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舟见她眼神复杂,摆了摆手道:“都到了最后一步了,马上就能放开手脚干大事了,别总想那些有的没的,开开心心多好!”

    “诺——刚路过给你买的,尝尝味道和天南的一不一样。”

    说着,将手中的吹糖送到了燕若惜面前。

    那栩栩如生的小悟空,在阳光下晶莹剔透。

    看着那熟悉的吹糖,燕若惜微微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后脸色好看了许多。

    她接过吹糖,慢慢的走到了栏杆前面,看着前方的高楼大厦道:“你有话想对我说吗?”

    “之前有,但现在没有了。”

    叶舟走过来,点了支烟。

    “我也有话对你说——”燕若惜转头看向叶舟,秀发被风吹得有些乱。

    叶舟看了她一眼:“能不听么?”

    “不能!”

    “——”叶舟没说话,又吸了口烟。

    燕若惜不在管他,转头看向手中的吹糖道:“我曾经跟你说的故事,你还记得吗?”

    “记得——”“以前,我一直再找他,幻想他的样貌,他的性格,深怕他结婚了。

    深怕他有喜欢的人。

    甚至很无助的时候,我也会把他当做前进的动力!”

    燕若惜说到这里,微微一笑:“可上天仿佛跟我开了个巨大的玩笑,当我真正见到他的时候,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昨天——祝修缘无意见说了出来当年山洞的事情,是他救了我!无论是情景还是细节,都非常的详细,甚至——他连胸针都知道!”

    说到这里,燕若惜眼神中浮现出几分激动看着叶舟:“你知道吗!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个男人!那个找了十五年的男人!他从未出现在天南,他谦谦君子,如白马王子。

    他是我的最初梦想的那个人,是——我的初恋。”

    叶舟微微一呆,睁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女人。

    他从未想到,这种表情会出现在燕若惜脸上。

    惊愕,彷徨,喜悦、崇拜。

    所有少女有的,她此时仿佛都有了!除了样貌,她何其像当初的秦梦妮。

    也是这么看着自己,也是这种眼神。

    叶舟很羡慕,甚至有些嫉妒。

    右手早就踹在兜里,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钱包。

    那里——藏着一个秘密!他不知道祝修缘是怎么知道胸针的,也不知道当晚的过程是怎么被详细说出来的。

    但他知道,这一刻,就算自己将胸针拿出来,也已经晚了。

    自己没有勇气去做的事,祝修缘做了。

    不管他的目的如何,似乎他成功了!燕若惜也许不会跟他在一起,但一定不会拒绝他的要求。

    因为这是十五年来的执念,是她的梦。

    很可惜,自己以为能够守护她前行,最后却只能陪她走到一半。

    明天的宴请宗师,她邀请的是祝修缘,不是自己。

    这一个选择,已经说明一切。

    这个时候离开燕若惜,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可为什么——自己心里那么不舒服。

    以往五年,纵横诸国,再大的牵挂他都能放下,但这一次,叶舟做不到。

    并不是因为她是燕若惜,而是因为她是燕子!他可以放下秦梦妮,去无法放下这个十五年前在山洞里流着泪给自己擦伤口的小女孩。

    他有些后悔。

    早点开口,总比现在被别人冒充要好啊!但也有庆幸——是不是这样,自己的离开就没有任何的负担了。

    她可以继续活在梦里,不必再记起自己是谁。

    叶舟的心情很复杂,深深吸了口烟,他问道:“你确定是他吗?”

    燕若惜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叶舟:“你希望我怎么回答?”

    “这跟我有关系吗?”

    “有!我们结婚了!只要你开口,我会说你想的答案。”

    燕若惜道。

    叶舟看着她,摇了摇头:“说了,又能如何?

    我们的结合,本就是为了完成任务的!”

    “现在百分之九十的路已经走完了,所有的条件都具备了,至于陪你走完最后百分之一的,是不是我。

    已经不重要了!”

    “在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吗?”

    燕若惜闻言,内心猛地一气,眼眶通红的看着叶舟:“难道这些日子的过往,就没有一点——让你心有所动吗?”

    叶舟沉默片刻,转过头,不敢去看燕若惜的眼睛,故意笑道:“这些我不太关心,我只怕你被骗!你真的确定是他?”

    叶舟又问了一遍。

    燕若惜眼眶已经很红,她双拳紧握,几乎咬着牙齿道:“是!我确定是他,你满意了吧?”

    “那你,会跟他在一起吗?

    我是说,像我们现在这样的那种。”

    叶舟的手捏了捏栏杆。

    “我不知道,但你让我很失望!”

    燕若惜看着叶舟:“明天的迎接半宗,我会带他去,你——叶家是你的。

    你怎么做都可以。”

    “叶家是你的。”

    叶舟摇头:“它成立的初衷,就只有这一个。

    明天回来若是赶得及——去离婚吧!”

    “——!”

    燕若惜浑身一颤,看着叶舟后退一步!在这一刻,她内心突然撕心裂肺的疼!所有见到祝修缘之后的喜悦,在这一刻化为了乌有,仿佛再多的梦,也比不上叶舟的这句话!“叶舟!你混蛋!”

    燕若惜骂道。

    “是,我混蛋!”

    叶舟回答:“混蛋才想保护你这么久——!”

    “我说了,只要你开口!我都会听你的!”

    燕若惜语气软了很多,隐约间带着几分祈求。

    叶舟咬着牙齿,侧脸起伏不定,昭示他内心的煎熬。

    他双拳紧握,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为什么——燕若惜后退一步,倔强的抬起头,让风吹走了将要跌落的眼泪。

    你明明可以说不同意祝修缘掺和进来!你明明可以不选择离婚。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样的女人。

    可你为什么,一句挽留的话也不说,一句解释的问题也不给我。

    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吗?

    连我暗示到了这个地步,你都毫无反应!叶舟!我是喜欢曾经的小男孩!但那只是梦啊!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几次生死,几番离别,几度喜悦。

    我的心——你不懂吗?24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