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苏清影还在等着答案,可叶舟沉默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有说。

    她有些失落的看了叶舟一眼,随后又笑了起来:“竟然没有拒绝?

    老实说,是不是喜欢姐姐了!”

    “呼,以后别这么吓我好嘛?

    我的桃花债已经够多了。”

    叶舟有些苦逼道。

    “吓你?

    我就这么可怕吗?”

    苏清影皱起眉头,看着叶舟的目光也有些不舒服了起来。

    叶舟连忙摆手:“怎么会,你天生丽质,倾国妖娆,追你的男人从这里可以排到天南了。”

    “你知道就好!我先去准备,你休息得差不多了就出来,虽然你救了苏家,但我可不会把你当成大恩人的!该收拾还是得收拾。”

    “知道知道,这是你家的嘛。”

    叶舟干笑一声,目送着苏清影离开。

    看着她娇好的背影,叶舟微微一叹。

    天空中月光皎洁,但此时他的心却无比的复杂。

    原本自己与苏清影之间只是寻常的朋友关系,但经过这么多事情的沉淀之后,似乎有些变了。

    而且她是知道燕若惜和自己假结婚的——想到这里,叶舟有些头大,但感情的事情他又无可奈何。

    算了,当务之急还是明天的庆生会。

    之后就是天下第一楼的比试了,只要自己离开江北,那和苏清影之间就应该断了吧?

    夜幕降临,整个苏家一片祥和,苏震恶换上了华丽的服装,之前外出联络强者的苏白伤听闻消息也赶了回来,直接跪倒在了苏震恶面前,双眼含泪,眼神中满是自责和愧疚。

    还好后面其他人说明原委之后,苏白伤才松了口气,率先给叶舟敬酒。

    以前知道叶舟是龙王的时候,他除了有一丝敬畏之外,更多的还是不服气,毕竟看着他平平无奇,为什么他能成为龙神榜的第一。

    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苏白伤渐渐明白了,自己与这龙王的差距真的不是一星半点。

    当听到他一拳打散了父亲半宗魔气之后,苏白伤彻底服了。

    纵然他不在现场,但也能够感受到当时气氛的恐怖。

    叶舟虽然受伤,但已经恢复得差不多,而且喝酒这东西他向来都不抗拒。

    为了留他下来。

    苏震恶亲自给燕若惜打了个电话,叶舟不知道电话内容是什么,只是苏震恶点头说可以了。

    酒席一直进行到深夜才慢慢散去。无限求生直播

    是夜。

    西陵最有名的菩提寺前,祝修缘的身影早已在此停滞多时。

    看着面前的菩提寺,他眼神变得极其复杂,想要迈进去似乎又有些害怕,就这么走了,又有些不甘心,便只能站在这。

    “这祝少爷今天是怎么了?

    从下午就开始站在这——”旁边的一位守夜小沙弥轻声问道。

    “谁知道,不过往常他也不常来这的。”

    另外一名沙弥答道。

    “现在不常来,以后可得常住!”

    “念山,不可妄语!”

    听到这话,后面那沙弥连忙拍了之前那沙弥一下,两人念了一句阿弥陀佛,然后离开。

    菩提寺,整个西陵最大的佛寺,也是祝家全资建造的,一路来见证了祝家从无到有的过程。

    整个菩提寺内,都有祝家的出家高手,大到家主,小到王境供奉。

    可以说算是祝家的另一种信仰也不为过。

    菩提寺内有一棵巨大的菩提树,树龄已有千年,传闻千年前有和尚西行在此坐化,得名菩提佛。

    祝家信佛,便在起家之初将这菩提树周围的地盘都买了下来,建了这座菩提寺。

    菩提寺正对面就是祝家大院。

    不过这都是西陵家族才知道的秘辛,正常的人来礼佛,根本看不出来菩提寺和祝家有半点关系。

    而且祝家弟子除了出家的,也从未进入过菩提寺。

    祝修缘又站了许久,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绕过雄伟的大殿和香客聚集最多的地方,他来到了侧边的一座偏殿。

    偏殿进去是一座小花园,但花园应为年久失修,已经杂草柒柒。

    一条青石板路直接穿过杂草连接到了那棵老菩提树下。

    树下有一蒲团,是树叶所作,一名老僧正入定在此。

    祝修缘站在院子门口,并没有走进去。

    他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老僧,嘴唇动了动,最终忍不住喊道:“大伯——”听到他突然喊出的这两个字,已入定的老僧身子微颤了一下,面色依旧平静,仿佛没有听到。

    祝修缘无奈,值得双手合十做了个佛理道:“慧涯师伯!弟子祝修缘求见!”

    听到这话,那老僧才慢慢张开眼睛,他抬头看向祝修缘。

    双目宛如星辰能够洞彻心扉,祝修缘被他看得有些害怕,忍不住偏过头。

    “以往你过来,佛心坚硬如铁,从未有过半分闪躲,可如今似乎有所变故。”王子太傲娇,公主跑不了

    慧涯嗓音有些嘶哑,整个人也显得很苍老,和师傅慧念简直就是两个概念。

    明明两人的年纪是差不多的。

    “师伯弟子心有疑惑,却不知该不该说,所以很是仿徨。”

    祝修缘抱拳道。

    “是护送赵小姐的事?”

    “赵小姐已安全到达江北,有种寇,赵武等高手守护,安全无忧,弟子所惑是另外的事情。”

    祝修缘又道。

    那老僧闻言慢慢站起身,正巧一片落叶慢慢滑落在他身边,他伸出枯手将其接住,然后问道:“落叶需归根,可我手握落叶,它便只能在我手中。

    对吗?”

    祝修缘闻言一愣,随后道:“若是师伯不放手,那定然只能在手中。”

    “是啊,要想重新入土,需我放手。”

    慧涯微微一笑松开手。

    那叶子缓慢落在了地上。

    祝修缘浑身一震,似乎有所悟,但还是很疑惑,他上前一步道:“落叶归尘是心无旁骛,我等为人,心有所系,做不到晚念皆空。”

    “此去江北,我又见到了她,七年陈定,本以为能化作落叶,就此消弭,可心中撼动甚深,唯恐克制不住,只能逃回西陵,求师伯指点迷津。”

    说到这里,祝修缘眉宇间又浮现出了几分痛苦之色。

    慧涯看着跪在门口的祝修缘,仿佛再看年轻时候的他。

    也是这么的风流豁达,也是这么的纠结彷徨。

    最后只能在这一片佛地,了此残生。

    自己看破了吗?

    慧涯自己也不知道。

    但现在祝修缘所走的,就是他之前的路,在这条路上没有人能够帮到他。

    是为了家族牺牲,还是奋不顾身的去爱,只能有他自己去选择。

    “我正好泡了壶好茶,正配这月色,过来吧!”

    慧涯说着,右手一挥,只见那青石板路直接铺开,化为一条能够流动的石道。

    四周的枯草在这一刻猛然发芽,变成了一片花海。

    慧涯身处道路尽头,捏叶做杯,以气为壶。

    引朝露为茶水。

    实力之强,以通天彻地,位列宗师!

章节目录

绝世护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开并收藏绝世护美兵王最新章节