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舟面色大喜!整个人都呆住了!苍穹神拳!又是这东西救了自己一命!老乞丐啊老乞丐!你到底是谁!这么牛逼的功法,为什么留下给我了?

    那一道目光又是怎么回事?

    只是一眼,仿佛能让万物臣服!还有,最近梦里时不时出现的拿到紫色流仙裙的女人,又是谁?

    那些是自己没有遇到过的事啊!这前后又有什么联系?

    叶舟懵了!但他更加的兴奋!因为断魂咒最厉害的就是破坏神识额,而现在自己神识它入侵不了,身上这些,很快就能被真气镇压,排除体外!他想着,四周已经有黑气不断通过他的毛孔被排出来。

    “这!”

    外面的祝修缘看的目瞪口呆,叶舟一调息,那黑气竟然被排出来了!这简直不是强大了,这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认知!为什么他不会被蚕食神识?

    “他很幸运。”

    陈老祖随手一挥,叶舟整个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被传送到了江北秘境瘴气最为浓郁的地方。

    “断魂咒的气息很强,正好为我所用。

    放心,他在那里不会有危险!其实以他的体质,就算一个人穿过来也是可以的。

    只不过他不知道罢了。”

    陈老祖淡淡道。

    透过一片云彩,祝修缘也能看得到叶舟。

    此时的他,瘴气都不敢靠近,那些排出来的黑气遇到瘴气仿佛遇到了食物,正在疯狂的吞没四周瘴气。

    他整个人的脸色和样貌也在慢慢的恢复正常。

    “您——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会没事?”

    祝修缘看着这道云彩,内心震撼的无以复加。

    虽然只是一道神识,但此时宛如神一般让他敬畏。

    “猜到一点,但没猜透。”

    陈老祖微微一笑:“他跟你我,跟芸芸众生不一样!可笑他还真以为那神级功法是随便丢给他的。”

    “神级功法!”

    祝修缘再次一呆,再次看向叶舟也不知道是该羡慕还是该嫉妒。

    陈老祖挥了挥衣袖道:“嫉妒了?”

    “晚辈不敢,只是有些惊奇!今日之事,也从不会对第二个人提起!若是前辈不信,晚辈愿意用真气封了声带,此生再不说话!”

    “不必如此,知不知道已经不重要了,我马上就要消失了。”

    陈老祖摇了摇头。

    “至于他——说出来也没人相信的,就连我也不相信,哈哈——那可是神级功法啊!我本尊都未曾见过!”

    “更别说修炼了,区区断魂咒,反手可破之——”“那前辈之前还那么说——”“只是我的猜测,只不过现在猜测成立了,再者,你方才所记录的一切,不也正好为他忠义做个见证吗?”

    陈老祖眯着眼道。

    祝修缘脸色有些尴尬:“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前辈,晚辈只是觉得,若叶家主陨落于此,他所做的事,我希望叶家主母乃至江北有志之士,能够看到,能够像前辈一样成为一段传奇。”

    “传奇——一段腐朽的历史罢了。”

    陈老祖摆了摆手:“你也退下吧,些许年没有见人,倒是忍不住跟你聊两句。”

    “你修佛,我信天意,或许这也算殊途同归吧。”

    祝修缘闻言,没有告退。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神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咬牙跪了下来!“此前从未见过前辈,却听过前辈的传说,今日有缘一见,三生无憾,既然前辈说有缘,那晚辈有一事相求!”

    “前辈神通惊天动地,还请帮帮晚辈!”

    陈老祖闻言眉头皱了起来:“你怎么也学那小子?

    而且你并未正规手段进入江北秘境,我为何帮你?”

    “我——我愿以命相抵!”

    祝修缘再次拜倒。

    “你的命在我看来毫无价值。”

    陈老祖继续摆手。

    祝修缘没有办法了,咬牙道:“读前辈事迹,似乎对奇门遁甲有所涉猎,也极其好奇,我求前辈这事,也是世间罕见的禁术!”

    “断魂咒在我眼里只算一般!”

