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了,又能如何——”叶舟呼了口气,转头看着燕若惜“我终究是要离开的啊!”

    “你说得对,我是混蛋!我是懦夫!我是流氓!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面对的,原来根本无法面对。”

    “明天我会留在叶家跟薛伯交代后面的事情。

    后天我就会搬离叶家。

    放心,天下第一楼的比试,我还是会帮你!直到你封印龙血为止。”

    叶舟说着,转过身往前走了两步,又道“他真的是你要找到男人吗?”

    “希望他是!”

    说完,他掐灭烟头,大步向前走去!“叶舟!!”

    燕若惜见状握紧手中的吹糖,怒喊一声。

    叶舟停下脚步“燕总,还有事吗?

    我与苏小姐约了吃饭。”

    啪!手中的吹糖直接打在了他胸口,虽然不疼。

    却仿佛将心脏给撕裂。

    “你这个笨蛋!笨蛋!”

    燕若惜再次骂道。

    叶舟咧嘴一笑,眼眶很红。

    他抬起头,认真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

    秀发轻扬,朱颜微醺,就算生气,也那么迷人。

    其实,他早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只是比想象中来的要早许多罢了。

    就算没有祝修缘,他们终究还是要经历这些的。

    祝修缘的出现只是一个导火索,将整件事提前罢了。

    就像叶舟明知道他是假的,也不能拆穿一样。

    按照薛伯所说,祝家不会害燕若惜。

    所以祝修缘此行的目的,对燕若惜无害。

    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只要不伤害她就够了。

    至于解释。

    自己无法去做到。

    开口了,或许能留下她,却给不了她未来,而且秦梦妮的事自己都没解决,再加上燕若惜,乱上加乱。

    不开口,便只能忍受住此时的难过,忍受住与她相认的期许。

    我很想守护你,可情况已经不允许了。

    曾经叶舟刷段子的时候,听到过一句话如果有一天你嫁为人妻,请别忘记娶你是我毕生的梦想。

    我的女王殿下,臣退了。

    这一退,就是一辈子!现在,想来竟然与自己有几分应景。

    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转身就走,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他怕一犹豫,所树立的绝情形象就崩塌了。

    当叶舟离开电梯的刹那,燕若惜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决堤而出。

    她哭了!眼泪如潮涌,却面无表情。

    冷风透过泪水刺得她很疼,却不想言语。

    她往前两步,最终还是将那吹糖捡了起来,撕开外壳,轻轻的抿在嘴边。

    糖很甜,只不过混合着眼泪,很苦!“为什么——”她喃喃自语一句,也跟着离开。

    到了下面的会议厅,燕若惜擦了擦泪水,又恢复了之前淡然的样子,除了通红的眼眶,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开门走进了办公室,那里还有一大堆文件等着自己看。

    叶舟刚走出惜颜大厦,苏清影的车早已等在了这里。

    “怎么了?

    找我这么急!”

    苏清影看了一眼叶舟,微微一愣。

    这家伙看起来很悲啊!跟燕若惜闹矛盾了?

    再大的矛盾,他也不止于此吧?

    “走,喝酒!”

    叶舟说着掐灭烟头,直接上车。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答应你上车了吗?”

    苏清影连忙跟着进了车里,看着双眼无神的叶舟“叶舟,我希望你搞清楚,我不是你的备胎啊!你要是跟燕若惜吵架了,回去认个错,哄哄不就好了!”

    “大老远叫我来,就是给你当垃圾桶的?”

    苏清影这一刻的确有点生气了。

    谁知道叶舟闻言却笑了起来“苏小姐,你想太多了!我找你来除了喝酒,还有正事要谈。”

    “什么正事——非得现在吗?

    天都要黑了!你酒后乱性怎么办?”

    苏清影翻了翻白眼。

    想要逗一逗叶舟,可他面色不变,似乎不想接自己的话。

    “叶舟,到底怎么了?

    我们好歹算朋友,我还欠你两次人情,你只要开口,我绝对办到!”

    “好啊,陪我喝酒!”

    叶舟点头。

    “叶舟,我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

    叶舟抬头看了她一眼,点了支烟“我要走了!”

    听到这四个字,苏清影浑身一颤,她沉默一会儿道“叶家大院外三公里,有一家不错的酒楼。

    去那把!若是喝醉了,叶家人来接你,方便些。”

    说着,她修长的长腿一踩油门,带着叶舟离开惜颜大厦。

    来到酒馆之后,叶舟没多说什么,直接点酒,都是高纯度的白酒,苏清影喝不喝他不在意,自己倒是一口接着一口往嘴里灌。

    以往每次出任务回来,他心有不忿或者有所迷茫的时候,就会把自己灌醉,醉了——就什么都不会去想了。

    苏清影看着他,眼神担忧,但很知趣的什么都没问,只是叶舟喝三口,她喝一口,仿佛在进行无声的酒局。

    这边叶舟酒喝得正酣,祝修缘那边刚刚回到住所,就被人给拦住了!风酒酒站在他面前,一言不发!眼神不知道该是激动,还是不解。

    “你终究还是现身了。

    跟了一路——也累了吧?

    要不要先喝口酒?”

    祝修缘看了一眼前面的宾馆道。

    如果叶舟在这,一定会发现,这里就是去风酒酒小筑必经之路上的那个宾馆。

    当初他和苏清影还在这住了一晚。

    没想到祝修缘的落脚点竟然是在这。

    “你不是逃了吗?

    为什么又要回来?

    为什么还要住在这里!”

    风酒酒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道。

    “回来办事,住在这里是临时起意。”

    祝修缘淡淡道。

    “那昨晚上去参加酒会也是临时起意吗?”

    风酒酒再次问道“我都看到了!你今早进了惜颜大厦!昨晚上的酒会发生的事、今天天台的事,我也知道了!”

    “之前你救了燕若惜一次,昨晚第二次!你喜欢她?”

    祝修缘闻言抬头看着风酒酒,此时她脸色惨白,情绪很是激动“我祝修缘曾经或许喜欢过一个女人。

    可现在、将来,我心只有佛,再无其他。”

    “那你跟燕若惜,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祝无涯心不死,想让你代替他再续前缘吗?”

    风酒酒追问道。

    。6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