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苏清影知道消息赶过来的时候,叶舟所在的地板前,已经满是烟头。

    他眼神微醺,似乎看起来颓废了不少。

    苏清影呆呆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坐在了他旁边,安静的看他抽烟。

    这是他兜里最后一支烟了。

    苏白伤没有过来,跟着青衫客等人一直守在外面,眼神带着几分焦急。

    显然断魂咒这禁术,他也是听说过的。

    片刻之后,叶舟才转过头看了一眼苏清影:“你什么时候来的?”

    苏清影见他双眼无神,心里难受至极。

    伸出手放在他肩膀上,轻声道:“你不要这样。

    叶家还需要你。”

    “我知道——”叶舟点了点头,又问道:“你相信世界上有无解的毒吗?”

    还不等苏清影回答,他又接着道:“我不相信!”

    “叶舟,断魂咒就连太爷爷也是没办法的。”

    苏清影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开口。

    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她就问了自己父亲,可惜得到的结果并不好。

    “我觉得有!”

    叶舟语气强硬了许多。

    他转头看着苏清影,嘴角的胡茬有些唏嘘。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微风乍起,月亮也挂在了天边。

    叶舟站起身摸了摸自己的烟袋,只可惜最后一根也抽完了。

    “叶舟,我知道你一时间接受不了,可——可还是要面对现实啊!燕若惜不会死!”

    “但她也不会活过来!”

    叶舟反驳。

    “至少还有希望啊!现在无解不代表以后无解!”

    苏清影认真道。

    叶舟闻言叹了口气:“或许你说得对,但我答应过,要照顾好她的!我答应过——”说着,他捏紧了手中的糖人。

    “种家高手你帮我留意一些。

    若是有人再敢对叶家出手,帮我!我欠你们一个人情!”

    “你要去哪?

    你不要冲动!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谈可以吗?”

    苏清影连忙拉住他的手。

    叶舟看着远方道:“我接触修武界不久,着什么断魂咒我也没听说过,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救她,但我知道一个人,他或许能救!普天之下,估计也只有他能救了!”

    “谁?”

    苏清影一愣,连断魂咒都能解?

    这不可能吧!自己太爷爷够厉害了,他留下的遗记里,都没有办法解断魂咒。

    “一个——百年前的强者!在江北秘境认识的。”

    叶舟说着站起身:“这边,就交给你了!回来,任你打骂。

    只要有一线生机,我都不想放弃!”

    “江北秘境!你——确定吗?”

    苏清影道:“江北秘境只是获取至尊令的地方没有危险,其余那些,都鲜有人涉足。”

    “我知道!”

    “你若走了,叶家没有人镇得住种寇。”

    苏清影面色复杂,看着叶舟。

    “我现在没有心情听那些事,叶家成立的初衷,是为了燕若惜。

    仇我可以不报,她一定不能有事。”

    说着,他转身朝着薛伯等人走了过来。

    苏清影无奈,只能跟着他一起出来。

    “家主,断魂咒虽然无解,但暂时主母还不会殒命,甚至只要有真气的丹药让她吸收,她能一直这样睡下去。”

    青衫客再次开口。

    “我知道。

    但我要她醒!”

    叶舟语气坚定。

    翠念红眼眶通红:“都怪我们,若不是摆半宗架子——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了!”

    “危险来了,躲不掉的!现在不是问责的时候。”

    叶舟摇了摇头:“我打算去一次江北秘境,寻求机缘,最多三天便会回来,家里这边麻烦两位了!”

    “江北秘境?”

    一听这话,青衫客两人微微一顿,随后点头:“传闻那可是百年前陈老祖建成的,如果真的有能够解断魂咒的秘法,也只有那里了。”

    “只是家主你一人前去——”青衫客欲言又止。

    “我跟你一起去吧!”

    就在这时,祝修缘开了口。

    他上前一步,看着叶舟:“燕若惜的事,我有责任!”

    叶舟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对着苏清影道:“江北秘境多山路,车子不好走,帮我准备两辆摩托车!”

    “好,我这就去准备!”

    苏清影点头,立刻拿出手机。

    叶舟朝着两个半宗和苏白伤抱拳道:“苏兄,家里便麻烦你多照料了!”

    “你真的要去寻找这一线生机吗?”

    苏白伤叹了口气。

    “要。”

    很简单的一个字,苏白伤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了。

    两个半宗也抱拳,眼神依旧愧疚,但更多的还是欣赏。

    天下第一楼比试在即,就算机会茫茫他也要冒险一试,或许自己两人看重的也就是叶家的这一份人情味吧。

    换做种家,这种关头上,谁管你的死活啊!“几位自便,我——进去看她一眼。”

    自始至终,叶舟除了第一眼见到燕若惜时候,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以外,之后的一切都非常的镇定。

    看着他的背影,苏清影仿佛又想起了废墟之下,他也是这么安慰自己。

    他的痛苦,从来都不会留给别人,他让人所看到的,从来都只是镇定。

    叶舟进来的时候,薛伯已经陪在燕若惜身边。

    “你们先出去吧——”薛伯给燕若惜盖上被子,呼退了旁边的医生。

    此时的燕若惜面容安详,除了双臂因绕着黑气以外,还是那么美。

    “小姐死不了。”

    薛伯站起身道。

    “我知道,但这样半死不活,不是我所愿。”

    叶舟回答。

    薛伯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打算怎么做?”

    “去一趟江北秘境,寻求破咒之法!”

    叶舟回答。

    “天下第一楼比试在即——”“没了她,还比什么试!”

    叶舟摇头。

    薛伯看着他点了点头,眼神中很是满意:“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其实,你跟小姐的矛盾,我还是能发现一些,早上,你是想告别吧?”

    “既然已经看出来了,为什么不说?”

    叶舟偏过头。

    薛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觉得你不会走,小姐也一样。

    因为她等了你一晚上。

    你还没看出来吗?

    她对你啊,动了真情了!”

    “——”“断魂咒目前无解!”

    薛伯又道:“就算义父,也没有办法,因为这咒术伤的是一个人的神魂!但让小姐能活,他还是做得到的。

    只不过这样大概你们以后不会再相见了。”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