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周围众人想笑又不敢笑,但看到种寇吃瘪,他们也意外了片刻。

    毕竟他的家世可是摆在那的。

    最无语的是这青衫客四五十岁的年纪,竟然还吃醋!“哎呀师兄,你想什么呢!我的心里一直只有你一个人!”

    师妹含羞一笑,五十岁的皱纹分外缭绕!呕!皱纹公子哥差点没吐出来。

    后面跟上来的三人看的目瞪口待!苏清影沉默了半天拍了拍叶舟的肩膀道“终于找到了两个比你还无耻的人了!”

    “什么叫比我还无耻,简直就是不知羞耻好嘛?”

    叶舟立刻反驳。

    他抓了抓后脑勺,陈老爷子该不会搞错了吧?

    这两个活宝要给燕若惜保驾护航?

    总感觉不太靠谱啊!“咳咳!两位前辈说话还真是幽默!不愧是江湖中有名的青衫客和翠念红!”

    种寇咳嗽了两声,连忙恭维。

    似乎对自己的嘲讽不以为意。

    “修养倒是有些可以!不像那边几个草包,随便说两句,就气的想打人。”

    青衫客喝了口酒道。

    “值得我多说几句话!”

    “原闻前辈高见!”

    种寇微笑。

    抱拳。

    青衫客看了他一眼道“你说我们大名鼎鼎,不知道怎么个出名法?”

    旁边的几人听到这个问题呆了一下。

    是啊!他们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这两人是谁。

    只是听家中前辈说,座位越往后,实力和江湖资历越强!这两个人几乎坐在最后面了,在前面的也只有燕京来的那位,那应该是实力最强的了!但具体强在哪,怎么个强法,他们一概不知。

    种寇闻言点头道“前辈身着青衫,腰佩玉笔,显然就是成名于十年前的青衫客前辈。

    以阎王笔法,杀人不见血!”

    “其中最为出名的,就是为救兄弟单人闯敌营,最后用敌人鲜血留下笔墨潇洒而走的事迹。”

    一听这话青衫客顿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不错不错!年轻一代中,竟然还有人认得老夫!你很不错!就凭这一点,我无视你长得丑了!”

    长得丑?

    还真说得出来!众人一脸嫌弃,不过听到这事迹,还是狠狠的震惊住了。

    “至于这位,是翠念红前辈,一身绫罗缎使得出神入化,年轻时曾是苏海风华绝代的女人,不知道多少英雄好汉拜倒在了您脚下。”

    种寇面对一个五十岁的大妈,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很需要勇气的。

    特别看那大妈暧昧的目光,一些人忍不住想把刚才吃的糕点吐出来。

    “接着说,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小哥哥!”

    可以,直接成小哥哥了。

    气的旁边青衫客的脸再次阴了下来。

    “两位合战半宗大成,最后将其击杀,鬼神莫测的手段让人羡慕。

    晚辈平生最佩服的就是像两位这样的高手。”

    “若是有幸能与两位喝一杯,当真是人生无憾了。”

    种寇一番马屁拍的那叫一个到尾!旁边的众人又是佩服又是震惊。

    还有这种操作?

    翠念红一张老脸硬生生的被说得羞红。

    青衫客也不断点头。

    “现在又多了一个脸皮厚的!”

    叶舟在旁边补充道。

    但笑得那叫一个开心。

    不容易啊!让全江北少女的偶像说出这种话,简直面子丢大了!“你还在这幸灾乐祸,赶紧过去!要不然种寇就要成了!”

    苏清影催促道。

    苏白伤却是摇头“没有那么容易的!就算恭维的话再多,没有实力最多也就只能喝一碗酒。”

    叶舟也点头笑道“这些我不太懂!但看着这两个高手,我真的吹不起来!想吐的心都有了!”

    “你真的就只想找我们喝酒?”

    青衫客再次问道。

    种寇闻言笑着道“群英酒会,好酒配英雄,自然是要畅饮一番的!听说青衫客前辈喜欢极品女儿红,正好我这边准备了一坛”说着双手拿了出来放在了桌上。

    酒盖打开的瞬间,酒香四溢!飘摇百米,很多修武者的嘴唇不自觉的咽了一下。

    “好香!好香!多少年份的?

    最少也有十年了吧!”

    青衫客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二十年!”

    种寇微笑道。

    “哇塞!二十年的女儿红!我也就在老陈家喝过!赶紧坐下尝尝!”

    青衫客彻底沦陷了,连忙招呼种寇,一点也没把他当外人。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

    众人再次一惊。

    特么的这就是第一少的脑回路吗?

    准备得这么充分,看来已经成了!“没什么悬念了吧?

    种少太厉害了!”

    “先喝酒而已,还不一定!不过若是没有更好的对手,估计就种少了!”

    “谁说没有!你们看后面!那不是叶家主跟苏小姐么?”

    “还真是!好戏来了!他们要准备出手了么?”

    有的人似乎注意到了,后面的三人,立刻喊了一声。

    一时间很多目光都朝着三人汇聚过来。

    种寇抬头看了叶舟一眼,嘴角带着得意的微笑,起身正准备落座。

    “慢着!”

    就在这时,翠念红的声音传了出来,看着种寇道”小哥哥,人家又不爱喝酒,你这样偏心,人家伤心了!是不是只在乎师兄,不在乎我啊!”

    呕!众人再次吐了一地!翠念红私下掐了青衫客一下,用半宗意念道“师兄,陈情可是跟我们说过,要照顾一下燕家的,你别一遇到酒就什么都忘了!”

    “他是说过啊!可那也得人来才行啊!人家不上门,咱们自己过去?

    要不要脸了!”

    青衫客撇嘴,眼睛盯着面前的酒坛“再说了,我喝点酒而已,到时候不答应这种寇,不就行了!”

    “师兄,你真聪明!”

    翠念红顿时抛了个媚眼。

    “那当然了!哈哈哈哈!”

    青衫客爽快大笑。

    听到翠念红的话,种寇不急不忙的从包里掏出一根簪子。

    他似乎早有准备道“哪能呢!翠前辈可是我曾经的女神呢!这支簪子是用兰亭白玉做成的!带在您头上正合适!”

    蓝田白玉!而且还是最难雕刻的玉簪子!最起码也得一千万!豪爽啊!众人吃惊!翠念红看得眼睛发直。

    。6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