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面前还想逃跑?

    不存在的!叶舟看着苏白伤,笑容有点阴:“老苏,你可是单身狗,这些女人对于你来说那就是天上的星星,永远都不嫌多的。”

    “对我来说那就是催命符,多一道我死的越惨!”

    苏白伤闻言连忙摇头道:“大丈夫当带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情情爱爱不是我所愿,你别拉着我啊!她们过来了!”

    “他们两个都走了,只剩下你!我不拽你拽谁!”

    “什么意思?”

    苏白伤一愣。

    还没回过神,只见叶舟朝着前面的名媛们道:“诸位美丽的小姐,我可是有妇之夫,经不起你们折腾。”

    “这位苏大少可就不是了!标准的金龟婿,偷偷告诉你们,他还是处哦!”

    一句说完,叶舟直接将苏白伤推了过去,转身开溜。

    “啊!苏少爷!”

    一时间众女眼神放光,直接将苏白伤围了起来。

    “叶舟,我擦你大爷!”

    饶是苏白伤涵养再好,面对一群如狼似虎的名媛,此时也嘴唇哆嗦!他真没谈过恋爱啊!这么多女人他咋办?

    关键是,她们还不老实,手到处摸,这谁顶得住!回头苦逼大骂一句,可惜叶舟已经没影了。

    就在他有些招架不住的时候,一道声音带着几分嘲讽从旁边传了出来:“苏兄人气之高,实在让人有些羡慕啊!”

    突然间出现这么一道声音,让在场很多人都愣住了。

    苏白伤的眼神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是种寇!他怎么站出来了!”

    四周名媛惊呼一声,眼神中再次浮现出小星星。

    只不过她们只敢在旁边看,根本不敢凑过去,或者觉得自卑不敢凑过去。

    种寇的潇洒和帅气,早就闻名圈内,平时参加活动最不喜欢的也就是其他人围过来,像观赏国宝一样的看着他。

    所以这些女人纵然心里fā làng,却不敢过分。

    一方面是很了解种寇的规则,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苏白伤平时在江北呆的太少,让人有些好奇。

    “我在江北呆的天数,还没种少看得女人多,何来的人气之说?”

    苏白伤语气很平淡。

    虽然两家是世仇,但一般这种环境下,除非真的不要脸皮打起来,要不然该给主人家的面子还是会给的。

    他们两是如此,种鸿和苏震恶也是如此。

    “苏兄过奖了。

    刚才那一出正步可是让人看得异彩连连,只是不知道等会儿庆生会上,苏兄又会又怎样的表现?”

    种寇再次笑道。

    苏白伤眉头皱的更深了,这些弯弯道道向来不擅长。

    “刚才情况想必你也看见了,若不是那两人步步紧逼根本没我什么事。

    告辞!”

    看着苏白伤离开的背影,种寇嘴角再次勾起微笑:“看来这苏白伤没有讨好赵小姐之意。

    接下来就得去看看另外一个人了!”

    “他若是没有意思,那今晚我的对手就只有叶舟一人!”

    想到这里,种寇眼神中多了几分无奈:“祝修缘啊祝修缘!你怎么又回来呢!”

    刚才祝修缘离开的方向,种寇记得很清楚,此时他不顾四周名媛崇拜的目光,直接朝着那地方走去。

    进入内院之后,在一个宴席的角落,终于看到了带着面具的祝修缘。

    这角落挨着院墙,院墙边上有木窗,此时夕阳西下,冷风乍起,在场名媛穿的又少。

    自然不愿意呆在这样的角落。

    名媛都走了,公子哥们更不会呆在这样不受关注的地方。

    只不过因为种寇的到来,还是有很多人注意到了这里。

    见他坐下,祝修缘抬头看了一眼,随后倒了杯茶,也没有起身离开。

    “这茶是送客茶,还是请客茶?”

    种寇抚摸着茶杯坐了下来。

    祝修缘闻言微微一笑:“你都坐下来了,那自然就是请客茶。

    味道还不错,至少十年以上茶树王的新叶。

    品一品?”

    种寇也不客气,微微抿了一口,然后道:“茶是不错,不过我以为喝着一杯至少还得等许久。

    你说是吧?

    祝兄?”

    “看来你早就知道了。”

    祝修缘也不觉意外,锤了锤茶中热气。

    “祝兄礼佛,身上檀香是在太过明显了。

    而且我听闻蒙家的二少爷也来了!貌似还在祝兄之后,怎么祝兄会落得最后进来的下场?”

    说到这里,种寇又自问自答道:“唉哟,倒是忘了祝兄戴着面具,想必是没有表明身份,这才跟着叶家家主吃了大亏。

    我该早点站出来为祝兄解围的!失策失策!”

    祝修缘听着他的话,嘴角再次浮现出了笑意。

    这种寇看似在自责,实则是在提醒他,除了种寇还有蒙家少爷知道他的身份。

    而且蒙家的待遇比祝家要好!现在已经早就进来了,甚至还被奉为上宾!蒙家和祝家也是世仇,他这么说等于在给蒙山引战。

    只要两人较量起来,祝修缘对自己的威胁就不存在了。

    毕竟蒙家才是他的敌人。

    而且他故意提到叶舟是造成他们被为难的主要原因。

    也有让祝修缘反感从而偏向他的意思。

    毕竟两人一起护送赵小姐来到江北的,多少有几分面子。

    祝修缘将一切看在眼里,也不说破,他放下茶杯道:“今日我来,乃是受人邀请,只做看客——看这群芳岛繁华,看这江北秀丽河山。”

    “呵呵,祝兄总是有如此雅致——只是赵小姐这些天对你颇有想念,你就不想着表明下身份?”

    种寇眼神伊宁,再次问道。

    得到了心里的答案,确定祝修缘不会插手,种寇再次试探了起来。

    只要他不露面,那自己就能专心对付叶舟。

    “江北有我不能见之人,想必种兄已经知道了,既然如此,那何必再多引因果?”

    “可赵小姐见不到你——”“心若诚,祝福无处不在。

    我看着她庆生,足够了。”

    祝修缘说着,又看了种寇一眼:“种兄今日可是主人公,有太多要忙的事吧?”

    “不去招呼客人,尽显主人风采,在这与我吃茶,实在有点浪费机会了。

    我都替你可惜啊!”

    种寇闻言一愣,看着微笑的祝修缘,眼神慢慢的变得忌惮了起来。

    ;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