    “比断魂咒还要强!乃是百年前吗,拜月神教教主东皇倾殇留下!”

    祝修缘语出惊人!“东皇——”陈老祖浑身一颤,似乎想起了什么一闪直接来到了祝修缘面前,一字一句的道:“你是说——殒生蛊!”

    “前辈怎知?”

    这下轮到祝修缘呆住了,他不敢隐瞒立刻道:“南海风家有一女,风酒酒,其母便是中了这殒生蛊,她出身便身体孱弱,每逢月圆之夜还要忍受刮骨之痛,纵是习武,也活不过三十岁。”

    说到这,祝修缘眼眶通红叹了口气道:“每到痛处,唯有用酒压制,我与她交好,不忍看她了了此生,还请前辈帮我,我同叶家主一样,愿付出任何代价。”

    “这咒应该早就失传了才对。

    要么就是那女娃的母亲曾在她手下做事过。”

    陈老祖似乎在解释,又似乎在自言自语。

    “风酒酒母亲一生行医,医毒双修,同门还有一位师姐,只不过都以逝去多年。”

    祝修缘道。

    “那就说得通了!只是你知道什么叫殒生蛊吗?”

    陈老祖眯眼道:“中蛊之人活不过三十岁!世间无药可医!”

    “我知道,但前辈神通广大,我本心已死,但若是可以,我愿一命换一命!”

    祝修缘再次拜倒。

    “还请前辈垂怜!”

    陈老祖看着跪倒在地的祝修缘,沉默了片刻,然后才道:“她也是你的妻子?”

    “儿时玩伴,知己罢了,未有夫妻之名。”

    祝修缘微微一笑:“生与祝家长子,我理当继承家族衣钵,诵经礼佛,奈何让我遇见她,此生是放不下了。”

    “若她能长命百岁,我哪怕远处看着,也能心安,只是——自从知道她这个秘密之后,我便夜不能寐,甚至拒绝见她。”

    “我不想,她剩下的生活里,只有情爱,我想让她多看看这个世界。

    但若能救,我义不容辞!”

    “此事她知否?”

    “她不知,是我为医治她的病,从万千古籍中查到的线索,和殒生蛊最为契合。

    今日才得前辈确认!”

    “殒生蛊,可比断魂咒强多了!而且你也没有他那个神级的功法,能够自行化解,身负家族重任,可要想清楚了!”

    陈老祖再次道。

    祝修缘闻言嘴角惨然:“晚辈如今二十有五,家族养了我二十年,我用五年来偿还足矣!”

    “但情之一字,印心刻骨,纵诵经千遍,也无他法。”

    祝修缘眼眶含着泪,咬牙道:“她等了我七年,剩下的七十年,就让她替我活下去吧!”

    “好!我帮你!”

    陈老祖大手一挥,一道符箓以天而画。

    从云上来,直接印进了祝修缘的身体里!仿佛将什么东西给封印其中。

    然后他又拿出两颗丹药,送给祝修缘:“这里是红白两颗丹药!红的让她服下,服下之后,白色丹药你稍后服下,蛊虫便会被引出来,转移到你身上,除此之外世间别无他法,能够将皇玄薇下的蛊引出来!”

    “多谢前辈!”

    “蛊虫进入你身体之后,她所受的苦便得由你代替她承受,月圆之夜,切骨之痛!三十寿终,七窍流血而死!”

    陈老祖说着,重重叹了口气。

    祝修缘再次拜倒:“晚辈祝修缘,叩谢前辈再造之恩!”

    “你走吧——”陈老祖摆了摆手。

    祝修缘站起身,恭敬的后退了几步,转身就要走。

    就在这时,陈老祖的声音带着些许惆怅传了出来:“知道我为何帮你吗?”

    “不知。”

    “切骨之痛,当年我也曾尝过,宁负天下人!只为一人痴。”

    “情也!命也!哈哈哈哈——”陈老祖笑着,随风化为了云烟。

    祝修缘呆呆的站在原地,久久未能回过神。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