶舟带着头盔,任由着风吹拂着他的黑发。

    与刚来时候不同,这一次他心底充满着激动和愉悦脑中存在着的,只有和燕若惜一起经历过的美好。

    从第一次与她见面,到现在。

    两人所做的一切事情,一起经历磨难后的喜悦,一幕幕都浮现在他的面前。

    空无一人的公路,引擎的轰鸣声。

    一颗归家的心,带着颤抖,不顾四周风景,不顾日月星光。

    他的眼里只有家后面的祝修缘心情同样幸福着。

    这一次见到风酒酒,他要怎么说,要怎么做才能将她身上的殒生蛊给吸出来。

    而她,没了蛊虫的制约,又会变得怎样的风华绝代。

    她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会有一个愿意照顾她一生的男人嘛

    世间最难是相思啊七年的时光埋藏下的爱情,在这一刻彻底迸发他嘴角挂着笑意,与叶舟并排而行。

    这一刻,仿佛两个人都是星光中的赶路人,在为自己的最爱奔波着。

    叶家大院里,此时依旧灯火通明。

    燕若惜躺在病床上,样貌也已经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

    两位半宗手拿兵器守在门口,这三天不知道躲过了多少次种家的袭击种寇似乎狗急跳墙了,疯狂派高手过来试探,耗费两人的精力。

    两人如今已经精疲力竭,但还在苦苦支撑。

    叶家大院里,王境行者严阵以待,都在等着家主归来。

    薛伯依旧守在燕若惜面前,她已经恢复如初,甚至自己说什么,她也能听到。

    只是,却不能言语,不能动作。

    薛伯很担心叶舟,但当着燕若惜的面,却又不敢说出来。

    “已经两天一夜了。”

    苏清影对着薛伯道。

    这两天,她也没怎么休息,一直都往叶家跑,甚至苏家仅有的两位半宗,也都来了叶家大院坐镇。

    也正是因为这样,种家才不敢下死手,要不然估计叶家早就沦陷了。

    “是啊,现在凌晨五点不知道家主,今天能否赶回来。”

    薛伯也叹了口气。

    “xiao jie已经恢复了,只是还没有醒,青衫客说,断魂咒只解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还得家主回来才能解。”

    苏清影闻言眼神担忧,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开口将心里的话说出来。

    她很担心叶舟,很想说,他会不会有危险。

    但燕若惜在旁边,她还是忍住了。

    苏清影目光带着几分羡慕,又有几分佩服,最终还是走了出去。

    这两个人,都为彼此付出了好多,就连她看了,也不忍心多说什么。

    若不是为了叶家,燕若惜就不会受伤。

    若不是为了燕若惜,叶舟也不会再次深入江北秘境。

    只求他,能平安归来吧。

    燕若惜在黑气抽出去的刹那,就已经苏醒。

    她虽然躺在病床之上,但这两天一直都没入睡过。

    只能听,不能言。

    除了流泪,她什么也做不了。

    身边的糖人,她看不见,但却能感受得到。

    从自己中咒的那一瞬间开始,她本以为此生命该如此。

    虽然遗憾,但也看开了。

    只是想亲手将这糖人交到叶舟手上。

    纵然不能开口解释,不能跟他说出自己这一次约祝修缘出去的真相。

    但他看到糖人,就懂了吧

    因为这个世界上,他是唯一知道自己喜欢悟空糖人的了。

    独一无二他能明白可她没想到,叶舟会跟她说那些话。

    好好地睡一觉,其他的他会处理。

    他问自己相信他吗

    自然是相信的。

    只是,当他披着星光去为自己寻求你妈一线生机的时候。

    为什么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叶舟。

    你是笨蛋吗

    为什么要这样保护我

    从天南开始,你一直挡在我前面。

    你这样我会忘不了你的值得吗

    你为什么要陪着我承受这一切

    为了龙血吗

    我不信叶舟,我好想见你好想睁开第一眼就看见你燕若惜的心跳加速,嘴唇颤抖。

    天上星空,她看不见,但一路疾驰回家的那颗心,她却感受得到此刻已皓月当空,爱的人手捧星光。

    我知他乘风破浪去了黑暗一趟。

    感同身受,给你救赎热望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