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站在祝修缘面前,全身环绕淡淡的金光,一身修为通天彻地!让他双腿都忍不住颤抖!宗师!这必然是群芳岛上的宗师了!那破损的阵法,直接被他一口震碎!简直强的可怕!“晚辈祝修缘,拜见前辈!”

    祝修缘立刻作揖!面色恭敬!金光中的男人,看了他一眼道:“刚才我已搜寻他的神识,同伙还有一人,半宗境界,不过早已离开!我懒得追了!让他们注意一下吧!”

    “是!”

    祝修缘再次抱拳。

    那男人一挥袖袍,一道金色大门从他面前浮现,他往前一步,化为金光消失在了祝修缘面前。

    前后不超过三秒钟,真正的天地神通!呼——直到他离开之后,祝修缘才缓缓地吁了口气,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珠。

    他要是出手,只需要一招,自己就被杀了!秒杀!“这是——在哪?”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带着些许难受传了出来,赵璃已经苏醒!她境界其实不低,和关千蝶差不多,也是王境行者,只不过是王境小成。

    说着,她连忙拍了拍燕若惜的肩膀,将她也叫醒。

    “祝大哥!”

    看到站在旁边的祝修缘,赵璃面色一喜。

    燕若惜则是一愣。

    显然没想到在这能见到祝修缘。

    “赵小姐。”

    祝修缘朝着她微微一笑:“bǎng jià你们的人,已经被诛杀,没事了!”

    赵璃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眼神中闪过几分怒气:“他是谁?

    还有其他同伙吗?”

    “还有一个,不过被跑掉了!似乎从他开始出手的那一刻,另外那人就已经离开了,他是抱着必死的心bǎng jià你们的!”

    祝修缘解释道。

    赵璃闻言沉默了片刻,然后看着祝修缘道:“祝大哥——你觉得,会不会是种家?”

    说到种家的时候,赵璃面色复杂,但更多的还是不舒服!此次庆生会竟然发生这种事,显然是种寇喊的人当中有人要谋害自己!甚至有可能就是种家贼喊捉贼。

    “应该不可能,种寇虽然有野心,但目前的实力不足,他这么做百害而无一利。”

    祝修缘摇头。

    赵璃点了点头,她也不觉得种寇会做出这么低级的事情。

    “又见面了——燕小姐!”

    祝修缘转头看向燕若惜,嘴角带着几分微笑。

    三番两次被人家救,纵然是曾经的敌人,此时燕若惜也不好冷漠了。

    她上前微笑道:“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祝修缘闻言,连忙摇头道:“这一次可不是我救你们的!是群芳岛上的宗师出手。

    我只是刚刚赶到罢了。”

    “宗师!”

    听到这里,赵璃一愣,似乎想起了陈少天,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

    “就算这样,你也有心了!”

    赵璃说了一句,看着两人道:“祝大哥,你都来我的庆生会了,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啊!而且——你和叶夫人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之前,他救过我一次。”

    燕若惜解释道。

    这下赵璃更好奇了,再次笑道:“上一次救了,这一次又赶过来,祝大哥,要不是随时关心一个人,是不会有这么快的速度的!”

    一听这话,祝修缘脸色微红。

    心里却纠结万分。

    要不要撒谎?

    现在就是跟燕若惜表明身份的最好机会了!可一个谎言就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堆砌。

    但,若是不撒谎,那有叶夫人这层身份,自己连接近她的机会都没有,更不用说带她离开江北了。

    片刻之后,祝修缘叹了口气道:“赵小姐,你相信缘分吗?”

    他没有正面回答赵璃,而是问道。

    缘分?

    赵璃一愣,问道:“怎么这样问啊?”

    祝修缘笑着道:“在我小的时候,有一次去天南游玩,无意间遇到了一个小女孩。”

    天南!小女孩!赵璃一脸不解,旁边的燕若惜却浑身一颤,仿佛遭到了雷击!她目光呆呆的看着祝修缘,眼神中浮现出浓浓的不解和害怕!难不成——是他?

    可没有理由啊!但这个故事,他又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还有相似的!燕若惜瞬间心乱如麻,整个人都不好了!而且祝修缘说这个故事的时候,语气轻松,虽然没有用词感人,但越是平常那就证明当时越是惊醒动魄!而且他是对赵璃说的,那也就是没认出自己,只是在解释他为什么会救人的理由。

    祝修缘继续道:“那个时候,她正在被人追杀,似乎和父母走散了,孤苦无依——我带着她躲进山洞,那一次的遭遇对我来说有点惨,所幸她安全了!”

    “自此之后,我的神经就有些铭感,总会感觉遇到了熟悉的人,总会忍不住想要帮忙。”

    说到这里,种寇转头看向燕若惜道:“有些人见了一面,就很难忘记!说不定,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在我帮助她们之后,我又能遇到她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这个女人在你心的分量一定很重了!”

    赵璃闻言顿时笑了起来。

    以为祝修缘是在说风酒酒。

    毕竟风酒酒和他的故事赵璃也是了解一些的。

    丝毫没有注意到,后面的燕若惜脸色已经非常的复杂,甚至若不是月光太暗,都能看到她正在颤抖的双手!多年以前,山洞、悬崖、小男孩!多么熟悉的一切啊!可——真的是他吗?

    “你还别不相信啊!”

    祝修缘摇了摇扇子道:“她还送了我一枚胸针呢!说这只是他她最珍贵的物品,让我好好保管,那些年我一直带在身上,就为了能够见到她的第一时间就认出我。”

    “但这一次来江北太仓促了,没有带!等我护送你回西陵再给你看!”

    祝修缘跟赵璃聊着。

    余光却瞥了一眼燕若惜。

    此时她呆在原地。

    脸上的微表情中带着惊诧和不可思议,双手合了又放放了又合。

    时不时的看向自己。

    胸针!竟然连胸针都知道!燕若惜此时内心的震撼甚至比之前被bǎng jià还要紧张复杂!真的是他!十五年了!终于又见到你了!24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