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的也对,不过比起这些风景,我还是更想和苏小姐讨论一下今晚庆生会流程的事。”

    “他昨晚喝酒回来,太过劳累,就休息了,昨晚该说的都没说成。”

    燕若惜微微一笑。

    语气依然平淡。

    但实在过于暧昧了!明明是自己要说,她不让说的,可现在已经变成,为了睡觉不说了。

    而且燕若惜没有将话说明白。

    到底是叶舟一个人睡,还是两个人忙着增进感情?

    正牌的威力还是恐怖。

    之前苏清影的种种话题本来已经挺厉害了,可现在直接被燕若惜一句话秒杀!真正的秒杀!两人的对话看似很平常,但其中似乎又蕴含着几分huo yào味。

    苏清影也不想这样,但每次看到燕若惜,心里总是萌生想与她一较高下的感觉。

    特别是在叶舟面前,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当然,这只是女人之间小小的比试,对于大局没有任何影响。

    叶家和苏家的关系并不会因此而改变。

    “看来是我苏家招待不周了,回去竟然还能聊天,咋不直接醉死呢!”

    苏清影看着叶舟皮笑肉不笑道。

    “苏家的招待自然很好,只是叶家也有许多事情要他做,估计是挂念吧。”

    燕若惜继续笑道。

    野花哪有家花香?

    好个燕若惜,你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啊!苏清影轻哼一声:“那叶家主还真是劳累得不行,实乃我辈典范,小女子佩服。”

    “所以,苏小姐所说之事,我们再聊聊吧,前面就是流水席,喝一杯?”

    燕若惜依旧平静如水,但气势逼人。

    “好啊!”

    苏清影也笑了起来。

    两人结伴下船,朝着前方走去。

    一时间,四周众多目光再次转移了过来,很多人看着两女目光发直,再看看坐在床上一脸苦逼的叶舟,那叫一个羡慕!“我的个乖乖,总算走了!”

    叶舟长舒了口气,拉了拉自己脖子间的领带,感觉里面都是汗。

    此时苏白伤也从上面走了下来,看着叶舟的目光有些古怪,欲言又止。全民符文时代

    “老苏,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没有外人,叶舟也不那么客气,自从上次苏家灾难之后,苏白伤和他的关系又近了几分。

    苏白伤闻言,看了看离开的苏清影,又看了一眼叶舟:“龙王,你和我小妹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一些事情?”

    “我靠!你从哪听说的!绝对没有,可别乱说!”

    叶舟下了一跳,连忙来站起来,差点就去捂苏白伤的嘴。

    看着他这个反应,苏白伤顿时面色尴尬:“怪不得小妹这些天都不对劲!龙王——叶兄弟,我可是把你当兄弟,当半个偶像,大恩人的那种,你可别搞我小妹。”

    “老苏,刚才的情况你也看见了?

    不是我搞她,是她搞我啊!这样下去,我严重怀疑她想破坏我和若惜的夫妻和谐。”

    叶舟委屈道。

    “所以,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苏白伤擦了擦汗道:“我跟你说啊,我小妹从小就很要强,就算面对我都不会怕的!你要是有什么地方伤害她了!她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靠,这么恐怖的吗?”

    叶舟吓了一跳:“我发誓,我和她之间真的没什么。

    要不——你帮我劝劝她?”

    “我这——怎么劝?”

    苏白伤摊了摊手,又叹气道:“总之,没事就好!小妹从成年之后就没有什么私生活一直都为家族而奋斗,我希望她以后都过得开心。”

    “了解,但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叶舟点了点头,随后又皱眉道。

    苏白伤连忙干笑摆手:“没什么,就单纯的提醒一下,你懂的!毕竟你是有老婆的人了。”

    我靠!你个苏白伤,这是在警告我不要泡你妹!你看她那个样子,需要我泡吗?

    巴不得和燕若惜斗起来。

    不过今天的苏清影的确够奇怪,她该不会是故意想整自己吧?

    又或者有什么阴谋?

    叶舟想不明白,苏白伤更想不明白。

    天下男人那么多,帅气多金的她也遇到过不少,为啥非要缠着这叶舟呢?

    这种男人连燕若惜都驾驭不了的好吗?朕甚惶恐

    有一句话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叶舟和苏清影或许看不清楚,但苏白伤却能感觉得出来。

    或许自己父亲也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开始有些不对劲。

    但对于他来说,或许是默许状态的。

    毕竟叶舟实力太强大了,人品也不错。

    但他出自利刃,是一名兵王!兵王是没有爱情的国家才是他们的一切。

    正因为自己也是一名兵王,苏白伤才会如此的担心。

    燕若惜和叶舟是假的,所以怎么样都不会有事发生。

    但自己妹妹要是动情,那下半辈子可就非常难了。

    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男人会在什么时候出任务,更不知道他每一次的任务会去哪,也许几天,也许几个月,也许送回来的就只有衣冠冢。

    对于男人来说,这是荣耀,是活着的证明。

    可对于女人来说,这是一辈子都会痛苦的事情。

    或许现在自己想这些还太早。

    但苏白伤是真的担心。

    不过现在还好,看得出来叶舟没有什么想法。

    “老苏,你和我是一样的人,而且我们小队的事情你也知道,我现在还能有爱情吗?”

    叶舟拍了拍苏白伤的肩膀道。

    提起那件事,苏白伤嘴唇动了动,最终只是遗憾的摇头。

    “走吧,外面估计不少人等着我们呢!”

    叶舟说着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几艘轮船。

    其中中央的那艘已经人去船空,想来已经了群芳岛。

    提起正事,苏白伤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许多:“今天是种寇的主场,凭我对他的了解,他若不针对一下苏家和叶家,都对不起他江北第一少的称号!”

    “那你觉得,他会从什么方面下手?”

    叶舟点了根烟道。

    苏白伤思索了片刻道:“武力不太可能,这毕竟是陈家的地盘,任何人敢私自动手都会被撵出去,而且他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必然不敢轻举妄动。”

    “硬的不行,那估计只能来软的了!”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