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沙发上,看着前方的人影,这一刻叶舟的内心竟然没有一丝冲动,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宁静。

    这种宁静就好像回到家里一般。

    沐浅给自己的感觉是初恋,是激动和回忆。

    秦梦妮给自己的则是刺激,是奋不顾身的爱情。

    苏清影则是好奇,跟她在一起总能搭上自己的一些梗,两人聊天更舒服。

    但唯独燕若惜不一样。

    她不会与自己调笑,也不会说太多什么东西,两个人在一起也从来都是各忙各的,但每一次回到家看到她踏进房门的那一刻总会有种很安心的感觉。

    仿佛这才是一个家。

    叶舟不知道这个字的定义是什么,从他记事以来,他就是没有家的。

    从孤儿院,到出租屋、再到部队,最后到现在。

    他所处的环境,都有很多人。

    就算和秦梦妮同居,也只是上层和下层,而和燕若惜是真正的一个卧室,虽然里面也是分开的。

    但进的是同一道门。

    这种感觉很奇妙,很让人沉迷,也很让他害怕。

    “回来了?”

    就在叶舟发呆的时候,一道香气先声音而传出,撩拨着叶舟的神经。

    燕若惜又穿浴袍出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一天没见的错觉,今天的她比之前更加让人入迷。

    “嗯,我喝了点酒——先去洗澡了!”

    叶舟连忙站了起来,深怕自己的酒气污染了整个屋子。

    “听薛伯说,你受伤了?”

    燕若惜冲了杯咖啡,一双美目看着他。

    “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受伤了就不要沾水,回去睡吧,记得吧衣服换了。”

    燕若惜理了理耳边的秀发道。

    “哦——”叶舟点了点头,见她要回房,连忙道“我去苏家得到了很多的情报,你要不要听听?”

    “跟苏清影的?”

    燕若惜双手抱在胸前,转头道。

    “是——额!不是不是,我跟她能有什么,我是问她了关于庆生会的情报!很有价值!非常有价值的那种!”

    叶舟语气有些混乱,样子看起来更是滑稽。

    燕若惜依旧面色平淡“庆生会的事情,明天再说吧,现在太晚了。”

    说着她关上了房门,留下一脸郁闷的叶舟。

    “这算什么嘛?”

    叶舟摊了摊手,又闻了闻自己满是酒气的衣服,和刚才燕若惜身上的简直就是两种概念。

    飞快的回房脱下衣服睡觉。

    对于刚才燕若惜的态度,叶舟还是云里雾里。

    她这样——到底是吃醋,还是根本就没什么感觉?

    搞不懂——另外一边,燕若惜关上房门之后,嘴角慢慢浮现一丝微笑,她优雅的坐在床边喝完了咖啡,然后才关灯入睡。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早,当叶舟出门的时候,沙发上已经摆放着一套西装。

    一双精致的皮鞋,还有一张便签。

    上面写道“今天就穿这个。”

    笔记很是俊秀,显然是燕若惜留下来的。

    为了让自己有排面,她可是下足了功夫,连衣服都挑好了。

    “像是老婆那么回事了。

    要是真的就好了——”他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后又连忙摇头“渣男,你这么想将梦妮置于何地?

    感情的事还是先放一边吧,今晚最重要的是那两个半宗,陈家已经将高手送到门口了,要是把握不住,那可就真的亏大了。”

    叶舟抽了支烟,看了一眼身上已经掉下血茬的伤口,然后走进了浴室。

    出来的时候,薛伯已经准备了丰盛的早餐,但却不见燕若惜的人影。

    薛伯看了他一眼,眼睛一亮“不错!小姐的眼观果然很独到,穿着这身衣服,既显示出家主的魄力,又有年轻人的朝气。”

    “薛伯,你这个年纪不是更应该崇尚中山装么?

    就没必要尬吹了吧?”

    叶舟翻了个白眼,然后坐在座位上。

    “我人虽老,但也很跟得上时代的好吧?”

    薛伯不服输的说道“今晚你和小姐必定成为人群的焦点!”

    “焦点不焦点的我倒不是那么在乎,主要是那两个半宗,薛伯——你老实告诉我,陈家有没有给你透露信息?”

    说到这里,叶舟压低声音道“比如怎么能够开挂得到他们之类的。”

    “没有——义父向来崇尚实力为尊的。”

    薛伯摇头“机会已经给我们了,至于能不能把握到,看我们自己。

    而且明知道是陈家的,还放水给我们,那不是演的太明显了吗?

    如果小姐身份暴露,那针对她的人将会更多,境界也会更强,有可能宗师都会出手的!”

    这倒是。

    陈家虽然强大,但也不是无敌的。

    要是知道燕若惜有这么个后台,不敢惹燕家的人很多,但同样想以她要挟陈家的家族同样不少。

    或许当初也正是因为这样,陈家才没选择曝光吧。

    当然,也有可能是燕归云不屑用这层身份。

    但暗地里的帮助肯定不少的,比如薛伯,比如这次的两个半宗。

    吃了几口早餐,叶舟左右看了一眼,却没见到燕若惜的身影。

    “别找了,公司里还有几分合同没确定,小姐先走了。”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

    庆生会可是十二点就开始了。”

    叶舟忍不住问道。

    薛伯站起身道“小姐说让我们在黄金海岸等她就好。

    该准备的我这边也都准备了。”

    “这一次庆生会可不比天下第一楼比试差,赵家的到来让整个江北家族都鼓足了劲!就看谁能在这无声的战斗中成为最后的赢家了!”

    薛伯说到这里,语气变得认真了许多。

    “是骡子是马,拿出来溜溜喽。”

    叶舟倒是很轻松。

    薛伯看了他一眼笑道“其实白天都只是入场打个照面而已,真正的战斗要到傍晚才开始。

    我们可以静观其变!”

    “我也是这样想的,只希望这庆生会能精彩些,不要让我失望!”

    叶舟说着,站起身走了出去,眼神中带着几分期待。

    “还真是年少轻狂!不过,的确有这个资本,叶家此次天下第一楼的争夺成败,就看今晚了!”

    薛伯看着叶舟的背影,喃喃自语。

    。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