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叶舟没有回去。

    也不知道是怕见到燕若惜,还是其他的理由。

    他就这么一直走着。

    从天南到地北,将江北的风景给看了个透。

    灯红酒绿,纸翠金迷。

    江北如此繁华,却已不是他再能享受的。

    当太阳重新升起的时候。

    叶舟才踏进叶家大院。

    刚刚来到门口,便看到祝修缘站在门外。

    今天他依旧是长袍,只不过从棕色换成了褐色。

    整个人看起来也非常有精神。

    在他身后一共三辆车,上面张灯结彩,礼物贵重,显然就是燕若惜准备迎接半宗的贺礼。

    只不过此时,燕若惜还没出来。

    “来得倒挺早啊!”

    叶舟撇了撇嘴,正准备进门,祝修缘却拦在了他面前。

    微微一笑道“叶家主,有礼了。”

    “祝兄,有些时候看着你这样,真的挺累的!说你是伪君子吧,偏偏你又有点风度,说你是真君子吧,你又做小人的事情。

    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你。”

    叶舟道。

    “叶家主何出此言?”

    祝修缘闻言,也不生气。

    叶舟看着他眼睛一凝道“燕若惜年幼被人救的事情,是谁告诉你的?”

    祝修缘闻言眼神中闪过一丝异色“我不懂叶家主说得什么意思,只是希望你尊重她的决定!”

    “你现在倒像个伪君子了。”

    叶舟笑道“你懂也好,不懂装懂也好,看在祝无涯的面子上,我只问你一句。

    你接近燕若惜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叶家主——”祝修缘正准备开口,只见叶舟拿出钱包,一枚黑色的胸针被他握在手上。

    瞬间,祝修缘瞳孔一缩,整个人后退了一步,看着叶舟的目光中竟然浮现出了杀气!震惊,不解!错愕!甚至——焕然大悟!各种表情在他脸上浮现。

    “说真话吧,要不然等会儿她该出来了。”

    叶舟收起胸针,淡淡道。

    “原来是你!”

    祝修缘再次震惊“难怪你会来到江北,陪着她一起封印龙血!”

    说着,祝修缘的杀气越来越浓。

    “怎么?

    想杀人灭口?”

    叶舟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祝修缘并不否认,看着他道“你若拿出胸针,我便没有了立足之地。

    当然,你陪在她身边这么久,都未露馅,想必是有苦衷,但我不能赌!”

    “不是你能不能赌的问题,你确定能杀得了我?”

    叶舟看着他道“要是在这里动手,你之前的伪装可就白费了!我虽然和她相处的事情不长,但也有几分自信的,等会儿我们打起来,你猜她会站在谁那边?”

    当然是你那边了!这还用问吗?

    祝修缘叹了口气“我有苦衷,但我绝不会害他!你既然从燕家出来,定然知道我大伯跟燕归云的事。”

    “若非如此,你哪能那么容易就能接近她!”

    叶舟冷哼道。

    祝修缘看着他“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尊重她的决定吧!”

    “你确定能护她周全?”

    “我确定!就算种寇出手,我也能和他五五开!”

    祝修缘道。

    叶舟看着他,眼神很凌厉。

    祝修缘面色淡然,眼神真挚,无丝毫做作。

    “既然她选择了你,那希望你记住现在的话,要不然——上穷碧落下黄泉,我定收拾你!”

    “自然!也请叶家主不要再纠缠燕若惜。

    江北马上就要风起云涌,我不能让她再因为龙血而被针对。”

    祝修缘道。

    原本,说这句话的该是自己的,叶舟眼神动了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祝修缘再次开口“其实,不是她选择了我,是你逼着她选择我。

    看得出来——她其实很在乎你。”

    若是她不是身负龙血,有性命之危,再加大伯之命在身,我又何苦来拆散这段姻缘。

    善哉!善哉!祝修缘内心再次煎熬。

    “——”叶舟闻言什么都没说,转身朝着门口走了进去。

    就在他进门之后,燕若惜的身影也走了出来。

    看到叶舟的瞬间,她便停下了脚步。

    可叶舟仿佛看不到她一般,径直往前走。

    “叶舟,我有话跟你说。”

    燕若惜回头喊道。

    她衣着大方,看起来端庄贤淑,只是眼眶微微有些红,眼球带着血丝,显然昨晚上没睡好。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了!祝修缘在外面等你。”

    叶舟脚步停顿了片刻,然后准备往前走。

    “我有个秘密,还没有告诉你!我敢肯定,只要我说了,你就不会走。”

    燕若惜突然一笑,语气比之前温柔许多。

    甚至她主动改掉冷漠,跟叶舟打赌。

    叶舟微微一愣,问道“什么秘密?”

    “等我回来再告诉你!当然,你要是不敢打赌,也可以选择先离开。”

    燕若惜看着他道。

    开什么玩笑。

    我叶舟会输不起吗?

    “好,那我就在这等你回来。”

    “那,这可是你说的,一言为定!你要是偷偷走了,天涯海角,我都会缠着你!你别想做其他事情!”

    燕若惜上前一步,伸出手掌。

    “一言为定!”

    叶舟也伸出手掌跟她拍了一下。

    然后走进了叶家大院。

    燕若惜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浮现出淡淡的微笑,转身出了门。

    对于燕若惜突然的改变,竟然让叶舟有些不适应。

    特别是她刚才的微笑。

    仿佛一瞬间自己内心所有的郁闷和惆怅都消失无踪了!原本他是有些不爽的,纵然知道燕若惜心里喜欢的还是自己!但自己被人冒充了,他在旁边看着很不是滋味。

    可她刚刚的那番话,又让叶舟的心里变得阳光普照了起来。

    仿佛具有很大的魔力一般。

    燕若惜埋藏心底的秘密——是什么呢?

    难不成与自己有关?

    叶舟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何心情轻松了许多。

    刚进门就看到薛伯在训练叶家的高手。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不得不说,薛伯跟了燕归云多年,在修武界人脉和手段还是有一些的。

    在获得至尊令之后,短短的几天,他便找来了将近百人修武者。

    虽然境界高低不齐,都没超过王境巅峰,但好歹为叶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再加上叶舟从江北秘境带回来的药。

    此时,叶家的王境行者就有足足二十个,其中王境巅峰的五个。

    可以说是除了两个半宗外的中坚战力了。

    。6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