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若惜受伤了!性命危在旦夕!这仿佛是叶舟听到过最大的笑话!如今的叶家,有谁敢这么做!有谁能这么作?

    种寇吗?

    他敢吗?

    不相信!叶舟不相信这是真的,若是他冲出大门,看到燕若惜完好无损,他定然将假报消息的那个侍卫给废了!多希望他说得是假话!可当叶舟来到门前时,面前的一切却让他宛遭雷击!青衫客和翠念红站在两边,眼神中带着浓浓的自责。

    见到他的第一瞬间,单膝跪地,抱拳不起。

    祝修缘站在中央,此时的他双眼猩红,手上还有血迹。

    头发凌乱,衣服风尘仆仆,早就不负之前温婉如玉的形象。

    燕若惜安静的躺在临时推过来的病床上。

    两名私人医生满头大汗的给她擦着嘴角的血迹。

    可刚刚擦完,那鲜血又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秀发凌乱,脸色惨白得可怕,却依然那么美。

    双手沾染着血迹,她睫毛颤抖,已经不能言语。

    但看到叶舟的瞬间!她还是努力的将头偏过来,那双眼睛透过缝隙,仿佛要将叶舟刻在心底!“小姐!!”

    追上来的薛伯,只是一眼,便老泪纵横,直接冲上前。

    他带着皱纹的手,颤抖的伸向燕若惜的额头,想要去抚摸,却又怕弄疼了她!叶舟双眼猩红无比,手指甲都铅进了肉里!呼吸粗重,转头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三人!杀意铺天盖地而来!三人明明是半宗,此刻竟然感受到了彻骨的冰冷,仿佛下一刻就会死在当场一般“家主,我等有愧!”

    青衫客嘴唇动了动,率先道。

    “谁干的!”

    叶舟语气颤抖。

    “叶兄——”“我问你特么的谁干的!”

    叶舟一把抓住祝修缘衣襟:“祝少!祝修缘!早晨离开时,你怎么跟我保证的?”

    “你特么一身半宗实力通天彻底!不是万无一失吗?

    你都修炼到狗身上了!嗯?”

    祝修缘嘴唇动了动,没有反驳一句话,也没有挣脱叶舟,他抱拳道:“我愿一命偿一命。”

    “你偿命?

    有什么用!告诉我,这有什么用!”

    叶舟怒道。

    祝修缘沉默。

    就在这时,叶舟的衣襟被轻轻拉了一下。

    他浑身一颤,回过头。

    只见燕若惜的手艰难的拽了拽了拽自己的衣角。

    她用尽力量左右摇了摇头。

    然后微微一笑。

    在这一刻,纵然有千言万语不能言,也不重要了。

    他生气了!怒发冲冠。

    但我好喜欢——叶舟松开祝修缘的衣襟。

    来到了燕若惜的面前,呆呆的看着她。

    燕若惜嘴角张了张,似乎在说什么,却一句也听不到。

    在这一刻,所有的惆怅,所有的叹息,都化成了心疼。

    如果可以,叶舟真的想把这天都给捅破,来换取她多说一句话。

    谁下的手,叶舟此时已经不是那么在乎了,反正在他眼里都是死人。

    他现在只想让燕若惜没事。

    她的身体受伤不重,这也让叶舟松了口气。

    但那一直音绕在胸口的黑气,一击她变得乌黑的手,才是叶舟真正担心的。

    这些,他都不知道,也不了解。

    未知,所以恐惧。

    “本来,我已经要走了”叶舟俯身,眼眶通红,嘴角的笑容有些颤抖。

    “但我现在不想了!我放不下你。”

    “我知道,你又说我自作多情,我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能拿我怎么样啊!”

    “我不会为难他的,这都是我的过错,我不该把你交给别人——”“不管你什么选择,我从未怪过你,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最棒的燕若惜。”

    “你相信我吗?

    我知道!你肯定相信我的!从天南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变过!”

    叶舟眼神坚定无比:“别担心,好好睡一觉。

    一切有我呢!”

    旁边的翠念红本就是感性的女人,此时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

    薛伯擦着眼泪,不断叹气。

    吧嗒!叶舟说完,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人碰了一下。

    他回过头。

    燕若惜乌黑的手已经很枯朽,但手里紧紧攥着一根吹糖。

    阳光下的孙悟空还是那么英姿飒爽,让人膜拜。

    沾着些许血迹,些许灰尘。

    你给的——我一直都放在心上。

    燕若惜口不能言,但此时的一个动作,仿佛已经说明了一切。

    叶舟手有些颤抖,接过小糖人,握在手里。

    燕若惜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容,一滴泪从她眼角滑落,她闭上了眼睛。

    安详的宛如睡美人。

    “送主母回房!全城给我找最好的医生,将她外伤治好!”

    “所有叶家弟子,从今天开始,24小时轮流值班,给我寸步不离的守在叶家大院周围!”

    “是!”

    众人抱拳。

    眼神非常认真。

    叶舟握着糖人,长长的舒了口气,语气很冷但已经不是那么颤抖。

    燕若惜那边不宜人多,有两个女医生招股价就够了。

    叶舟握着手里的吹糖,抬头看了前面一眼。

    青衫客、翠念红,以及祝修缘都还站在原地。

    旁边的青衫客再次开口:“家主,请——请容我多说一句,主母现在的伤势其实还好,半宗的那一掌,被祝少挡住了!只是主母从未修习真气,这才伤了五脏六腑。”

    “只要细细调养,还是能恢复的,只是——只是那玄黄派的人下的断魂咒,却是——无解!”

    断魂咒!旁边的薛伯闻言,浑身再次一颤,脸色都白了。

    叶舟似乎听不到青衫客的话,冷冷的盯着祝修缘道:“你没保护好她!我只关心这个!”

    “我知道,你杀了我吧!”

    祝修缘并不反驳。

    他眼神坚毅,不像作假。

    “她皮外伤不重,但似乎中了毒,我感觉得到,她的生机在消散。”

    叶舟没有回答祝修缘,反而继续道。

    他语气平静,越到这等着急的时刻,叶舟反而越冷静得住。

    青衫客立刻点头:“断魂咒乃是修武界禁术!那玄黄派宗主御魔道人,速来古怪,没想到竟然连这种禁术都修炼!”

    “传闻一旦中了断魂咒,黑气从双手开始蔓延全身,起初还只是吸收真气,能够有意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渐渐将你生机抽干!”

    说到这里,他砸了砸嘴道:“待全身都充满黑气之时,便是神仙也难救了!宛如活死人一般的苟延残喘,四周的一切都能感受得到,但就是醒不来!”

    “如何才能救?”

    叶舟又道。

    后面的薛伯叹了口气:“断魂咒是一种古老的禁术,类似于苗疆的蛊术,无解——”“无论是术是蛊又或者是毒,都有解法。”

    叶舟朝着房内看了一眼:“我不相信,世间真有无解之术!”

    “家主——”青衫客担忧的看了一眼叶舟。

    “给我十分钟,我——抽支烟。”

    叶舟眼神中带着疲惫,转身慢慢的走向了安静的角落。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