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修缘闻言站起身踏上河流。

    他虽然没有往前挪动一步,但那流动的石流将他不断带向慧涯身边。

    “尝尝这菩提叶泡的茶如何。”

    慧涯微微一笑,发白的眉毛垂落眼帘看起爱就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

    而以他的年纪本不该如此衰老。

    祝修缘举杯一饮而尽。

    很苦,但似乎又带着丝丝的甘甜,但更多的还是苦,茶水温热,灼烧着他的心。

    “苦!”

    他放下茶杯,微微叹气。

    “其实菩提汁液含有糖分,应该是甜的才对。”

    慧涯笑道:“你就一点都没感觉出来吗?”

    “——”祝修缘沉默。

    “你感觉出来了,只是你不愿说。”

    慧涯又道:“世间的很多事便是如此,明明你知道这茶是有甜味的,但你却只愿意说它苦。

    这就是你的选择。”

    “你喝了茶,那茶就是你口中之物,是苦是甜由你自己说了算,你愿意真心的去面对那一丝甜味,那就是甜。

    但你没有办法面对,只愿说出它的苦涩,那它就是苦的。”

    “这一切都在你的一念之间,其实对于茶本身来说,又有什么影响呢?”

    道理有些深奥,但祝修缘还是懂了。

    一边是家族的希望,另外一边是自己的爱情。

    家族的使命如苦,牢牢的束缚住了他。

    爱情如那一丝甘甜,纵然很沉迷,但他却不敢品尝。

    其实他是知道这一丝甜味的,但慧涯问他的时候,他还是违心的说了出来。

    在他心里,显然家族大于爱情。

    祝修缘忽然感觉自己有了答案。

    或许七年前自己就有了答案。

    只是爱情太过诱惑,太过让人沉沦,一趟江北见了她,佛心蒙上了尘,又有了一丝徘徊。

    “师伯所说,修缘清楚,对于修缘来说,家族即是一切,只是——”“少许遗憾是吧?”

    慧涯道:“人生哪有不遗憾的呢,如果不愿意,那大可就不要让它遗憾便是了。”

    “你虽是家族长子,但仍然由选择的余地啊!”

    慧涯和蔼道。

    祝修缘沉默了片刻道:“那代价太大了!”

    “如果代价不大,那你会如此困惑?”

    慧涯反问:“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你是要轰轰烈烈爱一场,宁负天下人只为一人痴,还是放弃自己,成全家族。

    这是一个极难的选择,也是一个影响一生的选择。”

    “从七年前开始,你就知道这个难题,但七年前你有很多时间可以逃避,但现在呢?

    距离你25岁加冠仪式可是没多少时间了。”

    是啊,论佛会之后,自己就要加冠了。

    在祝家,加冠不是意味着成年,而是要舍弃一切皈依佛门,学习无上心法,成为家族的守护神,终其一生,为家族的存在而存在!这很可怕,但也很荣耀。

    祝修缘在早年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决定,怎料凭空出现一个风酒酒,让他的心乱了。

    纵然极力装作不在乎,但他整颗心都是她,这是无法逃避的。

    所以他才逃回了西陵,甚至连赵小姐的生日会也不顾了。

    他很怕再次面对风酒酒。

    看到她的笑容,听着她的声音,心中的佛就会被击得粉碎!“师伯,当年——你是如何做的?”

    又喝了口茶,祝修缘终于将心中的话都问了出来。

    面前的慧涯,当年也是祝家一代天骄,但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

    纵然得到了强大的实力保护了家族,但曾经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这到底是该难过,还是该庆幸。

    慧涯听到这话,举着酒杯的手顿了顿,随后嘴角浮现淡淡的微笑:“我的选择,你不是已经看到了么?”

    “若是她还活着呢!”

    祝修缘又问道。

    慧涯的手猛然握紧,最后又松开:“活着又能如何,嫁夫生子,快活一世,经年以惘然。”

    “修缘,你天资比我高,以后的成就必定在我之上,有可能追逐天境九转中的第五转,成就半圣,成为世俗真正巅峰的存在。”

    “在感情上,我一塌糊涂,亦帮不了你什么,但不管你如何选择,家族都是支持你的!”

    “是半生颂钟还是逍遥一世,全在你一念之间,三十年前是我的选择,三十年后,现在是你的选择。”

    “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愿你安好,不要落到我这个地步。”

    祝修缘听了慧涯的忠告,内心很有感触,忍不住问道:“师伯,你后悔过吗?”

    慧涯放下酒杯,沉默了片刻才道:“修缘啊,人就是太害怕失去,所以才会饱受打击。”

    “对于我来说,那个豪情万丈,纵横世间的祝无涯已经死了,留下来的只是一副残躯,和一个空荡的灵魂。”

    “我活到现在的唯一目的也只有一个,选出家族新的守护者。”

    “师伯——”祝修缘看着他,语气中充满了感叹和唏嘘。

    从小到大,家族从未有人逼迫他什么。

    甚至父母亲更疼他许多,家族对待他更是好到不能再好的地步。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心里才有无法割舍的情怀。

    之前或许有迷茫,但现在聊完之后。

    祝修缘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家才是一个男人该照顾的地方,至于爱情——既然还没来得及开始,那就彻底消失吧!“师伯,我的选择不会变!只是——些许遗憾。”

    “喝茶!”

    慧涯微笑的看了他一眼,举起茶杯微微一碰。

    “喝茶!”

    祝修缘嘴角也浮现出了笑意,一饮而尽。

    月色微凉,四周花草丛生,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

    祝修缘解开心中所念,一时间压力骤减,他放下茶杯道:“师伯,这一次去江北我有很大的收获!”

    “哦?

    此话怎讲?”

    慧涯问道。

    “我遇到燕归云的女儿了——”说着,他讲之前的过程都讲了出来。

    慧涯听完之后,脸上的表情很丰富,时而欣慰时而感慨,掩盖在袖口的手更是攥得很紧。

    显然他对于曾经的记忆都没有忘记,只是选择了埋葬。

    如今,因为祝修缘的一席话全部被翻了出来,煎熬着他的内心。

    片刻之后,祝修缘才继续道:“师伯曾经说过,要我多留意燕归云的女儿。

    按照我得到的消息,她此时似乎是想借助叶家的力量进入天下第一楼,至于目的就不清楚了。”

    “如果真如你所说,她——恐怕是想把那东西给封印在那里了!”

    慧涯眉头突然皱紧。

    东西?

    祝修缘先是一愣,随后想了想目前江北混乱的局势,他瞳孔一缩,低声道:“龙血!!”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